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先診個脈。”明若取出脈枕。

沈碧池手放到脈枕上,翠環在上麵覆上絲帕。在明若的手指,快要觸碰到她手腕的瞬間,沈碧池的手往後縮了一下,但也冇完全收回。

明若看向她,微微挑眉。

“咳,你診吧。”沈碧池將自己的手往前遞了遞。

“咦?”明若眼眸微垂,這沈碧池居然懷孕了!

不過,胎兒還不足兩月,沈碧池跟五皇子合離雖然不久,但‘分居’應該是很久了。

而且,以沈碧池的性格,估計是避五皇子如毒蠍纔對,跟他生猴子的可能性不大。

“如……如何?”沈碧池小心翼翼地詢問。

“恭喜夫人得償所願,您這是有喜了。”明若看沈碧池的言行舉止,並不希望有孕。所以,臉上的笑容格外情真意切。

“真……真的是……喜脈!?”沈碧池握掌成拳,染了蔻丹的指甲,深深嵌入掌心。

“夫人放心,這喜脈在下是不會診錯的。”明若一臉認真地保證,“您可以往彆的醫館去瞧,如果證實不是喜脈,夫人來砸我這招牌便是。”

沈碧池眼前一黑,差點昏過去。翠環連忙將她扶住。

“回彆……回府……”沈碧池心情複雜,差點說成‘彆院’。

她在一間藥堂,扮演的可是高門貴府的夫人,絕對不會住到彆院去。

“是。”翠環和玉環扶著沈碧池走出後堂。

身邊的嬤嬤依舊留在診察室,取出十兩銀子,放到桌上。

見四下無人,壓低聲音詢問:“若是我家夫人不要這孩子,明大夫可有既能墜胎,又不傷身的法子?”

“墜胎不可能不損傷身體的。”明若搖搖頭,“況且,在下擅長‘保胎’,不擅‘墜胎’。尊夫人如果要墜胎,還是去尋彆的大夫吧。

不過,胎兒月份越小,墜胎對母體的傷害越小。月份太大墜胎,容易造成‘不孕’。”

“多謝大夫提點。”那嬤嬤快步跟上,去跟沈碧池回報情況了。

明若將那錠銀子隨手丟給老沈:“下次她再來,就說我不在。”

幫沈碧池打胎,這麼血腥暴力的事情,小仙女不會乾呢!

“師傅放心,徒弟記下了。”老沈連連點頭。

明若揹著手走出後堂,隻見自家夫君在石桌前剝栗子。

明若在司皓宸對麵坐下,八卦兮兮地開口:“你那碧池表妹有孕了,但她不想要,你猜那孩子爹是誰?”

明若拿了顆栗子開始剝,司皓宸將一碟剝好的栗子仁兒推到媳婦麵前:“應該是……丹胥的……”

“哈!”明若聽到這個訊息,差點被嘴裡的栗子仁哽住。

司皓宸一邊幫媳婦順背一邊說:“前些日子,她以探望姑母為由進宮,邂逅了好幾次丹胥……”

“按胎兒的月份推算,那時候,沈碧池應該還冇跟五皇子合離……”明若搖搖頭,“你們皇室真會玩!”

“你知道的,我跟他們不是一室。”司皓宸攤攤手。

“哈哈哈,不要在意這些細節。”自家夫君這栗子買的不錯,又甜又糯,一吃就停不下來。

“這些要不要都剝了?”司皓宸現在就是木得感情的剝栗子機器。

“我吃這些就夠了。”明若隻把夫君剝好的兩盤收進空間,剩下的,喊了南星,拿去給大夥分了。

一間藥堂門口,好多大姑娘小媳婦排隊買藥,周圍的人不知道這邊在做什麼,也聚攏過來看熱鬨。

原本挺寬的一條街,被圍了個水泄不通——

“前麵排隊乾什麼的?”

“一間藥堂在出售各種補益身體的藥膳包、祛風寒的藥茶、還有治療手腳皴裂的藥膏……”

“這些一直都賣啊,平時也冇見排大隊……”

“難道是……那個……之前也貼過告示……叫什麼來著……”

“酬賓活動大促銷!”

“對對,是又促銷嗎?”

“今天倒是冇促銷……”一個年輕姑娘紅著臉說,“不過,多了一位紅衣公子賣貨,那公子好生俊俏……”

“對啊對啊,笑起來的樣子更加俊美……”

“真的嗎?我也去看看!”

皇甫夜在將‘美貌’利益最大化這方麵,還是很有天賦的。作為一個還不錯的煉藥師,推薦的藥膳之類是很對症的,人家也願意買。

隻不過,藥膳這些,得幾十包才能湊夠一百兩。一般人根本買不了這麼多,達到‘提成’標準的並不多。皇甫夜就給人家推銷人蔘、鹿茸、阿膠……這貴重藥材。

夫人小姐們買了,他就沖人家露出魅惑的淺笑。那些荷包裡有大把銀錢的夫人小姐,為搏‘美人’一笑,也是拚了。反正,這貴重藥材,就算自己家不用,拿去送人也是極好的。反正過些日子就要張羅著辦年禮了,少不得要置辦人蔘鹿茸之類。

南星眼見著準備好的五大箱子藥膳包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見了底。連忙帶了兩個抓藥的夥計,直接去藥庫配‘藥膳包’。

老沈在旁邊看診,不但捉不到人抓藥,還差點被擠翻了診台。

老沈看好了病人,撥拉開一圈圍著櫃檯的人,困難重重地‘爬進’櫃檯,給人家抓了藥。

南星和另一個夥計,抬了一箱剛配好的‘藥膳包’出來:“各位讓一讓,藥膳包來了。”

皇甫夜拿起一包看了看:“再拿些安神助眠的來。”

“黃藥師,我們真拿不動了……”南星在藥庫裡抓藥抓得手都打抖。

“那怎麼行?也太影響我賣貨了。”皇甫夜挽了挽衣袖,打算自己去搬。

隻聽一道清冽的嗓音道:“今天的藥膳包已經售罄,後麵排隊的諸位,不要再排隊了,明日再來買吧。”

但聚在藥堂裡的女人們都不願走,畢竟,她們主要是來看俊美公子的,買東西隻是捎帶。

這人不走,也不能給人家趕出去……

明若可是見過,‘追愛豆’女人的戰鬥力。她跟南星耳語幾句,便回後院去了。

老沈看見師傅‘跑了’,抹了把冷汗——這些人買不到‘藥膳包’,該不會把藥堂給拆了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