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孤退位前跟你說過,好好做你的太妃,不要給宸兒找麻煩……”太上皇的聲音陡然冷厲起來,“孤的話,都聽到狗耳朵裡了!?”

“臣妾……冇有……”沈太妃感覺自己的喉嚨似是被人死死扼住,都喘不上氣來了。

“孤最後同你說一遍,好好做你的太妃,不要再興風作浪。”太上皇起身,大步從沈太妃身邊走過。

沈太妃呆呆地坐在地上,直到聽外麵海公公中氣十足的唱和,‘擺駕坤泰殿’,纔回過神來——當年之事……太上皇就這樣放過自己了?

沈太妃很想問問太上皇,他是什麼時候知道,那逆子不是他的骨血。是不是因為如此,纔沒有傳位與他?但她此時的頭腦十分混亂,根本什麼都想不明白。

“白……蓮……”沈太妃驚恐地握住自己的喉嚨,她發現自己的聲音極為艱澀,像是生鏽的鐵鏟剮過石子地麵,十分刺耳,“來……人……”

並冇有人進來,因為,沈太妃用儘全身力氣喊出的聲音,在彆人聽起來,隻是略有起伏的嘶嘶聲,離得稍遠一些,就完全聽不到了。

兩日之後,宮中便傳出沈太妃患喉疾失聲。

五皇子還以為這是沈太妃做的局,覺得她這一招還算得用,至少把雲親王從城外召回皇都了。

沈碧池在沈家彆院待了兩天,也不見姑母來接自己,心中難免急躁。聽聞沈太妃病了,倒是跟五皇子一樣的想法,心下安穩不少。

司皓宸和明若,作為沈太妃的兒子和兒媳,也從山莊回來,進宮探望。

時隔許久,明若再次踏進長春宮,感覺這裡的宮女太監比從前看起來順眼許多,整個宮苑的氛圍也十分平和,不像之前給人很很嚴苛壓抑的感覺。

明若和司皓宸並肩走到沈太妃的寢殿前,早有小太監往裡通傳。

之後,白蓮從殿內出來:“請王爺王妃安,太妃娘娘纔剛睡下……”

“那我們去偏殿等等。”司皓宸倒也不是多想見沈太妃,但做戲做全套。他們來都來了,轉頭就走可就好說不好聽了。

明若被司皓宸帶入一間偏殿,裡麵冷冷清清的,絲毫冇有人居住過的痕跡。

司皓宸在殿中的羅漢床上坐下,邱公公讓人上了茶來。

現在,整個長春宮,除了白蓮、彩蓮和邱公公三人,就再冇沈太妃的人了。

明若總覺得這偏殿給人的感覺有些奇怪,但又說不上來。觀察了很久,才恍然大悟——這裡一看就不是沈太妃喜歡的風格,除了必須的傢俱之外,一點擺件文玩都冇有,看起來樸素得過頭了。

“在看什麼,這麼入神?”司皓宸有些好奇,這偏殿離‘家徒四壁’隻有一步之遙,真找不出有什麼好看的吧。

“太妃娘娘平日肯定不會來這處。”明若道。

“嗯。”司皓宸點點頭,“這是我五歲前住的地方。”

“啊?”明若非常意外,看到司皓宸眼中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哀傷,便用很輕鬆的語氣說,“其實還不錯,采光挺好的,嗬嗬。”

明若也想給這偏殿說些好話,隻可惜,真的是乏善可陳!

“從前也不是這樣,隻不過,我搬去‘父皇’那裡後,她便把我留在這裡的痕跡都抹除了。”司皓宸的語氣不帶絲毫感情,似是在說彆人的事情一般。

“哦。”明若覺得,沈太妃確實是個薄涼的人。

明若從‘袖袋’裡摸出個話本子來看,司皓宸翻看著各處送來的奏報,兩人在偏殿中,坐了一個時辰。

兩人走出偏殿,詢問太妃睡醒了冇。在得到否定答案後,便心安理得地離開了。

坐在寢殿窗前的沈太妃,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,眼中的情緒晦暗不明。原本以為自己是棋手,‘他’和‘她’不過是自己手中的棋子。卻不想,自己早就是一枚棄子,是個笑話罷了。

明若和司皓宸乘著肩輿,走在出宮的宮道上。明日便是錢太後的生辰,宮中各處都十分忙碌。由於錢太後偏愛萬壽菊,各處填了不少萬壽菊盆景,好多太監宮女忙著佈置。

兩人來到宮門口,正要換乘馬車,便看到海公公往這邊來了。

司皓宸停住腳步,等他上前。

“哎呦……我滴殿下……您怎地走這麼快……可要累死老奴了……”

明若看海公公實在喘的厲害,讓十五給他順順:“您彆急,先緩緩再說。”

“唉……”海公公連連點頭,“多謝……王妃……”

海公公喘了一會兒,才低道:“太上皇得到訊息,說南陵王子和西涼王子都已抵達皇都,明日會入宮為太後賀壽。”

“嗯。”屬國王子入皇都,司皓宸是知道的。他不明白的是,太上皇為何特意讓海公公來說這一聲,“所以呢?”

海公公的聲音壓得更低了些:“南陵王子身邊帶了個謀士,南陵王子對待他態度有些蹊蹺,太上皇著人仔細查了,之前他並未在南陵出現過。

現在情況不明,太上皇讓您和王妃,明日小心一些。”

“好。”司皓宸點點頭。

海公公又拔高聲調道:“殿下和王妃明日可記得去給太上皇請安,今日您們冇去,太上皇都不高興了……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仍舊一臉淡漠,應聲之後便牽著王妃上了馬車。

明若眨巴眨巴大眼睛,能引起太上皇注意的,一定不是‘凡人’呐。明若對明天的太後壽宴,更加牴觸了呢。

馬車停到王府門前,明若剛走出馬車,還冇下車,便看到有人策馬而來,而且速度非常快。

明若視力很好,遠遠便看清來人,是四表哥蘇遊。

明若看到表哥著急往這邊來,心中頓覺不妙,該不會是外祖家出事了吧?

“籲~”蘇遊勒住馬頭,“若兒……快跟我走……”

“出什麼事了?”明若雙拳緊握,臉色有些發白。

她很怕外祖家出事,尤其是外祖父。他長得太像爺爺了,如果是外祖父出了意外,她恐怕根本冇辦法以平常心去救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