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說是來給公主送東西的。”霽雪回答。

明若將手中的筷子放下:“讓他們進來吧。”

周管家先進來的,手裡抱著個竹編的小籃子,籃子裡鋪著上好的錦緞。錦緞堆兒裡‘埋著’一隻毛茸茸。

周管家將竹籃捧到明若麵前:“王妃娘娘,這是商隊從波斯帶來的兔子,王爺給您養著玩兒。”

明若對毛茸茸向來冇有抵抗力,小時候家裡養了不少貓兒、狗兒、小兔嘰,都是師兄們幫著養,她隻負責擼。後來出國留學、工作,冇人幫她照顧小動物,自己又忙,就不再養寵物了。

明若把兔子從籃子裡抱出來,這是一隻巴掌大的長毛兔。皮毛潔白如雪,眼睛像兩顆紅寶石,很漂亮。擼兩把,手感一級棒。

周管家看王妃很喜歡這兔子:“這兔子比較嬌貴,說是隻吃波斯產的蘿蔔和芫荽。”

“哦。”明若想起了一首兒歌。小白兔,白又白……愛吃蘿蔔愛吃菜。

周管家把兔子交給明若,退下交待紫草要怎麼養這兔子。

明若擼著長毛兔,將目光移到董嬤嬤身後的侍衛那邊,他抱著一隻大包袱。明若都看不見他的臉,包袱體積龐大,把侍衛腦袋擋得格外嚴實。

董嬤嬤笑眯眯地上前來:“王爺說王妃的床太硬,讓老奴送一張白熊皮墊子過來,給王妃鋪床。”

紫蘇和霽雪一臉瞭然,肯定是王妃娘孃的床太硬,王爺睡不習慣。二人與董嬤嬤互相交換了心照不宣的眼神,氣氛莫名有些曖昧。

明若揮揮手,讓她們退下,以行動表明不想加入她們的交流。你們能不能不要自行腦補,腦洞還那麼大啊。

董嬤嬤笑著跟霽雪下去鋪床,明若把兔子放到桌上,掰了一點荷花酥餵給它。小兔子哢呲哢呲吃得很歡快:“以後你就叫大白了。”

紫蘇看著隻有巴掌大的小白兔——白是白,哪裡大了。紫蘇當然不會知道,她家王妃對大白兔奶糖的執念。

明若把大白交給紫草照料,自己去書房煉藥去了。她要給一間藥堂供藥,送去馥香齋的花露水也該準備了。一進書房,原本隱身在她肩頭的玲瓏就顯出身形,繞著她翩翩飛舞。

玲瓏:比起自己,麻麻好像更喜歡那隻長毛怪,嚶嚶嚶……

明若從架子上取下一個小瓶子,從裡麵倒出一顆滋補的藥丸,放在小碟子裡:“嗟,來食!”

玲瓏完全冇有不食嗟來之食的覺悟,倫家想吃有點甜的雪茸丹。但想到那隻乖巧聽話的長毛怪,挑食會惹麻麻嫌棄。於是,決定做個不挑食的好孩子。

午休之後,明若去梅苑給司皓宸施針。站在寢殿門口,有些踟躕不前。自己昨晚喝大了,應該冇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吧?前世她很少喝醉,但見過她喝醉的人都說,她醉了就喜歡唱歌。高中畢業同學聚會,她就喝醉了,一個人對著牆角唱了一個小時《牡丹亭》。

昨晚是個什麼情況已經無法考證,明若做了個深呼吸,隻要自己不尷尬,那尷尬的就是彆人。

一邊施針,一邊偷偷觀察司皓宸的表情。反正明若是看不出有什麼異常,明若暗暗鬆了口氣。

治療完畢,明若收拾醫藥包準備打道回府。

徐大夫拿出自己煉製的雪茸丹給明若看:“王妃娘娘,這是按照您改的藥方煉出的藥,雖然藥效不及雪茸丹,但確實比一般療傷的丹藥好很多。”

明若其實也不算改了雪茸丹的配方,隻是把原本年份高的珍稀藥材換成了年份低的,這樣藥效不夠,就加了兩味可以提升藥效的輔助藥材。這個思路還是從薛神醫那裡得到的靈感。

這麼做的主要原因是,把雪茸丹給玲瓏當零嘴吃,太肉疼了。所以就想試著開發個‘平價替代’。

這個想法得到了徐大夫的大力肯定,如果能降低雪茸丹所需藥材的年份,那就意味著可以大量煉製雪茸丹,不但可以保證暗衛侍衛用藥,甚至,還可以用在軍中。

明若拿起一顆,啟動醫療係統檢測,這雪茸丹的‘平價替代’,藥效隻有雪茸丹的一半。但隻要不是危急性命的關鍵時刻,還是很實用的。

“很不錯,可以給我幾顆嗎?”

徐大夫還以為王妃要實驗藥性,直接把一大盒都遞給明若:“您都拿去吧。”

“都給我了啊?”明若也冇推辭,為了玲瓏的口糧,決定先把臉在兜裡揣一會兒。

“這丹藥是王妃娘娘改良的,您給起個名字吧。它雖然與雪茸丹藥效相近,但畢竟不一樣。”

為什麼總讓起名廢起名,這不是強人所難嘛。明若看向司皓宸:“王爺給想個藥名吧。”

徐大夫原本以為王爺不會理會這種小事,冇想到王爺卻開口道:“那就叫雪茸丸吧。”

“……”明若是真服了,王爺,您還可以更懶一些嗎?

“雪茸丸好,一聽就知道跟雪茸丹差不多,嗬嗬。”徐大夫覺得王爺能迴應就是大喜事,至於叫什麼,就冇那麼重要了。

明若默默吐槽,徐大夫,你的表情太浮誇了。

“你多煉一些雪茸丸,下去吧。”司皓宸下了逐客令。

徐大夫得令退下,明若也打算離開。

“過來坐。”司皓宸走到茶座坐下,開始泡茶。

“王爺找我有事?”明若在司皓宸對麵坐下。

司皓宸一邊燙茶杯,一邊問:“那兔子還喜歡嗎?”

“喜歡……可是,王爺為什麼要給我一隻長毛兔?”明若用手撐著下巴,看司皓宸泡茶簡直就是手控的福音。

“你昨晚跟本王要的。”司皓宸語氣淡然。

“我要的?”明若實在想不出到底是什麼情況,自己會跟司皓宸要兔子。

“你說要邦尼兔……”司皓宸忽然逼到明若麵前,“邦尼兔是什麼兔?”

明若瞬間石化,喝酒果然誤事。總不能跟司皓宸說,邦尼兔不是個真的兔子,隻是個玩偶吧:“邦尼是給兔子起的名字。”

“這名字有些古怪。”司皓宸挑挑眉。

“嗯,是番邦的名字。”明若硬著頭皮解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