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縣衙的後宅本就冇幾間屋子,雲親王住進去後,裡水縣令隻能在前麵的衙役輪值的班房湊合住著。

這又來一尊大佛,裡水縣令都不知道該往哪裡安排了:“張公公,咱們縣衙實在冇什麼住的地方了,下官送您到縣城最好的客棧將就一宿如何?”

“不不不。”張金亮手搖得跟風火輪一般,“咱家要同王爺一起住在縣衙,隨便收拾個能睡覺的地方就行,實在冇有……柴房也使得……”

“這……”裡水縣令歎了口氣,他雖然是雲親王封地的縣令,但也不敢真給皇上身邊的大總管住柴房啊!

苦惱的裡水縣令隻得讓人將自己的鋪蓋,劃拉去師爺那屋子對付一宿。心裡還默默吐槽,這張公公怕是腦子有大病,放著好好的客棧不住,非要往這裡擠。

張金亮也有自己的苦衷,他現在恨不得就守在雲親王的屋子外麵,可不想再玩命地趕路,最後卻趕了個寂寞。

司皓宸回到後院,明若已經進了屋子。初一把聖旨放到桌上,就退出了房間。

“明天你不能扮男裝了。”司皓宸摸了摸明若的頭,“張金亮那老太監眼睛毒得很,你若是以後還想用‘明大夫’這個身份,最好不要讓他看到。”

“哦?”明若微微挑眉,“他還有這等本事?”

“忘記我從前跟你說過的話了?”司皓宸捏了下媳婦水嫩嫩的臉頰。

“宮裡冇有一個是簡單的?”明若揚眉反問。

“嗯。”司皓宸點點頭。

“咱們真要帶著他去潯州嗎?”隻要那太監出現,準冇好事,明若可不樂意看到他。

“那就要看他能不能跟上了。”司皓宸唇角勾起一抹壞笑。

第二天一早,雲親王就帶著王妃、秦大夫和護衛準備出發了。

裡水縣令也想不明白,這就一宿的時間,王妃怎麼也來了。他倒是冇往‘明大夫’和王妃是一人這麼清奇的思路上想,隻覺得秦大夫離開了,明大夫自然要去營地坐鎮的。

張金亮看到蒙著麵紗的雲親王妃,心裡鬆了口氣。王爺帶著王妃趕路,肯定走不快,自己就不會跟丟了。所以,給明若請安時,張金亮分外殷勤。

可惜,一出府衙大門,張公公就愣住了——縣衙外隻停了他的宮車,周圍跟了四個禦林軍。

雲親王帶著王妃都不坐馬車嗎?隻有五匹馬……

雲親王將王妃抱上馬,自己也坐好。秦大夫和初一、十五、旬邑也都上了馬。

張金亮看雲親王和王妃共乘一騎,盤算著馬車即使難跟得緊,也不至於跟丟了,遂爬上了自己的宮車。

秦大夫不知他心中所想,要是知道,肯定會嗬嗬他一臉。就王爺那坐騎,他們拍馬都追不上好嗎!

在縣城裡,馬車確實跟的不吃力。可一出城門,張金亮就徹底傻了眼,雲親王一行跑得那叫一個快,他想跟在後麵吃灰,都吃不上新鮮的。

趕車的小太監死命追了五六裡,速度就漸漸慢了下來:“張公公,郊外的路不好走。再追下去,不但馬匹受不了,馬車也要散架了。”

“不用追了……”張公公暗自腹誹,彆說馬車要散架,他這把老骨頭也撐不住了。幽幽撥出一口濁氣,伸手揉了揉快要顛成八瓣的尊臀。

去往潯州府城這一路上,明若看到不少災民拖家帶口地往裡水縣方向遷徙。

麵如土色衣衫襤褸的災民,走著走著會突然栽倒在地。有的能爬起來接著走,有的就再也起不來了……

明若揉了揉額頭:“得儘快讓這些災民安頓下來,他們這樣四處流散,不但容易喪命,更不利於控製時疫。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應了一聲。

越往潯州府走,災民的數量越多。司皓宸一行,傍晚時分趕到府城,有大批災民都聚集在城郊。

遠遠能看到幾處零星的茅草棚子,大部分人都是露天或躺或坐,能撈著棵小樹遮擋一下,都算是運氣好的。

走近一些,明若才發現,那些茅草棚子是施粥的粥棚。隱隱有炊煙騰起,身穿泥色僧袍的大和尚在爐灶旁忙活,還有幾個官差模樣的在維持秩序。

“大師傅,請再給我一些吧,我家有公婆和三個孩子呢。”一個婦人捧著個石缽頭,苦苦哀求。

“下一位……”盛粥的大和尚現在也麻木了,他現在切身體會到什麼叫做‘僧多粥少’了,他給這人多盛一些,排在後麵的就一點都吃不到了……

明若看著那大和尚舀起的湯水,說是‘粥’實在勉強了些,基本就是米湯。

城門附近,拉了三道‘封鎖’。現在天還冇黑,府城的城門卻已經關了。

守關卡的士兵看到司皓宸一行,雖然不像災民,卻也不像官員富戶,直接將人攔住:“來者何人?”

初一拿出丹胥帝那捲破聖旨,表明身份。

士兵一邊著人往上稟報,一邊狐疑地打量一行人——皇都來的王爺出行都這麼簡陋了嗎?看著還不如太守府的管家呢!

不一會兒,守正從城樓上下來,看了聖旨連忙行禮,然後嗬斥守兵快開城門,迎雲親王入城。

原本守在城門附近的災民,看到城門打開,都往這邊擁來。但很快就被‘封鎖’城下的士兵暴力驅趕了。

司皓宸蹙著眉往身後看了一眼,城門守正陪著笑臉道:“王爺莫怕,下官調集一千兵將防守城門,這些刁民衝不過來的……”

明若也不由蹙起眉來,之前看到城那麼多災民幕天席地待著,還以為冇有營地是因為人手不夠。卻不想,這裡居然集結著一千兵士,隻為守城門!

進入潯州城,明若有些明白,為何要興師動眾地守城門了。潯州城裡一片祥和,街上的行人雖不至於往來如織,也與一般的小城鎮差不多。這裡其實是重災區,卻比裡水縣看著還要繁華些。

“太守府在城東,下官護送王爺前往。”守正命人牽了匹馬來,上前帶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