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你把那三隻帶過來。”明若揉揉額頭。

阿翎瞬間消失,很快就卷著三匹狼來到主人麵前。

銀墨看看司皓宸,又看看阿翎,嗷嗚一聲撲過來:主人,妖怪要吃你的狼!

“坐下。”司皓宸在銀墨頭上拍了兩下,讓他保持鎮定。

“嗷~”銀墨乖乖坐下。

“以後如果進到這裡,不許毀壞藥田,也不許傷害這裡的小動物,聽到了嗎?”司皓宸沉聲道。

“嗷~”為啥啊?這看著就是野山啊……

“如果不聽話,就讓狐妖吃了你!”司皓宸幽幽開口。

“嗚嗚~”銀墨瞬間又炸了毛,心有餘悸地看向阿翎。

“我不是狐妖……”阿翎一臉真誠地看向銀墨。

“嗷嗚~”主人來了,你個妖怪還敢跟你狼爺爺大小聲!

銀墨將狗仗人勢表現得淋漓儘致,猛地衝向阿翎。就在它碰到阿翎衣袍的瞬間,原本在它前方的妖怪,直接消失了……

這一招比被揍一頓還可怕啊,銀墨整個狼都不好了,走路都成了一順邊。

“知道怕了?”司皓宸從廚下取了一塊生牛肉,隨便切了切,盛在木盆裡,端出來投喂三匹狼。

“吃好喝好哈。”明若也盛了井水過來,“吃完送你們走。”

“……”銀墨頓時覺得嘴裡的肉不香了,這是最後一頓的意思嗎?

“不習慣嗎?”明若看銀墨突然不吃了,也無法理解狼的小心思,意念一動,直接把飯盆、水盆和三匹狼移入石洞。

反正他們不在石洞休息,既然銀墨留在空間不適應,將他們放出去好了。

“若兒,我們早些安寢吧。”明若剛把噪聲源請出空間,就被司皓宸從身後擁住。

“這都什麼時辰了,你都不困嗎?”明若掰著某親王正在作亂的爪子。

“若兒不必擔心為夫……”司皓宸將媳婦打橫抱起來,大步往臥房走去。

“……”明若無語望天,你真是多慮了,我是擔心我自己而已。

兩人再從空間裡出來時,一人精神抖擻,一人走路打飄。

暗衛取了早膳在門口等著,秦默一早被皇甫夜折騰得很光火,來請示王爺,看能不能直接把人關到刑房去。

司皓宸打開石洞的門,銀墨一狼當先,衝著秦默就撲過去。

秦默冇想到銀墨在這裡,一邊往前飛竄,一邊說:“王爺,那皇甫夜一會兒要衣裳……一會兒要首飾……一會兒又要胭脂……能不能直接扔刑房裡關著啊……啊……銀墨你鬆口……”

司皓宸接過暗衛手裡的食盒放到桌上:“可以關到刑房嗎?”

“今後不打算從他嘴裡套訊息,關在哪裡都可以。”明若想了一下道,“如果還想溝通交流的話,最好不要。他現在心理年齡隻有五六歲,關到刑房容易‘自閉’……”

“自閉?”司皓宸覺得這個詞,在哪裡聽過。

“嗯,就是像北宮朗月當初那樣,拒絕與外界溝通。”明若舉了個例子。

“先用膳,一會兒去看看他折騰什麼。”司皓宸想直接給皇甫夜用吐真藥劑,但他傻了就會變成紫微宮的‘棄子’,這條線恐怕就要廢了。

“好。”明若給司皓宸盛了一碗牛肉蛋花粥,“昨天那些狼群,是衝咱們來的嗎?”

“差不多吧,不過,誤傷了其他皇子及其黨羽,他也不在意……”司皓宸開開心心吃著媳婦盛的粥,語氣輕鬆得,彷彿在說與自己無關的事情。

“哈……驅使一群畜生,不怕誤傷自己人嗎?”明若眼睛瞪得溜圓。

“這次秋獵,除了太子,內閣的幾位也冇來。”司皓宸唇角浮現出一抹譏誚,“而昨日出席篝火晚宴的,除了平南侯,根本冇有丹胥的心腹。”

“行吧,這人狠起來,連妻子和兒子都坑。”明若冇得到過‘至高無上的權力’,也無法理解為了掌控這樣的權力,與骨肉至親刀劍相向。

司皓宸和明若來到關押皇甫夜的山洞時,皇甫夜正在‘絕食抗議’。

明若看了眼桌上的早膳,稀飯、包子、小鹹菜,還有一碗陽春麪。這早膳對‘階下囚’來說,已經很豐盛了。

“你為什麼不吃東西?”明若詢問。

“我要紅綃衣袍、紫金髮冠,還有一盒胭脂。”皇甫夜看了眼桌上的吃食,吞了下口水,又義正言辭道,“要是不給我,我就不吃任何東西,餓死自己!”

“餓他三天,給他豬食都願意吃了。”秦默將手腕掰得咯咯響。

明若示意秦默先出去,其實,皇甫夜願意提條件,跟昨天拒絕交流比起來,也算是有進步了。

“先把早膳吃了,我讓人去準備你要的東西。”明若給司皓宸使了個眼色、

司皓宸吩咐人去弄皇甫夜準備的東西,皇甫夜拿起筷子,開始吃有些坨掉的麪條。

“這……”徐大夫撓撓頭,“我剛纔也是這麼跟他說的,但他不聽啊。”

“我隻相信醫女姑娘。”皇甫夜停下吃麪的動作,說完之後還衝明若露出一個討好的笑。

“為什麼啊?我也是大夫……”徐大夫道。

“是醫女姑娘救了我,我親眼看到的。”皇甫夜用手輕按了下頭上裹著的紗布,“姑娘是好人,不會騙我的。”

被髮了好人卡的明若嘴角抽了抽,她還真不能保證,自己會不會騙他。

皇甫夜吃了一碗麪條倆包子,暗衛也把他要的東西送來了。隻見他脫下身上群青色的袍子,很嫌棄地丟在一邊。然後,將紅色衣袍抖開。

衣裳是暗衛在離這裡最近的鎮上買的,成衣鋪子裡少有紅色男裝,隻好買了件成親用的喜服回來。

“這衣裳可真醜……”皇甫夜一邊吐槽一邊更衣,拿起那發冠,又摸摸頭上的綁帶,“姑娘,我頭上可不可以不纏這麼多麵紗……這樣太醜了……”

“可以。”明若將他頭上的繃帶一圈圈地取下來,順便換了藥,又貼了塊小一點敷料。

“再給我一麵銀鏡。”皇甫夜坐在石桌前,打開了胭脂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