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唔……”嘴巴被司皓宸用手捂住。

司皓宸開始還覺得明若唱得活潑俏皮,可越往後唱,那些詞兒他就越不愛聽。

明若用力推司皓宸,想要解救出自己的嘴巴。司皓宸鬆開手,直接圈明若入懷,把她的小臉壓在自己胸膛上。

“嗚嗚……”明若掙紮了兩下掙不開,吹了風頭也更暈了,索性在懷裡蹭了蹭,伸手環住司皓宸的腰。

這樣的懷抱似乎有點熟悉,像是哥哥,“他們都欺負我……嗚嗚……這破地方的人都好壞……嗝……我要回家……嗚嗚……”

被明若抱住的瞬間,司皓宸就僵住了,之後聽到她的哭訴,身體和心就變得柔軟起來。

她說的‘他們’除了沈太妃還有誰?‘這破地方’說的是皇宮還是……雲親王府?

司皓宸垂在身側的手攥緊又鬆開,他從未安撫過人,麵對哭的毫無形象可言的女人,更是束手無策。

最後,抬起手,在明若的背上輕輕拍了拍,就算是安慰吧。

司皓宸發現懷裡的小醉鬼哭聲越來越小,然後,圈在他腰上的手也滑下去,明若看起來還是站著,其實整個身體的重量都掛在了司皓宸身上。

司皓宸隻好將她打橫抱起來,要是明若現在是清醒的,興許會星星眼地讚歎一句——哇,公主抱!

可惜,醉酒再加上突然被轉了半圈抱起來,星星眼是冇有,眼冒金星倒是真的。

“好暈啊……”明若晃了晃腦袋,暈得連眼睛都睜不開。

“你要是敢吐,本王就把你扔進池塘醒醒酒。”司皓宸刻意壓低聲音,威脅意味十足。

“這裡為什麼渣男的聲音……”明若的忽然捂住自己的耳朵,“我不聽……我不聽……”

司皓宸挑挑眉,‘渣男’是什麼?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,但直覺不是什麼好詞好句。

紫蘇和霽雪一臉驚愕,看著王爺抱著王妃回到臥房。王妃好像是喝醉酒了,她們不知道是該跟進去伺候,還是候在外麵。

作為對獲得‘渣男’稱號的報複,司皓宸把明若扔到床上,動作一點兒都不溫柔。

“唔……好痛……”明若伸手揉了揉被摔疼的pp,滾到床裡麵。皺起眉繼續哼哼唧唧,“痛哦……”

“有那麼疼?”司皓宸自言自語,按了按這張床,確實挺硬的,“本王下次會輕些的……”

紫蘇和霽雪兩人聽到裡麵的話,都紅了臉。對視一眼,一起去收拾書房了。

司皓宸扯了被子蓋在明若身上,明若抱著被角用臉蹭了蹭:“邦尼兔……我的邦尼兔呢……”

司皓宸揉了揉眉頭,她今晚說的東西,有好多他都不知道。

究竟是她醉酒意識混亂,還是……酒後吐真言呢?

他隨手熄了臥房裡的燈,走出去。竹苑的院門早就鎖了,他剛纔就是翻牆進來的,依舊原路返回。

第二天,明若醒的很早。從被子裡爬出來,身上的交領衫已經被壓得皺皺巴巴的了。絲綢的衣服好看又親膚,就是容易出褶皺。明若把外衫脫下來,丟到一邊。

“居然喝斷片了……”明若一點兒都記不起來昨天是怎麼回房間的,再聞聞身上殘留的酒氣,自己都嫌棄自己呢。

“外麵有人嗎……進來準備浴桶沐浴……”

根據明若提供的關於水管、水龍頭和花灑的思路,梅苑的浴間已經裝了一套現代感十足的淋浴設備,但竹苑原本就冇有浴間,有設備都冇地方安裝。為了提高生活質量,必須儘快裝修個浴室出來。

明若揉了揉宿醉後有些疼的額頭,從醫療係統裡拿了一包解酒糖,剝開一顆丟進嘴裡。

房門被輕輕釦了兩下,紫蘇輕聲說:“王妃娘娘,浴桶準備好了,奴婢可以進來嗎?”

“進來吧。”明若有些奇怪,平時她要熱水。紫蘇隻會在外麵說一聲,就帶著婆子們進來了。今天怎麼還敲門呢?

紫蘇推開門,低著頭進來。幾個婆子更是隻看腳下,連眼皮都不敢抬,動作迅速地放好浴桶,加好水就退出去了。

紫蘇把沐浴用的布巾和香胰子擺好,輕聲詢問:“是不是要讓董嬤嬤送王爺的衣物過來?”

“啊?”明若解衣帶的手頓住,“為什麼要送王爺的衣物?”

“王爺……早起要更衣的吧……”

“他更不更衣的……為什麼要送到這裡?”明若一頭霧水。

“王爺昨夜宿在王妃房中了啊。”

“啥?”明若抬手摸了摸紫蘇的額頭,“要是發燒了就回房休息,讓紫草和霽雪過來就行。”

“奴婢纔沒有發熱呢!”紫蘇往裡間的床鋪看了看,居然是空的,“昨夜明明就是王爺把您抱回臥房的。”

蝦米?昨晚還發生了這麼驚悚的事件!

明若努力思索,一點兒印象都冇有:“你確定?”

“確定啊,霽雪也看到了呢。”紫蘇信誓旦旦地說,“王妃娘娘要是不信,我去叫霽雪來回話。”

“不……不用了。”明若搖搖頭,開始自我反省。

以後絕不能玩宿醉了,這世界很凶殘啊,清醒著都容易被各種明槍暗箭傷著,這醉的不省人事,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。

司皓宸居然抱了自己……啊啊啊……為什麼不能讓自己安靜地睡在書房裡……

明若洗完澡,馬上覺得神清氣爽了不少。換好衣服去花廳吃早飯,桌上除了平日早膳常備的清粥小菜和點心,多了一盅雞湯。

明若喝了一口八寶粥,有些狐疑地詢問:“早膳怎麼還備了雞湯……”

“霽雪姐姐昨晚跟我說,早膳要備下雞湯,給王妃娘娘補身子呢。”紫草笑著說。

“……”看來自己昨晚真是被司皓宸抱回臥房的,而且,這些丫頭們,都認為司皓宸跟自己醬醬醬釀釀釀。

明若頭上飆出一排黑線,雖然自己似乎大概可能是被司皓宸抱了一下,但他們還是純潔的醫患關係好不好!

“公主,董嬤嬤和周管家來了。”霽雪打開簾子走進來。

“什麼事兒?”一下來了兩個王府裡管事的人……該不會是,府裡又出了什麼幺蛾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