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秦大人有剃頭的手藝啊……”明若比劃了一下,“傷口周圍的頭髮都要剃掉,否者很容易感染。頭上的傷口,一但感染就可能變成傻子。”

“初八,過來剃頭。”司皓宸見初八‘剝鹵蛋’也很利索。

初八搓搓手,看著皇甫夜那圓溜溜的腦殼問:“都剃光嗎?”

“傷口周圍剃了就行。”明若也懶得看初八怎麼剃頭,開始準備一會兒包紮傷口的敷料。

初八按照王妃的要求,後腦勺的頭髮都剃掉,但上麵的頭髮還挺礙事。初八想了下,直接把頭頂的頭髮,擰了倆幼童紮的揪揪。

當明若取出清創的消毒液,看初八的進度時:“噗……咳咳……”

“王妃?”難道是這麼弄不行,“屬下隻跟秦大人學了剃光頭,您覺得哪兒不行,屬下再修剪修剪……”

“不用‘修補’,這樣挺好。”作為醫生,方便她處理傷口就行。至於美不美觀的,根本不在考慮範圍。

明若給皇甫夜的傷口撒上藥粉,藥粉刺的傷口很疼。

刺痛將皇甫夜喚醒,隻看到一個漂亮姑娘,認真給自己包紮。他想問問她是誰,但眼前一黑,又昏過去了……

將最後一圈繃帶纏好,明若對自己的‘包紮’很滿意,遠看像奧特曼,近看想木乃伊。反正,就算是南陵王子現在見了他,都不可能認出這是自己的謀士——完美!

“將人送去玉山礦洞看押起來。”人都落到自己手裡了,不給他剝下一層皮來,怎麼對得起這機緣巧合。

“是。”這裡離玉山不算遠,一名暗衛扛起人就走。

“這樣不行,腦袋儘量放平一點。”明若揉揉額角,好人被你們扛一路,估計都得腦充血。就秋夜公子現在這腦震盪嚴重的脆弱腦瓜子,根本不經摺騰。

暗衛直接換了‘公主抱’,然後帶著小夥伴迅速離開。

秋葉公子要是那身妖妖挑挑的紅衣裝扮,來個‘公主抱’應該還不錯。就現在這個木乃伊造型,實在辣眼睛。

明若剛想看風景洗洗眼睛,就聽到侍衛那邊把堵住山洞的山石都清出來了。

明若跟著司皓宸走過去,就看到一男一女保持著‘妖精打架’的姿勢,被人從那山洞裡抬了出來。

明若眨巴眨巴大眼睛,用眼神詢問司皓宸——這是什麼情況?

“估計是在山洞裡苟合時,被土石封進去了……”司皓宸示意十五上前檢視是何人。

十五將人的腦袋扳正,看了一眼回來稟告:“是南陵王子和阿依娜公主,還都有氣。”

“嘖……”一個想娶寧平公主,一個要嫁自家夫君,冇想到他們居然自行消化了。

司皓宸自然不會讓媳婦,診治看一眼就反胃的東西。吩咐侍衛儘快將人送回營地,讓太醫救治。

侍衛都是一群糙老爺們,這二位身份雖然尊貴,但也不是他們東桓的王子公主。為了趕時間,就‘妖精打架’的姿勢抬走了……

山穀口‘小冊子’記錄在案的‘走失人口’中,現在隻有寧平公主還冇訊息。

明若讓玲瓏和小白分頭尋找,當尋到另一處險地附近時,遇到了弘世子。

“九皇兄,九皇嫂。”弘世子連忙上前行禮。

明若看隻有弘世子帶著貼身護衛,便開口詢問:“語凝冇跟你在一起嗎?”

“我們之前是同阿遊在一起的,後來遭遇狼群被衝散了。”弘世子一臉焦急,“我到山穀入口那邊詢問,說語凝並冇出去,就帶人四處搜尋了。”

“我們一路從入口搜尋過來的,也冇搜到。”明若正要問弘世子還有哪邊冇搜尋,大家分頭去找。就見小白公子從灌木叢裡鑽出來——人在山崖下麵。

明若一聽掉山崖下麵了,頓覺不妙。

小白公子馬上安慰:那山崖並不算高,應該傷得不重。

明若跟著小白公子來到山崖邊上,這山崖確實不算高,也就十幾米。明若眼神很好,看到四表哥揹著寧平公主,要往上攀爬。但四表哥顯然受了傷,動作有些遲緩。

“四表哥,你先等一下,我讓人下去接你們。”明若衝山崖下麵喊。

“好。”蘇遊滾下山崖時腿受了傷,待著寧平公主上山,確實有些吃力。

“九皇嫂……蘇少將軍流了好多血……嗚嗚……”寧平公主平日雖然‘野’得很,但也冇有過什麼驚心動魄的遭遇,現在小臉嚇得慘白。

弘世子看到妹妹似乎冇什麼大事,也暗暗鬆了口氣。繩梯弄好後,親自跟暗衛下去救人。

寧平公主被弘世子背上來,看到明若便紅了眼眶:“九皇嫂,你快去看看少將軍……”

明若趕忙去看,被暗衛護著上來的蘇遊。明若直接啟動醫療係統,檢查結果顯示,左腿脛骨骨裂,其它就是一些小的擦傷,總體來說都是輕傷。

為了避免骨裂部位錯位,明若讓暗衛找了合適的小樹乾,做了簡單的固定,又把手背和手臂的幾處擦傷處理了下。

寧平公主一直在邊上哭:“都怪我……嗚……是我太著急冇看清路,一腳踏空掉下去……少將軍是為了救我纔會受傷的……嗚嗚……”

明若見表哥傷勢不重,倒是有心情開玩笑了:“表哥,你倒是說句話啊?”

蘇遊一時冇反應過來表妹的意思,用眼神詢問——說什麼?

如果兩人根本不來電,明若也不會撮合。但表哥這都‘英雄救美’了,應該是有戲,便往寧平公主那邊看了一眼。

蘇遊衝寧平公主一抱拳:“這都是末將該做的,公主不必介懷……”

“!”明若覺得,自己就不該對外祖家的鋼鐵直男們,抱有不切實際的想法。

司皓宸看到媳婦對蘇遊一臉嫌棄,馬上覺得,自己受傷時,媳婦給他上藥,他說傷口‘一點都不痛’,是何等英明神武。(明若丟給雲親王殿下一個巨大的白眼:你可彆五十步笑百步了,根本冇安慰到我好嗎!)

“咳咳。”弘世子率先打破了尷尬,“咱們先回營地再說,狼群雖然被絞殺,但這裡也不安全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