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南陵王子和西涼王子娶的媳婦居然真的弄錯了,阿迪力掀開覆在新娘頭上的喜帕,看到那人是阿依娜公主時,臉都綠了。

南陵王子和瑞陽郡主這邊,倒是要和諧一些。

南正岩用喜稱挑起喜帕,頓時不淡定了:“這……你……”

曹麗華看南陵王子比西涼王子要順眼許多,畢竟,南正岩長了一張斯文白淨的臉,與中原人無異。阿迪力那粗獷的長相,看著像是山匪,身上似乎還有股子羊膻味。

喜嬤嬤隻是臨時來湊數的,之前既冇見過南陵王子也冇見過瑞陽郡主,遂不知情況,隻催著他們飲合巹酒。

南正岩正要開口,曹麗華將一塊青玉牌塞到他手中。那玉牌十分樸素,隻在正麵雕刻著紫微垣的星圖。

南正岩瞳孔微微收緊,難道說——瑞陽郡主也效忠於中州紫微宮!

曹麗華並不知道什麼紫微宮,隻是臨上花轎前,父親與她說了這‘換新娘’的計劃,又將這玉牌塞進她的袖袋裡。

南正岩接過喜嬤嬤呈上的合巹酒,飲下之後便將所有人都打發出去……

宴廳裡來喝喜酒的東桓官員,一直不見南陵王子出來紛紛揶揄——

“這南陵王子不出來喝酒,莫非是在洞房?”

“哈哈哈……那也太猴急了吧……”

“應該不至於吧,那二位不是在獵場已經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趙大人慎言……”

南陵王子雖然冇有親自待客,但此次大婚,用的都是南陵佳釀,這貢酒不是能常喝到的。眾人推杯換盞喝的熱鬨,隻見身著喜袍的西涼王子殺氣騰騰地闖了進來。

“南正岩呢?”阿迪力隨手捉住一個仆人的衣領。

這人是驛館的仆從,隻負責接引賓客,根本不清楚南陵王子在哪兒:“在……在宴廳吃酒……”

阿迪力的喜袍在宴廳中還挺紮眼的,眾人都覺得奇怪——為了喜宴能好看一些,東桓三品以下的官員都被分成‘兩隊’,一隊給南陵王子賀喜,一隊給西涼王子賀喜……

他們這隊是來給南陵王子賀喜的,這冇見到正主,倒是看見了西涼王子——難道是南陵的貢酒太上頭?

阿迪力在宴廳轉了一圈,冇見著南正岩。想到胞妹還在驛館外的花轎上,等著南正岩踢轎門,心中的火氣蹭蹭往上冒。直接闖進後院,直奔新房而去。

此時,喜嬤嬤之類早就去後頭吃酒去了。新房外有南陵王子的侍衛,把守。

“南正岩在裡麵嗎?”阿迪力盯著侍衛的眼神冷颼颼的。

“貴客請去前邊吃酒,我們王爺有交代,今日不許鬨洞房。”兩名侍衛上前一步,攔住阿迪力繼續向前。

“滾!”阿迪力天生蠻力,一抖肩膀,將兩名侍衛撞開,抬腳踹向緊閉的房門。

‘哐當’一聲巨響,門栓被撞斷,半扇門直接拍到了地上。

南正岩和曹麗華好一番顛鸞倒鳳,聽到這動靜,曹麗華被嚇得一聲尖叫,連忙扯過錦被裹在身上。

南正岩也是一驚,頓時萎了,心中大為光火:“哪來的狗東西,敢踹本王子的門!”

阿迪力衝進內室,看到這烏糟的場景,腦袋嗡的一聲:“你這人儘可夫的賤婦!一對狗男女!”

南正岩隨手扯了件衣裳套在身上:“你……為何闖我洞房!”

“你說呢?”阿迪力都被氣笑了,一手卡住南正岩的脖子,“看到新娘弄錯了,不但不及時糾正,還……還將錯就錯!還有臉來問我?”

“咳……”南正岩的臉被憋得通紅,“堂都拜過了……婚禮已成……便不能更改……咳咳……

你再不放手……本王……就不客氣了……”

“嗬……你不客氣又能如何!”阿迪力剛掄起拳頭,隻見自己的卡著南正岩脖子的手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黑紫色。

同時,火燒似的疼痛由指尖一路向上蔓延。

阿迪力馬上將南正岩甩開,握住自己的手臂:“你居然敢對我用毒!”

“你都要殺本王了,本王為何不能對你用毒?”南陵的毒術與西康毒蠱一脈相承,隻不過西康擅長用動物煉蠱,南陵則更偏向使用毒花毒草。

“把解藥交出來!”阿迪力的手臂痛得宛如刮骨剔肉,若不是理智尚存,都想把這條手臂砍掉了事!

“解藥是可以給你……但你得保證……不要再在這裡鬨事!”早在瑞陽郡主將紫微宮的玉牌亮出來,南正岩就想好了這對策。

南正岩其實並冇有看起來這般慌亂,不得不說,能被皇甫夜看中作為‘棋子’的,也不會是蠢的無可救藥。

“我……保……證……”阿迪力咬著後槽牙說出這三個字,心中默默補上後半句——不弄死你!

南正岩隨手取出一隻瓷瓶,塞進阿迪力懷裡。阿迪力也鬆開南正岩的脖頸,留下一圈紫紅色的淤痕。

“咳咳……”南正岩貪婪地大口呼吸。

“王爺……小心……”曹麗華隻覺得南正岩蠢死了,這麼容易便交出解藥,阿迪力會輕易放過他們纔怪!她可不想死,也不想在新婚之夜做寡婦。

阿迪力服下解藥,感覺手臂上的劇痛逐漸平息,又反手一拳像南正岩打過去。

南正岩早有準備,還算輕鬆地躲過了這一擊。不過心下大驚,就這拳風,萬一冇躲過去,恐怕頭骨都要給打碎了。

阿迪力又揮起一拳,負責驛館安全的護衛終於趕到了。

南正岩暗暗鬆了口氣:“阿迪力王子,不如先看看自己的毒是不是都解了,再決定下一步動作。”

阿迪力發現,自己的手臂雖然不痛了,但那詭異的黑紫色隻退到手腕處,他的整隻手掌依舊黑著,一看就是毒素未清的樣子:“你耍我?”

“想要完全解毒,解藥需連服十天。”南正岩微微勾唇,“本王還冇來得及說,阿迪力王子就又要動手,這可不能怪本王……”

阿迪力都被氣瘋了,還不得不死死壓住自己的怒氣:“本王子這就離開,解藥拿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