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那領頭的漢子看起來三十多歲,長得倒是挺憨厚。帶著兩個小夥計,跟在蘇管家身後。神色雖然有些緊張,但也不算慌亂。

蘇管家上前回稟:“大將軍,夫人,朱掌櫃帶來了。”

“小的朱長貴見過大將軍,見過夫人。”朱長貴直接跪到地上,“早起夫人去鋪子裡訂了十個鹵蹄髈,咱們一鹵好就馬上送過來了,十個蹄髈稱了二十九斤零七兩。由於是現出鍋的,難免會帶些湯水,小的就算了二十八斤,銀子也是按二十八斤算的。

小的知道是往將軍府送,怕出差錯稱了兩遍。”

此時,蘇大將軍已經知道這鹵肉有問題,便問:“這肉是你親自鹵的?”

“小店的鹵味一是有老湯,再就是祖傳的料包。每鍋鹵汁都是小的親手調配,不過,添柴撇湯之類,是店裡夥計做的。”朱掌櫃一五一十回話。

明若單看這掌櫃的表現,倒像是個老實人。

蘇大將軍給管家使了個眼色,蘇管家一揮手,兩個小廝抬著一大盆色澤棗紅,油光鋥亮的大蹄髈上來:“這是你送來的鹵蹄髈,你挑一個吃吧。”

“這……”朱掌櫃此時才覺得有些不對,就算他送來的蹄髈不夠斤兩,這種小事大將軍也不會親自過問吧。

難道是……朱掌櫃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,但這蹄髈是他親手鹵的,也是他親自送來的……朱掌櫃對自己鋪子的吃食很有信心,直接拿了最上麵的一個大蹄髈,一口咬下去——皮酥肉爛,滿口油香。

細細品味,似乎比平時還要香些。他想著,平時都是賣到最後剩下的,他纔拿家去吃。這是剛出鍋還熱乎的,味道更好些也正常。

朱掌櫃吃了幾大口,抬頭看向蘇大將軍:“大將軍,小的是得都吃完嗎?”這蹄髈雖然好吃,但他也吃不下一整個。

蘇大將軍看嚮明若,明若搖搖頭,初步斷定鹵蹄髈裡的‘料’,不是朱掌櫃加的。

“實不相瞞,你這鹵肉裡加了阿芙蓉淬鍊的藥,隻要吃上一兩次,就會上癮。長期吃下去,身體就會徹底垮掉。”明若幽幽開口。

“還請大將軍明察,小的斷不敢做這種事的……”朱掌櫃聽‘阿芙蓉’心中就有些慌,他新娶的媳婦,早前就說,往鹵料裡加些阿芙蓉的殼子,鹵出的肉食會更香,肯定能賺更多錢。

他便跟相熟的大夫打聽了下,大夫說阿芙蓉的殼子雖然不及阿芙蓉毒性大,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之後,他媳婦又說了一次,朱掌櫃覺得鋪子的生意本也不錯,實在冇必要做這等損陰德的事情,就冇答應,媳婦也冇再說過。

“既然你讓本將軍明察,本將軍就著人調查。你那鹵味是老湯,應該也不難查。”蘇大將軍也看出來,朱長貴聽到‘阿芙蓉’有一瞬愣怔。不知彆人如何,反正他是不知道‘阿芙蓉’是什麼。

蘇大將軍話鋒一轉,“你可知謀害本將是什麼罪?”

朱掌櫃臉色一白,結結巴巴道:“小……小的……不知……”

“按照東桓律例,謀害戍邊大將等同投敵叛國,乃是十惡不赦的大罪。‘叛國者’不管主犯、從犯,一律淩遲處死,祖、父、子、孫、兄弟及同居者,年滿十六者一併處斬。”蘇大將軍沉聲道。

朱掌櫃聽到這判罰,腦袋嗡地一聲,連忙磕頭:“小的惶恐,還請大將軍聽小的說幾句,這線索要能保住家中老小的命,小的死了,也念大將軍的恩情……”

朱掌櫃就把媳婦說,要往鹵料裡加‘阿芙蓉’的事情,跟蘇大將軍一五一十說了一遍:“小的隻怕是她一時糊塗,往送來將軍府的鹵肉裡加了‘阿芙蓉’,還請大將軍明察呐!”

“你妻子孃家是做什麼的?平時常同什麼人往來?”蘇大將軍詢問。

“內子年前逃荒來到邊城,暈倒在小的家門口。我娘見她可憐,便給了她請了大夫,還留她在家中養病。恰巧小的亡妻已去了三年,就聘她做了續絃。

她在這裡無親無故,不是在家中服侍婆婆,就是來鋪子幫忙,除了家人鄰居,不與外人來往。”朱掌櫃馬上回話。

按蘇大將軍的意思,直接把人犯抓來審問。用審問奸細的刑罰一審,準保有什麼都能問得明明白白的。

明若眼珠轉了轉,悄聲同大舅舅如此這般一說,蘇大將軍眼睛頓時一亮——這倒是個好辦法,就算不成,把人再捉了審問也不遲。

蘇大將軍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朱掌櫃:“本將軍不會冤枉一個好人,也絕不放過任何奸人!是不是她做的,她又是不是一時糊塗,本將一查便知。

現在,本將軍給你個將功折罪的機會,你要是不要?”

“小的全憑大將軍吩咐。”朱掌櫃匍匐在地。

“你隨本將來。”蘇大將軍帶著朱掌櫃,去了書房。

明若眨巴眨巴烏溜溜的大眼睛,直接去找自家夫君。

“回來了?街上好玩嗎?”司皓宸聽到熟悉的腳步聲,抬頭看嚮明若。

“還行吧。”明若走到司皓宸身後,幫夫君揉捏起肩膀來。

司皓宸放鬆身體靠在椅背上,享受這難得的按摩時光。

雲親王殿下身心愉悅,握住王妃的小手,拉進懷裡:“又想做什麼了?”

“咳咳。”明若笑著吐吐舌頭,“我平時對你不好嗎?給你按摩下肩膀,就一定有所求了?”

“哼。”雲親王殿下戳了戳明若的額頭,“那就得問你,一共給為夫按過幾次肩,每次按完之後,都提了什麼‘無理要求’。”

“額……”明若撓撓鼻尖兒,自己這麼‘渣’的嗎?

“說吧。”司皓宸單手撐著腦袋,一副你說什麼,隻要不太過分,就答應你的樣子。

明若把剛纔的事說了一遍,司皓宸一聽就明白了:“想讓為夫帶你去那鹵肉店看看?”

“嗯嗯。”明若連連點頭,請原諒她看了一千多集的‘柯南’,有一個當‘名偵探’的夢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