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明若也是無語,這是什麼仇什麼怨啊,怎麼還拒絕溝通呢?明若歎了口氣,直接抱起膝蓋坐在地上。她不想看那魂體閉上眼睛,眼不見為淨。

可是,明若驚恐地發現,她閉上眼睛,那身影煉丹的手法、火候和所用藥材,會更加清晰的印在腦海中。那感覺,簡直就像是被人逼著上‘網課’,你不想看也不行!

明若冇辦法,隻能硬著頭皮‘上網課’,隻求趕緊下課,把她從小黑屋裡放出去。集中精力看‘魂兒’前輩煉丹,其實很耗費心神。這時,玲瓏那‘補藥’,就起了大作用。

原本疲憊不堪,已經快要轉不動的大腦,有了‘補藥’加持,頓時清明不少,學習效率也提高一大截。

明若接連昏迷了三日,司皓宸一直守在身邊,寸步不離地照顧。晨起洗漱,一天喂三頓補身體的丹藥和山參、靈芝、米斛之類的湯水,晚上用內力通暢經脈……

司皓宸也發現,服下玲瓏的金色藥水後,明若的臉色和脈象都會好很多。所以,可憐的玲瓏寶寶被霸霸捉來‘煉’補藥,每天的必修課就是——不停磕丹藥補身體,喂麻麻吃‘補藥’,昏睡養力氣,繼續磕丹藥……

小白公子則是一直蹲在主人戴焱翎鐲的手邊,像個石雕一樣,一動不動的。

“是不是焱翎鐲出了什麼問題?”司皓宸問小白·石雕·公子。

見小白公子搖頭,司皓宸又問:“不知道搖一下,焱翎鐲冇問題搖兩下。

小白公子搖了兩下頭。

司皓宸又說:“你進去空間看看,她是不是在裡麵。”

小白公子又搖搖頭。

司皓宸有些抓狂,很想把這小白貓的毛薅禿了:“你不想進去,搖一下頭;你進不去空間,搖兩下頭。”

小白公子搖了兩下頭。

“行吧。”司皓宸決定不在跟小白公子交流,轉念一想,“不對,你作為守護神獸卻進不去,不就說明是焱翎鐲空間出了問題?

小白公子搖了一下頭,表示自己不知道。它冇感覺到焱翎鐲有什麼異常,就是被禁止入內了。它感覺,自己被限製入內,是怕打擾到什麼。

司皓宸對一問三不知的小白公子徹底死心了,握著媳婦的手,仔細感覺她脈搏的細微變化。

由於四週一片黑暗,明若也無法判斷自己在小黑屋裡待了多久。反正,那位‘魂兒’前輩,開始第三輪展示煉藥時,明若已經把他煉製的九種頂級丹藥的丹方和煉藥方法都掌握了。

明若覺得自己就要頭禿了:“您不用再來一遍了,我已經都會了,求放過啊……”

那乳白色半透明的身影,終於有了點迴應,側身衝明若做了個‘請’的手勢。

明若撓撓頭,這是啥意思?這是上完課要考試的意思嗎?

明若小心翼翼地走到‘魂兒’前輩身邊,指了指他煉出的丹藥:“是不是我能把這九種丹藥都煉出來,你就放我出去啊?”

明若滿眼期待地等著‘魂兒’前輩答應,可惜,他現在就是個木得感情的工具‘魂兒’,彆說回答了,就是點個頭都不會。

“行吧。”明若實在跟他耗不起。

由於周圍的一切都非常真實,明若現在都分不清自己是意識被‘扣押’了,還是身體也被‘扣押’了。反正不管是哪一種,估計司皓宸和師兄都要急死了。

明若回憶著‘魂兒’前輩煉丹的步驟,精準地稱量藥材,小心翼翼地控製著火候。要不是一直被工具‘魂兒’盯著,她都想偷個懶,直接把這九種丹藥的成品丟進醫療係統,讓製藥程式去煉了。

明若煉到第七種丹藥時,就覺得精神力透支,頭有些昏沉沉的。在她眼前發黑,要昏過去時,身體又充滿了力量……

明若深吸一口氣,繼續聚精會神地煉丹。

在明若看不見的角度,那抹乳白色半透明的身影,微微頷首。焱翎鐲這次選定的主人非常強大,從前被稱為天才煉丹師的存在,也至少需要自己煉三次才能掌握九種丹藥的煉製方法。那種要學個十次八次的也算尋常,冇想到,她隻看兩次就都掌握了。

而且,她對藥材的取用和火候的把控也十分精準,最主要的是,不但精神力強大,就連體力也能跟得上,簡直就是為煉藥而生的天才。(玲瓏感覺身體被掏空:煉藥天才的背後,有個強大的寶寶和喪心病狂壓榨寶寶的男人。寶寶要堅強,寶寶不哭,嚶嚶嚶……)

明若好不容易將九種丹藥都煉製出來,隻覺得腦袋和身體都被掏空了,隻想好好睡一覺。

那乳白色半透明的身影一揮手,明若煉製的九種丹藥就懸浮在他手中,丹藥的品質與自己煉製出的不分伯仲。

“你能不能放我出去,再這麼搞下去,我就要狗帶了……”明若現在慌得一批,隻怕‘魂兒’前輩發憤圖強,要進行下一輪‘網課’教學。

“可以。”一道清亮的男聲自那‘魂兒’前輩的方向穿來。

明若這段時間早已習慣了自說自話,陡然被迴應,差點嚇得掉進煉丹爐當一把齊天大聖……

“你……你能說話啊?!”明若說話都有些磕巴了。

“自然。”‘魂兒’前輩點點頭。

“呼~”明若深吸一口氣:“你是誰,把我捉到這裡有什麼目的?究竟怎樣才肯放我出去?”

乳白色半透明身影覺得自己先前不做任何迴應,簡直英明極了,否則,就她這提問速度,自己不知道要回答多少問題。

“你可以把我當做焱翎鐲的器靈,本來在空間升級到第三個等級時,我纔會被喚醒,但你在空間裡中了很多靈植聖果,充足的靈氣將我提前喚醒了。

器靈的主要任務就是指導焱翎鐲的所有者精進醫學藥術,所以,第一件事就是對你進行試煉,以確定今後的指導方向。

你隻要通過試煉,就可以出去了。”

器靈說完這些,眼前的黑暗瞬間消失,明若發現自己就在空間中的煉丹房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