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哎呦,明若都對自己這八皇姐刮目相看了,這賄賂人的手法有些別緻啊!再看這呼呼啦啦一票人,應該都是三皇子派來,伺(監)候(視)她的。

“在下不擅長千金科,胎兒還不足四個月,實在診不出來,平王妃還是另請高明吧。”明若一臉歉意的拱拱手。

雖然,這塊琥珀還不錯,但明若並不想蹚平王府這渾水。

顏明玉很相信明大夫的醫術,見他這麼說,心下涼了半截——明大夫應該不是看不出,而是……自己懷了女胎,他不好直說。

“咳。”顏明玉輕咳一聲,“那大概到什麼月份,明大夫才能診出來?”

“再過兩三個月吧。”明若道。

“那好,再過兩個月,本王妃再來。”顏明玉又道,“那本王妃用不用吃些安胎的藥丸或者湯藥之類?”

“平王妃胎象很穩,不必吃藥。”明若隻想快些將他們打發走,一堆人都杵在這裡,都影響藥堂的生意了,“平王妃要是想補補身子,在下可以給您寫幾個藥膳方子。”

“那就有勞明大夫了。”顏明玉點點頭。

明若提筆寫了三個藥膳方子,隨手放在脈枕上,推到顏明玉麵前。

顏明玉隻拿了方子,又交代隨行婢女付了診金,便帶著一眾仆從離開了。

看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走了,老沈才鬆了口氣:“至於搞這麼大陣仗嘛……”

“平王府一向都是這個做派,你又不是頭一遭見識。”明若從脈枕下取出那顆琥珀仔細端詳,晶瑩剔透的暖金裡,包裹著一株特彆小的花草,看起來十分靈動可愛。

“哎?”老沈有些好奇地湊上來,“這琥珀裡有朵花,至少也值幾萬兩銀子呢。”

“哦。”這樣品相的琥珀,在前世也很值錢的。

老沈壓低聲音道:“師傅,您真冇診出平王妃肚子裡是男是女?”

“一般胎兒幾個月,你能診出男女來?”如果冇有醫療係統幫忙,以明若診脈的功夫,真夠嗆能診出胎兒性彆。

“至少也要五個月吧。”老沈撓後腦勺,“不過,也隻是推測,並不能百分百準確。”

“那你還問為師。”明若翻了個白眼。

“您是師傅嘛,徒弟哪能跟您比。”老沈笑得賊兮兮的,“而且,我覺得您一定是診出來什麼了。”

“嗯。”明若點點頭。

雖然不是診脈診出來的,但醫療係統還真分析出了,顏明玉腹中胎兒的性彆。

“是什麼?”老沈很是好奇。

“千金。”明若攤攤手。

“艾瑪,那平王妃今日這排場可白擺了……”老沈小聲嘀咕。

之後,明若又看了兩個病人,正打算回後宅休息。就見朱老爺攜妻帶子地來了。

“明大夫好呀。”朱老爺一見明若,便笑得合不攏嘴,“托明大夫的福,朱某終於得了兒子。”

“恭喜朱老爺。”明若衝朱老爺拱拱手。

“還請明大夫看看我夫人,自從生產之後,她精神就不大好。”朱老爺將大胖兒子交給乳母,扶著朱夫人在診台旁坐下。

明若給朱夫人診了脈:“朱夫人年齡有些大,恢複起來會稍微慢些,吃一段日子湯藥,調理一下就好了。”

“好,明大夫請開藥吧。”朱夫人點點頭。

“從脈象上看朱夫人憂思過重,要放寬心纔好。”明若將藥方遞給南星,讓他去抓藥。

“夫人為何煩憂啊?”朱老爺柔聲詢問。

“我是擔心鐘誠,他去賑災一走就是幾個月。彆人都回來了,隻有他遲遲不歸……”朱夫人歎氣道。

“鐘誠前兒不是還讓元福捎信回來,說一切都好,再有個把月就回來嗎?”朱老爺寬慰道。

“你還不知道他,每回都是報喜不報憂……”

“你就彆擔心了,元福不是說了,自從雲親王殿下去了潯州,賑災的事都很順利,現在就等皇上指派了新太守,他就能回來。”朱老爺又壓低聲音道,“其實,在外麵也未必不好……據說,禦史台派去潯州查案的中丞,都被皇上申斥了……”

“啊……”朱夫人也終於想通了些,“隻要人好好的就行,大不了這官不做也罷。”

“夫人所言極是,鐘誠那麼聰明,就算不做官,也會有彆的作為。”朱老爺話鋒一轉,“明大夫,您上次介紹的茶磚生意,可是幫了朱某大忙。朱某想請明大夫去蘩樓用個便飯,不知可否賞光。”

“朱老爺不必客氣,剛好那位朋友想同北池做茶磚買賣,你們也算是互利,在下也冇做什麼的。”明若可不敢跟朱老爺去吃飯,她可搞不定自家那醋罈子夫君。

“哈哈,那就下次。”朱老爺在商場摸爬了半輩子,很會察言觀色。

送走朱老爺夫婦,明若直接回了後宅。有些日子不上班,坐診半天還挺累的。

司皓宸放下手中奏報,抬頭看向探個小腦袋進來的媳婦:“怎麼不進來?”

“怕打擾到王爺唄。”明若晃晃悠悠走進書房,往司皓宸旁邊擠了擠,想跟他坐同一張椅子。

奈何雲親王殿下坐得穩如泰山,紋絲不動。

明若正要拉把椅子過來,司皓宸將媳婦抱起來放在腿上,戳了戳她的腦門:“連自己的位置都找不對,蠢得你!”

“你才蠢,你全家都蠢!”明若將某親王的臉頰都扯變形了。

某親王隨媳婦上下其手,還欣然點點頭:“嗯,我全家都蠢……”

“唉?”明若終於琢磨過味兒來,“除了我!”

“不除!”司皓宸把明若的小爪子握在手裡,“找為夫什麼事兒?”

“哦。”明若拍了下腦門,差點誤了正事,“我下在顏明玉身上的‘一夢經年’被人解了,她一定是找到了很厲害的毒師。你查一下,她最近半年與什麼人接觸。她的毒不是一下解掉的,至少調理了幾個月,應該不難查。”

“好。”司皓宸點點頭,從暗衛最近回傳的訊息看。最近幾個月,無論平王府還是禮王府都招攬了不少人。皇都也湧入不少勢力,現在各方按兵不動,很像是暴風雨前,帶著高壓的寧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