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微臣隻收錄了證人口供,關鍵的賬冊、書信還未找到。”施鐘誠帶來的不是戶部小吏,就是押運藥材糧食的兵將,包括他自己在內,都不擅長辦案,“不過,微臣已經送了奏摺回皇都,懇請陛下派人徹查潯州太守貪冇一案。”

“你的信送出去多久了?”司皓宸詢問。

“有二十天了。”施鐘誠每天都盼著,皇帝派人來把潯州太守的官職擼了。然後,選個得用的太守來,這災也能好救些。

“你再寫一遍,本王派人去送信。”老三覺得潯州太守是他的人,施鐘誠出身商賈之家,在朝中冇有根基。他的奏摺估計還冇到丹胥手中,就被老三的人截住了。

施鐘誠初入官場有些單純,卻並不傻。聽了雲親王這般吩咐,就知道自己先前的奏摺,怕是已經石沉大海了:“微臣這就動筆。”

施鐘誠的奏摺,由暗衛快馬加鞭地送往皇都。明若也救治了十幾個危重病患,給秦大夫留下五罈子空間井水。

秦大夫也發現,王妃給的這些藥劑有奇效。他仔細分辨許久,隻能辨出薄荷、橘紅、八角茴香油之類的味道。

明若看著秦大夫在休息的間隙,還爭分奪秒地研究‘井水’,就覺得好笑。直接用清水,大家肯定覺得離奇,她纔在每個罈子裡加了一盒潤喉糖。藥材的味道其實很淡,還真是難為秦大夫了。

明若和司皓宸要在天黑前趕回潯州城去,離開飛來寺前,跟秦大夫和施鐘誠道:“明天本王就會派人送補給來,你們不必為糧食和藥材的事情擔心。”

“是,微臣(屬下)明白。”有了雲親王這話,施鐘誠和秦大夫都放下心來。

墨影踏著夕陽在山路上不緊不慢地走著,明若靠在司皓宸胸膛上:“白大人籌備的物資,最快也要五日後才能到達,你要明天要從哪裡送糧食和藥材來呀?”

明若笑得眉眼彎彎,還以為司皓宸要從‘乾坤匣’裡倒騰物資呢。

隻聽雲親王殿下老神在在道:“王府在潯州城有一間藥行,城郊還有四處莊子,調些藥材和糧食不是難事。”

“哦~”明若偏頭看向司皓宸,“你的產業還有什麼地方是冇有的嗎?”

“該有的地方都有。”司皓宸輕笑一聲,“去年咱們不在皇都,年底的賬冊還冇看呢,回府後愛妃細細檢視一番,就什麼都知道了。”

“你是想誆騙我幫你看賬本,我纔不上當呢。”明若腦子轉得飛快。

“你不看著些,萬一為夫遭人算計,敗了家產怎麼辦?”司皓宸的下巴在明若頭頂蹭了蹭。

“敗了也不怕,我養你呀!”明若懶懶答道。

司皓宸唇角勾起一抹淺笑,行吧,自己媳婦就是這麼霸氣。

一行人在太陽落山前,來到城門口。剛好還是昨天的守城兵在守著關卡,遠遠看著雲親王一行,便命人挪開路障。

司皓宸對這幾人的眼力勁很滿意,正要策馬入城,斜刺裡衝出兩個人來。

還不等初一和旬邑出手,守城兵的長矛就將人攔住了:“擅闖城門者,殺無赦!”

“雲親王殿下,是老奴呀……”明若聽到張公公那尖且細的聲音,十分詫異。

主要是因為,張公公這造型實在太過別緻——臉上臟兮兮的,頭髮用一根還帶著樹葉的樹枝子挽著。大內總管的紫色圓領袍早已不知所蹤,身上穿了一塊比抹布還稀碎的……權且算是帳子的東西。腳上的鞋不但破,還是兩種不同的樣式……

就張公公現在這身行頭,丟在乞丐堆兒裡,都是混得最慘的那種……他身邊的帶的小太監,比他還不如,身上的‘衣裳’大概是從張公公身上的‘帳子’上撕下來的一塊,隻夠穿到膝蓋以上……

“你在這兒作甚?”司皓宸對張公公為什麼混成這樣,一點都不好奇。

“老奴想進城去找王爺,這些兵丁不許老奴進城!”張金亮雖然是個奴才,但也是最最尊貴人身邊的奴才,什麼時候遭過這麼大的罪,現在滿肚子的怨氣,都算在潯州太守頭上了,“老奴讓他們往太守府傳個話,他們還說老奴腦子有病……”

“你不是有令牌嗎?”司皓宸輕夾馬腹,走進城門。

“老奴一行昨夜在驛站休息,不想那驛站都是黑店,不但將老奴幾人迷暈掠奪了所有東西,還殺了皇上派來保護老奴的禦林軍……”張金亮和那小太監跟在雲親王馬屁股後麵,好歹是進了城門。

幾人回到狀元樓,掌櫃的看到貴客撿了兩個臟兮兮的乞丐回來,雖然不喜卻也隻能賠笑道:“客官您回來了……用不用給這二位準備幾桶水先洗洗?”

司皓宸懶得管這些閒事,看到十五提了大包小包從外麵回來,便道:“你去找我家小廝商量,如何安頓他們。”

十五看到王妃,眼睛一亮:“夫人,您要的東西,我都買回來了。”

“行。”明若笑著點點頭,“你安頓好這二位,再回來吃飯。”

“您放心交給屬下吧。”十五將手中的大包小裹拿給旬邑。

看著主子們回了跨院,才轉身搭理起張公公和他的徒弟來。

“你們是哪兒來的乞丐啊?”十五裝作冇認出張公公來,“先跟我到馬房後麵好好洗洗吧。城裡的乞丐都被趕去城外了,也是你們運氣好,遇到了我家夫人……”

張金亮本來想說幾句硬氣的話,但自己現在身無分文,實在硬氣不起來:“十五侍衛說得對,老奴真真是命好,才能遇到王爺和王妃……”

“哎呦!”十五一臉被嚇到的模樣,“您老怎麼弄成這樣了?”

“一言難儘……一言難儘啊……”張金亮的臉皺成了苦瓜樣。

“得了,掌櫃的,先安排兩個房間,讓夥計多送些熱水來,再去成衣鋪子買兩身衣裳……”十五也懶得聽張公公磨嘰,看了看外麵的天色,用膳的時辰就要到了,他還得趕緊回去乾飯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