-

“我們西涼女子,從小在馬背上長大:打得過野狼,吃得下生肉,不但野蠻還認死理。

既然說是娥皇女英不分大小,王爺就得一碗水端平,以後宿在瑞陽郡主房裡幾日,就得宿在我那裡幾日。

送了瑞陽郡主什麼吃的、用的、穿的、戴的,也必須有我一份……”阿依娜將彎刀收入刀鞘,衝南正岩微微一笑,“王爺昨日已經宿在瑞陽郡主房中了,現下就同我回去吧!”

“你……你一個女子……”南正岩眼睛瞪得像銅鈴,“卻如此厚顏無恥!”

“嗬嗬,論起厚顏無恥……我肯定是不及搶我夫君的瑞陽郡主。

”阿依娜眼中滿是玩味,扯著南正岩的衣袖道,“王爺快同我回去,早些安寢吧。

“本王今日身體不適,要宿在書房。

”南正岩不悅地甩開阿依娜的手。

“哦……原來王爺既不滿意陛下賜婚,也不願遵從太上皇的意思娥皇女英……”阿依娜將頭上的花冠扯下來隨手丟在地上,鑲嵌在上麵的寶石珠玉崩落在地,發出叮叮噹噹的脆響。

“你胡說什麼!”南正岩心裡發虛,想直接捂住阿依娜的嘴,又覺得不大妥當,“本王隨你回去便是。

“嗬!”阿依娜大步走出曹麗華住的院子。

南正岩像隻鬥敗的公雞,跟在阿依娜身後。

曹麗華看看兩人離去的背影,又看看摔得麵目全非的花冠。

握掌成拳,任憑染了蔻丹的指甲,嵌入皮肉……

明若是頭一次在皇都過年,隻覺得府中所有人,除了自己都在為年節忙碌。

王府上下打掃一新,還裝點了盆景和顏色鮮亮的金玉擺件。

各府和各個莊子,源源不斷地往府裡送年禮。

周管家和董嬤嬤也打點禮物,往各處回禮。

明若百無聊賴地坐在暖烘烘的花廳裡,看著各處送來的珍惜玩意兒。

“王妃娘娘,這兔子長得怪醜的,遠不如大白好看。

”霽月抱著一隻身體雪白,隻有耳朵和眼周是黑色的長毛兔給王妃看。

“哎?”明若眼前一亮,這兔子長得好像熊貓呀。

“周管家說,這兔子是公的呢。

”霽月見王妃喜歡,便把兔子抱給王妃。

“那正好給大白做夫君。

”明若擼了擼大白夫君的長耳朵,“你以後就叫滾滾吧。

“……”紫蘇和紫草都很意外,根據王妃的賜名模式,這兔子不出意外,應該叫‘大花’纔是。

“紫草,你去給滾滾洗香香,然後給我家大白送到窩裡去。

”回到王府後,明若這個甩手掌櫃,就把大白和大紅放到‘梅林動物園’,由專人照料。

還美其名曰——要讓‘孩子’多與外界交流。

反正紫草是不明白,兔子啊雞啊,是怎麼跟鹿啊、孔雀啊、白鶴啊交流的:“是,王妃娘娘。

“它們要是下一窩小兔子,你養得過來麼?”埋頭處理公務的雲親王殿下,好心提醒。

“養不過來可以送人呀。

”明若掰著手指,數出幾個覬覦大白美色的人,“寧平就很喜歡大白,讓弘世子往四處找,也冇找著這種長毛兔。

北宮朗月也喜歡大白,如果大白有了寶寶,就可以送他一對,還有……”

“嗯?”司皓宸眉毛微挑,“若兒倒是時刻惦記著他呢。

“這是誰家的醋碟子打翻了,好大一股子酸味兒呢。

“不是醋碟子翻了,是醋罈子……”雲親王殿下一副,我吃醋我驕傲的模樣。

明若衝自家夫君眨巴眨巴大眼睛,“嘖嘖,你不是說,北宮朗月成了玄甲衛,為軍中排演了好幾個可攻可守的大陣嗎?”

“所以呢?”雲親王殿下自認是公私分明的人,他已經給北宮朗月發了俸祿的。

“所以……應該給他獎勵呀。

”明若繼續曉之以理,“長毛兔不多見,送人也算拿得出手。

最主要的是,咱們自產自銷超劃算的!”

“好。

”司皓宸算是明白了,自家媳婦這是在給他省錢呢。

“今天冇什麼事,我去藥堂轉轉。

”明若說著便起身,要回寢殿換男裝去。

“我陪你去。

”司皓宸放下手中的密信。

“你不是約了師兄談事情嘛,我自己去就行。

”明若給了夫君一個——‘彆任性’的眼神。

“那你先去,我一會兒去找你。

”司皓宸想了一下,覺得放‘七叔公’鴿子確實不好。

畢竟,‘七叔公’向來無事不登三寶殿。

“好。

”明若點點頭,招呼紫蘇和霽月一起。

“咱們給阿鳶裁的新衣裳也做好了,正要一起帶去。

”紫蘇讓霽月服侍王妃更衣,自己去準備帶給藥堂那邊的年禮了。

明若乘著裝了各色年禮的馬車,來到一間藥堂時,剛好趕上朱老爺親自來送年禮。

隻見小廝們,把一隻隻紅木描金的大箱子往藥堂裡抬……

明若頓時覺得自己這半馬車禮物,在朱老爺大手筆禮物的襯托下,顯得有些寒磣。

“咳,朱老爺。

”明若揹著手走進藥堂,“你這是做什麼?”

“哈哈,明大夫。

”朱老爺衝明若拱拱手,“這已進了臘月,朱某送些年禮聊表寸心,還望明大夫不要嫌棄纔好。

“朱老爺太客氣了。

”明若覺得朱老爺出手太豪橫,就那幾個竹製籮筐裡,盛的山珍海味各色乾貨,恐怕就價值千兩了。

“都是應該的。

”朱老爺笑得見牙不見眼,“我家夫人前幾天又診出了喜脈,接下來的幾個月,還望明大夫和沈大夫多多照拂……”

“!”明若覺得,朱老爺這三年抱倆的節奏,絕對是報複性生娃。

“朱某還為明大夫備了一份禮物……”朱老爺笑得眉眼彎彎,“朱順,把人帶上來。

“是,老爺。

”原本招呼小廝搬東西的朱管家,聽得老爺一聲召喚,連忙跑去外麵的馬車,去把人請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