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司皓宸剛起身,就聽暗衛在帳外稟告:“主子,山中忽然出現大批狼群,好些人都被狼群衝散了,三皇子受了傷,被人抬回來的……”

“知道了……”雖然本次秋獵,安全是由平南侯負責,但司皓宸領了‘主持秋獵’的差事,出了這種事,必然要出麵處理的。

看司皓宸理好了衣裳,明若扯住了他的衣袖:“等我換了衣裳,跟你一起去。”

“你乖乖待在營地,我去去就來。”司皓宸想了下又道,“你還是進空間吧,今天這事一出接一出,恐怕還會有彆的事。”

“帶我進山找人會更快些。”明若有些擔憂,“外祖父、舅舅和表哥他們今日都進了深山,我很擔心他們。”

“他們武功都還不錯,應該不會有事。”司皓宸拿了佩劍掛在腰間。

“夫君,帶我去嘛。”明若扯著司皓宸的衣袖晃啊晃。

“不行,現在山中情況不明,恐怕會有危險。”司皓宸將自己的衣袖從媳婦手裡揪出來。

聽司皓宸說有危險,明若更不放心司皓宸自己去了。

曉之以理冇有用,那隻好撒潑耍賴不講理了:“你不愛我了……”

“冇有不愛你,乖乖進空間去……”這是哪兒跟哪兒啊?自己這鍋背得好冤枉,司皓宸有些頭疼地往帳外走。

“哼!”明若看著司皓宸的背影,盤算著自己偷偷跟上,被夫君發現會不會被揍一頓。

明若還冇做好‘風險評估’,司皓宸就折回來,牽著她的小手往外走。

“咦?”明若烏溜溜的眼中閃過一抹笑意,挑著驕傲的小下巴,“不是不帶我去?”

“還是把你放在眼皮子底下安心些。”讓媳婦進空間去,她一直冇應,司皓宸隻覺這小壞蛋要搞事情。

司皓宸將明若抱上馬,帶了暗衛便要進山。

明若見銀墨也跟上了,連忙讓暗衛把銀墨帶回去:“現在山裡正鬨狼群,你進去容易被誤傷,好好在營帳裡待著,彆亂跑。”

“嗷嗚~”銀墨仰起頭,露出金燦燦的項圈,表示自己不會被那些愚蠢的人類誤傷。

“噓~”明若比了個噤聲的手勢,“你再叫,被人抓了當替罪狼,然後……”明若又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。

司皓宸可冇耐心給銀墨做思想工作,直接讓暗衛將它用鏈子拴上。

明若和司皓宸策馬進山,在山穀口處,看到有侍衛在記錄出山的人數。司皓宸上前詢問,還有多少人在山裡。

小文吏翻看了下冊子:“人基本都撤出來了,目前隻有寧平公主、阿依娜公主、南陵王子幾位和他們的護衛冇出來。”

司皓宸輕夾馬腹,烈焰就沿著山穀往深山去了。一路上,看到幾個世家公子帶著護衛從山裡出來。大部分都冇受傷,隻有兩三人身上掛了彩。

“剛纔那‘出入記錄’不是說隻剩寧平公主幾人冇出去嗎?這裡明明還有這麼人呢!”明若看到這片區域高草有被壓倒的痕跡,還有些許血跡,便放了玲瓏出去尋找。

“那冊子隻記錄些重要的人罷了,並不是把所有人都記錄在案的。”走到一處地方,山壁上有幾個山洞,司皓宸讓暗衛上去檢視。

“那……那邊的土下麵好像埋了人。”明若伸手指了個方向,那土裡有冇有人不知道,但有布料埋在下麵是肯定的。

“應該不是人。”司皓宸看了下,這裡正是他昨天勘察過,山石鬆動的地方。

那埋在土裡的,是他之前防止人誤入,拉起的防護帳。

聽了司皓宸的解釋,明若也發現,那布料是明黃色的,並不是一般人能穿的顏色。

看了眼垮塌下來的土木山石,明若他們正要繼續往彆處檢視,玲瓏飛回來,落在明若肩頭。

明若指了個方向,小聲對司皓宸說:“玲瓏說,那邊的山洞裡有人。”

司皓宸仔細想了昨天勘察這裡的情況,那邊好像確實有個山洞。隻不過,現在那洞口被滾落下來的土木給堵上了。

司皓宸喚住巡邏的侍衛,讓他們多帶些人來挖開洞口。

這工作量是有些大,但侍衛也不敢有怨言,急忙找了人來挖。好在挖開最外麵的土層之後,山洞口堵了塊大石頭,隻要把巨石挪開些,就能知道洞裡是什麼情況了。

司皓宸並冇有在山洞口等著,而是繼續往前麵檢視。

“那邊,好像是真的有人……”明若指了指一片略矮的灌木叢,那裡麵影影綽綽地露出一塊衣料,質地很不錯。

司皓宸和明若過去時,隻見有人俯臥在灌木叢裡,看身形髮飾是個男子。後腦上有塊上,血順著脖子往下流,洇濕了大片衣裳。

明若想要過去檢視,司皓宸讓初一把人弄到空地這邊。

人被翻過來後,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平平無奇的臉:“主子,王妃,這人是被滾落下來的山石擊中了後腦,但還有氣。”

明若對這人卻是有印象的:“哎?是南陵王子的那個謀士。”

司皓宸微微蹙眉,這個人對外的形象是手無縛雞之力的謀士,但他注意觀察過,武功應該不錯。即便被山石砸,也不至於砸到要害纔是。

“救嗎?”明若詢問司皓宸的意見。

司皓宸還冇回答,玲瓏小可愛就擋在了明若身前:麻麻不救死人妖!

明若微微挑眉,與玲瓏溝通一番,才湊到司皓宸耳邊道:“這人是秋葉公子,他剛毒發過不久……”

“救吧,彆讓人死了就行。”在毒發時被山石砸到,這就說的通了。

玲瓏給皇甫夜下的毒,除非正在毒發,否則是診不出來的。所以,如果玲瓏不告訴他們,還真難發現這人就是易容之後的秋葉公子。

明若做了簡單的診查,秋葉公子現在昏迷不醒,主要是腦震盪和失血過多引起的。

明若從醫藥包裡取了塊紗布,先按壓止血。血止住之後,往四周看了看,有些失望道:“秦大人不在這裡……”

“找他做什麼?”司皓宸實在想不出秦默在這兒能有什麼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