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記錄在冊的‘失蹤人口’都找齊了,司皓宸回去也能交差了。

雲親王殿下讓平南侯麾下的侍衛繼續在山中搜尋,留了一半暗衛繼續觀察山中情況,便帶著媳婦回營地了。

快走到山穀入口時,明若讓司皓宸故意落到最後。藉著樹林掩護,明若把阿翎從空間裡召喚出來。

司皓宸看到這狐狸精一樣的少年,尤其是他那耳朵和尾巴,就想用劍砍幾下:“讓他出來做甚?”

“等一下你就知道了。”明若衝司皓宸神秘一笑。

隻見原本銀仙造型的少年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高長壯實,原本精緻得宛如工筆畫的容顏,變得越來越平凡……最後,變成了秋夜公子偽裝成的謀士模樣。

司皓宸對阿翎這招還算‘刮目相看’,微微挑眉道:“可以維持多久?”

“一個時辰。”阿翎回答。

“足夠了。”司皓宸指了個方向,“你往那邊去,出穀的時候最好弄出點動靜,讓守衛對你離開的印象深一些。”

“是。”自從回爐重造之後,阿翎乖得不要不要的。

“我們先走,你過一刻鐘再出去。”明若囑咐。

“還有,不要頂著狐狸耳朵和尾巴,在外麵招搖過市,當心被天師捉了去!”雲親王殿下敏銳地發現,自己的小王妃,很喜歡這‘妖精’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。(染衣撓撓下巴:雲親王殿下,嫉妒使人醜陋哦,要不給你也安排一套?)

阿翎委屈巴巴地看向主人:“我本身不是狐妖,隻是重塑肉身時,塑成這般容貌,即便有天師,也不會抓我的……”

明若抬手揉了揉阿翎的毛茸茸,對司皓宸說:“他完成任務,會直接進入空間,不會被人看到的,不用擔心啦。”

“嗯。”雲親王殿下在心中咆哮,重點是‘彆招搖過市’,我擔心他個大頭鬼啊!

明若和司皓宸離開後,阿翎跌跌撞撞跑到山穀入口,詳細跟守衛詢問了南陵王子的狀況。最後,還幻化出一錠銀子,給了守衛。一個時辰後,得來的銀子丟了,他們應該會牢牢記住自己了吧?(守衛:我可謝謝你嘞!)

此時,營地裡最忙碌的就是大夫了。老沈陪著阿鳶來給平王妃打保胎針,平王妃那邊剛安穩了些,被狼咬傷了的平王又被抬了來。

老沈在平王跟前又解釋一遍,師傅現下不在皇都,就算您老折騰去一間藥堂也冇用。

平王隻得屈尊降貴地讓老沈治傷。

這種被動物咬傷傷口,明若給過醫治的標準流程。為了降低感染狂犬病的機率,還特意調配了清洗傷口的消毒液。

平王看著老沈不急著止血,反而還用力擠壓傷口,讓他流出更多的血:“你倒是會不會治?”

“平王殿下,這是我們師門傳承的療傷法。”老沈想了一下師傅之前給他講的,“野物從來不漱口,牙齒臟得很。要是不把被汙染的血擠乾淨,會汙了血脈……”

三皇子一聽是‘師門傳承’立馬閉了嘴,他可是聽父皇身邊的龍衛說過,一間藥堂的明大夫師出雲中殿。

平王這傷口還不小,需要縫針。老沈一邊給平王縫針,一邊在心裡嘀咕:這平王怕是條魚托生的,雖然長了腿,但這腿總是在‘有冇有’之間瘋狂試探。

老沈處理好平王的腿傷,又被其他‘慕名而來’的王公大臣請去療傷。倒不是說老沈的名聲特彆大,而是丹胥帝也受了些輕傷,太醫都在皇帳那邊伺候。

也就南陵王子和阿依娜公主那邊,撈到個年輕太醫救治,其他人連太醫的頭髮絲都看不到。

老沈和阿鳶這一趟忙夠嗆,老沈開藥醫治重傷,阿鳶處理輕傷,兩人配合得還算默契。

明若他們回到營地時,老沈和阿鳶已經賺了好幾百兩銀子。

寧平公主的手臂和膝蓋也有擦傷,阿鳶被請去為寧平公主治療。老沈則被請去靖國公府的營帳,為蘇少將軍看診。

蘇老夫人自從知道一間藥堂是外孫女開的醫館,國公府需要延醫用藥都是找一間藥堂。所以,老沈跟國公府也算老熟人了。

老沈一進門,就看到了自家師傅。先跟眾人一一見禮,然後纔跟明若說:“您讓我過來,是有什麼吩咐?”

“看你可憐,讓你在這兒歇會兒。”明若拎了老沈的藥箱,進去給表哥‘打石膏’去了。

自己那小小的醫藥包裡,實在不好取出一大袋子石膏粉來。

老沈抹抹累得有些犯花的眼睛,世上還是師傅好呐!蘇三夫人命人上了茶水點心來,老沈推辭一番,見三夫人是真心讓他吃,便飲了些茶水。

明若很快就給四表哥打好了石膏:“這三兩天先臥床休息,我一會兒讓人送藥丸來,每日一丸。

過幾天還需要複查一下,要是骨頭冇錯位又癒合良好,等它長好就冇事了。”

“多謝表妹。”蘇遊衝明若拱拱手。

“表哥這幾日可彆亂動,要是骨頭錯位了,就得割開皮肉接骨!”明若估計蘇遊躺不住,故意嚇唬他。

“若兒放心,舅母會好好看著他的。”蘇三夫人連忙應下。

“我先回去搓藥丸去,要是有什麼事,就打發人去叫我。”明若看這天色不早了,老沈和阿鳶現在走也趕不上關城門之前回去了,“三舅母,你這裡方便給阿鳶和老沈安排一下住處嗎?”

“方便的,這事就交給我吧。”蘇三夫人馬上應下。

明若給表哥煉了一瓶‘接骨七厘丹’,讓紫草給外祖母送雞湯時,順便帶過去。

然後,伸了個懶腰,捶了捶有些僵硬的肩膀。司皓宸將人捉到懷裡,輕重適度地幫媳婦按摩肩頸。

“晚膳想用些什麼?”昨晚和今天中午都吃了烤肉,司皓宸估計小丫頭不再想吃烤肉了。

“我見營地旁的山溪邊上有水芹菜,一會兒讓紫草她們包些水芹菜餡的水餃。”明若確實不想吃烤肉了。

明若還想著再鼓搗些什麼吃食,就有內侍前來傳話,今夜的篝火晚宴照常舉行。

明若微微挑眉,丹胥帝不是受傷了嗎?還要請客吃飯為哪般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