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好,我這就去接人。”蘇三夫人交代嬤嬤好好守著妹妹,便帶著明若出了產房。

英武將軍看到產房的門開了,連忙上前行禮:“末將參見雲親王妃。”

“將軍免禮。”明若現在有些累,並不想與人寒暄。

英武將軍也不敢與雲親王妃問話,隻得看向蘇三夫人:“大姐,素心她如何了?”

“由於是剖腹產子,需要精心護理,現在得去醫館請醫女來。”蘇三夫人道。

“要到哪家醫館請?我這就派人去。”夫人陪他戍邊吃了不少苦,英武將軍對夫人十分愛重。

“去一間藥堂,請阿鳶姑娘來。”蘇三夫人又道,“藥堂在清涼街上……”

“我知道那間醫館,麒兒的怪症就是在那裡治好的。”英武將軍連連點頭,忙打發人去請醫女來。

“啊?”蘇三夫人隻知道外甥的病治好了,卻不知道是在一間藥堂治好的。

明若聽英武將軍這麼說,纔想起來,自己救治過一個患壞血病的孩子。怪不得她剛纔覺得將軍夫人有些麵善,但由於她比之前豐腴太多,一時冇認出來。

“若兒?”蘇三夫人看嚮明若,見她點頭,才知道是明若救了外甥,“真是多虧了若兒,前兒你三舅舅得了些貓眼石,舅母給你打首飾戴哈。”

“舅母不必客氣。”明若笑著擺擺手。

司皓宸見他媳婦都累了,他們還纏著若兒說話,便走出正堂:“可以回府了?”

“還要再等一會兒。”明若輕聲安撫不耐煩的夫君。

“那先休息一下。”司皓宸牽著明若走進正堂,讓她在自己之前位置上坐下,“要不要喝茶?”

“……”英武將軍目瞪口呆地看著如此溫柔的雲親王,懷疑自己是遇到了冒牌戰神。

蘇三夫人隻覺得妹夫今天反應格外遲鈍,連忙命人上茶水點心來。

明若喝了一盞茶,守在產房那邊的嬤嬤來回稟,將軍夫人醒了。

“雲親王妃,末將可以去看看夫人嗎?”英武將軍詢問。

“可以。”明若點點頭。

“我也去看看。”蘇三夫人也起身。

“產婦剛做完手術需要靜養,讓她少說話多休息。”明若囑咐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蘇三夫人應下。

半個時辰後,阿鳶被將軍府的嬤嬤接了來:“主子。”

“我帶你去看一下產婦。”明若帶著阿鳶去了產房。

先交代了接下來幾天需要打的消炎針,和什麼情況下需要打止痛針。然後,又教阿鳶如何按壓宮底排惡露。

“三個時辰之後就要開始,每天兩次,按兩天就可以了。”明若一邊寫病曆一邊交代。

“可是,將軍夫人肚子上不是有傷口嗎?這麼按真的沒關係嗎?”阿鳶有些擔心。

“按照我剛纔示範的位置和力度就冇有問題,不過,按壓的時候會很疼,夫人需要忍耐。”

“好,我會堅持住的。”將軍夫人生產時疼得夠嗆,覺得自己忍痛功力大增。

“那夫人好好休養,我過幾天再來看你。”明若安排好後續治療便告辭了。

“多謝王妃出手相救。”將軍夫人連忙道謝。

“夫人不必客氣。”明若走產房,找夫君一起回家。

英武將軍將二人送出府外,並再三道謝。

明若一上馬車,就像被人拆了骨頭一般攤到軟塌上。

司皓宸將人撈進懷裡,緊緊擁住:“婦人產子太凶險了。”

司皓宸看著一盆盆的血水往外端,最後又將肚子割開才取出孩子……隻要想到這種可怕的情況,有可能會出現在明若身上,整個人就不寒而栗。

“婦人產子確實不容易。”明若又接著道,“不過,出現這種情況,與她孕期飲食不節製,胎兒太大。還有,活動得少有關係。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腦中不斷權衡——到底是該著緊培養幾個得力的穩婆和大夫,還是乾脆不要生孩子。

明若看司皓宸一臉凝重眉頭皺得死緊,估計是被英武將軍夫人產子的陣仗嚇到了。

伸出手指輕輕撫平他眉間的摺痕:“你現在擔心這個還太早。”

“母親就是因為生產落下病根,身體才每況愈下的。”司皓宸沉聲道。

“我可是小神醫,況且,現在八字還冇一撇呢……”明若尖尖的下巴磕在司皓宸肩頭,“你要怎樣才能安心一些?”

司皓宸抬手覆上明若的背:“你先帶些得用的穩婆出來,最好能跟你一樣。”

“臣妾做不到!”想要跟自己一樣的大夫,就是現在開始克隆,也來不及。

第二天,巳時剛過,明若和司皓宸就裝扮起來,準備去皇宮參加太後的壽宴。

明若選了套青色灑金牡丹宮裝,綰了雲頂髻,戴了一副雲妝樓限量款的紫水晶頭麵。

雲親王殿下也從衣箱中翻出一件青色蟒袍穿上,末了還囑咐董嬤嬤,以後王妃做什麼顏色的衣裳,同樣的料子,都給他做一件。

明若故意使壞:“我明天就做一身粉色的衣裙。”

“那本王也做一件粉色的袍子。”這壞丫頭根本不喜歡粉色,幾乎就冇穿過粉色的衣裳。(雲親王深吸一口氣:來啊,互相傷害啊!本王奉陪到底!)

“哈哈哈。”明若想了一下,自家夫君顏值在線,就算穿一件粉色的袍子,應該也很俊美。

兩人進宮後,先去坤泰殿給太上皇請安。明若拿出一瓶改良過的‘駐顏丹’,送給太上皇。

太上皇打開瓷瓶的蓋子,就聞到一陣清冽柑橘香氣。太上皇倒出一顆藥丸塞進嘴裡。除了清雅的香氣,還有淡淡的甜味,還挺好吃的。太上皇又倒出一顆,就要往嘴裡塞。

司皓宸也是無語:“不是說了半年吃一顆,補過頭當心爆了五臟六腑。”

“你咒死孤,就冇人護著你了!”太上皇冇好氣道。

“我是好意提醒!”司皓宸翻了個白眼。

“太上皇,王爺說的對,藥可不敢亂吃。”海公公連忙去接太上皇手中的瓷瓶。

“孤自己收著。”太上皇把瓷瓶揣進袖袋,然後把倒出來的丹藥丟給海公公,“這顆賞你了,跑幾步就呼哧帶喘的,給孤丟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