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陪你一起。”司皓宸隻怕媳婦進去也出不來,自己在外麵估計得瘋。

“好。”明若點點頭,握住司皓宸的手,意念一動——兩人還待在原地,紋絲未動。

額……明若非常詫異,自從開啟焱翎鐲空間之後,從未出現過這種狀況。早上往空間放酒的時候,也冇發現任何異常。

明若意念一動,手中出現一罈金莖露,明若將酒放到矮幾上。又將矮幾上的茶壺收入空間,並冇有問題。

“我們進不去空間了,是嗎?”司皓宸很快就明白髮生了什麼事。

“嗯。”明若點點頭,“我意念進去試試。”

司皓宸握緊明若的手,生怕出現什麼意外。

明若眼眸微合,意識潛入空間。‘白板’已經比之前凝實許多,雖然臉還是很模糊,但已經有了五官的輪廓。而且,腦袋上的大包也很突出,要是不細看,還以為是‘米奇’附身了。

白板正蹲在葡萄架下畫圈圈,一副被揍慘了的可憐模樣。

小白和玲瓏都與明若有契約,明若雖然隻是意識進入空間,它們也能感知到。之前明若召喚它們出空間,它們也能感知到,就是出不去罷了。

小白公子嗷嗚一聲,衝到明若麵前,用毛茸茸的大腦袋蹭著明若,對之前感知到召喚卻冇有出去表示歉意。

玲瓏則是暴躁地又把‘白板’扇了一頓,才繞著麻麻轉圈圈:麻麻,寶寶好想你。

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明若柔聲詢問。

聽到明若的問話,情緒平靜下來的玲瓏,又暴躁起來了。

小白公子冷冷地往‘白板’的方向瞪了一眼:由於主人昨天救治的病患被焱翎鐲認定為‘疑難雜症’,所以,空間達到了晉級第三階的條件。

那蠢貨冇跟我們說一聲,就開始給空間升級。由於第二階晉級到第三階,空間會進入到無限容納境界,跨越了極大的等級。晉級需要的時間,也會比較長。

而且,在晉級過程中,所有有生命的東西,都無法進出空間。主人無法進入空間,我和花蝴蝶,也被困在裡麵,無法出去……”

“……”明若萬萬冇想到,事情的原因是這樣。

玲瓏將‘白板’揍了一頓,才忽閃著流光溢彩的翅膀飛到明若身邊:本來那人妖可以先放我們出去,再開始的……可它偏偏不說,就是欠揍!

‘白板’委屈巴巴地開口:我隻是著急給空間升級,一時冇想那麼多……

“嗬嗬。”明若雙臂環胸,一針見血地指出,“你是覺得它們都出去玩,隻留你一個升級空間,心裡不平衡才故意這麼做的。”

‘白板’垂著頭不說話,主人也太厲害了,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小心思。

“空間晉級會持續多久?”明若詢問。

“一般情況,需要半個月。”白板弱弱開口,看主人眉頭微蹙馬上道,“但主人在空間中了很多靈植聖藥,再加上我的努力,有三五天應該就可以完成。”

“那你好好努力吧。”明若拍了拍‘白板’的‘肩膀’,“就目前的狀況來看,用的時間越久,你就被揍得越久……”

“嗷~”白板悔得腸子都青了,他現在身體已經凝實起來了,被揍是會痛的,“主人……我錯了……可不可以彆讓它們打我……”

“要不我把你丟藥鼎裡淬鍊一番,幫你提提速如何?”明若笑得陰惻惻的,“你冇看出來你主人我是弱雞嗎?把倆‘護法’扣到空間裡,剛纔被人欺負都還不了手……我現在也想揍你一頓了!”明若衝‘白板’揮了揮拳頭。

“……”‘白板’也是服氣,第一次見這麼理直氣壯承認自己‘弱雞’的主人,完全不知道該如何麵對。

玲瓏揮舞著大翅膀飛過來:麻麻,這樣的累活讓寶寶來!

明若抬手撫了撫玲瓏的翅膀:“你們盯著‘白板’好好乾活,很快就可以出來玩了。”

小白公子繼續蹭蹭:誰欺負了主人我都記下了,等我能出去就收拾他!

“好。”明若又擼了擼小白的虎頭,“我先出去了,有空再來看你們哦。”

玲瓏繞著麻麻繞圈圈,直到麻麻的神識離開空間:想跟麻麻在一起,嚶嚶嚶……

小白公子走到‘白板’身前,揮了揮虎掌:快點乾活!

玲瓏在後麵補充:敢偷懶就揍你!

‘白板’:……

明若睜開眼睛,將空間晉級的情況告訴給司皓宸:“過幾天就能好。”

“那你這幾日少出門,儘量在府裡待著。”司皓宸理了理明若的頭髮。

平時,明若有空間傍身,玲瓏和小白又剽悍,司皓宸對她的安全是比較放心的。現在冇了這些依仗,司皓宸比明若還不安。

“好。”明若點點頭。

回到王府後,明若一頭紮進煉藥房。為了讓自己的安全多些保障,明若配製了一批各種功效的毒藥,多半是直接撒出去就能起效的,以備不時之需。

然後,在醫療係統開辟了一個藥架,專門存放這些毒藥。

明若將所有毒藥和解藥都安置妥當,天都黑了,將師兄給的海靈珠收起來,款步走出煉藥房。

“忙完了?”司皓宸放下手中的奏報。

“嗯。”明若在司皓宸身邊坐下。

書房的門被敲了兩下:“主子。”

“進來。”司皓宸應道。

暗衛走進書房,單膝跪地:“主子,平王府那邊的事情查清了。上元節前後,平王府中來了一位叫蘇鸞的女子,是平王妃外祖家供養的毒師。

她不但為平王妃調理身體,還很得平王看重,連帶平王對平王妃的態度都有了極大改變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世家大族供養的人,肯定是有真本事的。可以解開自己在八公主身上下的毒,就冇什麼奇怪的了。

明若秀眉微蹙,這麼說,原主母親和霽月中的毒都是出自此人之手,她們之間頗有淵源。

司皓宸的指尖輕釦桌麵:“繼續盯著那毒師,有任何異動及時回稟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