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嗯。”司皓宸微微頷首,“已經做了安排。”

“酈翊是個變數,要多加註意。”君澈用指尖,拈起一顆卦石。

“知道。”司皓宸摩挲著手上的扳指,“尚武門地處冰原,比北池軍擅長在冬季作戰。即便冇有酈翊做內應,依靠先前布在北池的暗樁,也不愁攻破王庭。”

“這一兩個月草原上有雪災,幾大部落無法支援王庭。”君澈收起卦石,目光看向遠方,“具體形勢,還得看明年開春之後。”

“各部落間多有摩擦,善加利用便不難控製。”司皓宸覺得媳婦說的那個‘胡蘿蔔加大棒’的法子甚好,“來年開春,今年囤積過冬的茶磚和鹽,也消耗得差不多了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君澈完全可以確定,這用茶磚和鹽操控勢力的法子,絕對不是雲親王殿下想出來的。偏頭看向認真擼貓的小師妹:“師妹先前讓商隊去草原做茶磚生意,就是為了這番謀劃?”

“不不不,當時隻是看茶山的茶葉過季賣不掉,想變廢為寶賺些小錢錢。”明若聳聳肩,“現在算是歪打正著吧。”

“先前也不是‘歪打’,冇有那些換回來的馬匹,西北軍不可能這麼快建起馬場來。”雲親王殿下的求生欲時刻在線。

“呀,下雪了……”明若掌心向上,幾片雪花飄落下來,瞬間便融化了,“這種天氣適合吃些熱乎的……師兄,我請你吃火鍋呀。”

君澈已經被塞了許多狗糧,再看看雲親王殿下,在小師妹看不見的角度,投給自己的警告眼神。

君澈很有眼力見道:“我一會兒有事出城,下次吧。”

“哦,雪天路滑,師兄要多加小心。”明若招呼小白公子和阿翎回家,“等師兄閒了去王府,我給你做好吃的。”

“好。”君澈點頭應下。

“咦?”明若的眼睛瞪得溜圓,隻見‘圍脖’蹲坐在蒲團上,兩隻後腳擰在一起,看著像是腿打了結,“圍脖的腿兒怎麼了?”

“咳。”阿翎撓了下鼻尖兒,也是被‘圍脖’纏得冇了法子,“它非要我教它修煉,我……就先從打坐教起了……”

“可你現在這樣子,也不是‘修煉’來的啊……”明若覺得,阿翎這是在欺騙幼稚兒童。

“可是,把這狐狸丟藥鼎裡的話,不消一刻鐘,就燒成黑炭了啊……”阿翎一本正經道。

“你說的很有道理,我確實無法反駁……”明若揉了揉‘圍脖’的小腦袋,“萬事莫強求哈。”

“唧唧~”‘圍脖’用毛茸茸的尾巴圈住明若的手腕,本狐本就‘坐’不穩,你再揉搓就要倒了……

君澈滿是無奈地搖搖頭,這狐狸本就不大聰明的樣子,這下看起來更蠢了……

“我們回去吧。”司皓宸衝明若伸出手。

明若把小手放到夫君掌心裡:“走吧。”

司皓宸攬緊明若的小蠻腰,將媳婦裹進自己的披風裡,足尖輕點。直接從攬月樓頂層一躍而下,落地後還轉了兩個圈。

“感覺如何?”司皓宸眼眸微垂,認真打量著媳婦的表情。

明若晃了晃腦袋:“有點暈,你為什麼要抱著我轉圈圈?”

“咳……”雲親王殿下一臉正色,“你看的話本裡不是寫,落雪時在雪地裡轉圈……你看著很是喜歡,還讚他們唯美來著……”

“好吧,我承認一點都不唯美,話本裡都是騙人的……”明若將下巴嗑在夫君的肩膀上。

“為夫感覺倒是不錯。”司皓宸將他的小丫頭摟得更緊一些,大步走上肩輿。

“雲親王殿下,請留步。”澤蘭捧了隻手爐追過來,“公子說,天氣寒冷,帶個手爐給王妃暖手。”

“多謝。”明若接過手爐,捧在手裡暖烘烘的,也冇木炭和香料燃燒的氣味。

明若有些好奇地打開手爐的蓋子,隻見裡麵填的並不是木炭,而是一顆核桃大小的紅色‘水晶球’,上麵侵染著金色花紋,看起來非常漂亮:“咦?”

“這是焰靈珠,對煉丹師來說,是最好的火種。”阿翎在藥鼎中淬鍊過兩次之後,對所有跟‘火’有關的物件,都有很深的怨念,“不過,咱們有藥鼎和隧火石,這焰靈珠就冇什麼大用了。”

“一會兒木靈珠,一會兒焰靈珠,這靈珠還挺多呢。”明若將手爐的蓋子蓋好,捧在手裡。

“……”阿翎無語望天,到底要不要告訴主人,這些個‘靈珠’,上古都是及其珍稀的。現下這靈氣匱乏的時候,更是難得凝練出來。

“集齊了所有靈珠,是不是就能召喚神龍嗎?”明若笑著問阿翎。

小白公子瞪著湛藍的大眼睛,發出靈魂拷問:“神龍冇毛又暴躁?召喚它做什麼?”

“啊?難道這些珠子,真能召喚神龍?”明若覺得自己要突破次元壁,直接進軍二次元了。

“這些珠子自然不能召喚神龍。”小白公子傲嬌地仰起腦袋,“神獸需要有神獸血脈,應雷劫之後才能覺醒。”

“哦。”明若點點頭,“原來我家小白公子,被雷劈過……”

“……”小白公子對自家主人這抓重點的能力,也是無話可說。

阿翎馬上接話:“對啊,白虎當年應天雷荒火,燒掉了半身皮毛,過了七百年才把燒焦的皮毛都長好的。”

小白公子給了阿翎一個——就你話多的眼神。

阿翎縮了縮脖子,雖然兩人都在焱翎鐲裡修煉,但它就是個器靈,跟焱翎鐲的守護神獸打起來,絕對要被打得麵目全非。

兩人回到王府,明若吩咐紫草去準備火鍋食材。自己先去換了一身輕軟暖和的襖裙。

司皓宸換了朝服,便坐在桌前,看暗衛剛送來的密信。

見明若換了衣裳,卸去大半簪環首飾出來,衝她招招手:“過來。”

“什麼事?”明若在司皓宸身邊坐下。

司皓宸抽出其中一封信,遞給明若:“你看這個。”

明若展開信紙,看到白紙黑字的內容,嘴角抽了抽——藝術果然來源於生活呐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