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事實證明,花魁比試相當受歡迎,幾人來到鮮味閣,所有畫舫都是滿客。司皓宸進門時就看到,這酒樓的招牌上,也有赫連家的標誌,遂取出了腰牌。

掌櫃的看到腰牌,態度又恭敬幾分:“咱們船上確實是冇位置了,但樓上還有個包廂,正對花魁比試的舞台。您看,今天這花溪上船這麼多,就算有船也劃不動。而且,有不少都是樓船,相互遮擋反不如樓上看得清楚。”

“就去包廂吧。”明若看外麵摩肩擦踵的人群,去彆處怕是連飯都冇得吃。

“幾位請隨我來。”掌櫃引著幾人上樓去。

明若到底冇讓卿煒‘老太爺’在客棧喝爛米粥吃豆腐羹,讓初七給‘老太爺’做了個‘拉皮’,白髮往帽冠裡一扣,就帶著一起出門了。

四人在包廂坐下,掌櫃的將窗扇打開,隻見臨河的酒樓下,正是搭在河中的舞台,四周掛著成排的宮燈,還有各式鮮花綵綢裝點,看著著實不錯。

“您看,這視野絕對比船上好呢。”掌櫃道。

“確實很好。”明若滿意地點點頭,讓掌櫃的上些招牌菜,就趴在視窗看錶演了。

還彆說,這表演還有些看頭。隻見一位身穿緋色紗衣的女子,手握彩練直接從樓閣上,滑落到河中央的舞台上。舞台四周落下白色的帷幔,女子踩著鼓點起舞,曼妙的身姿像一幅幅剪影,投射在帷幔上。

由於舞台比較高,其實人們無論在船上,還是在岸上都看不大清楚。這樣剪影一般的舞蹈形式,反而更容易吸引人,想法就很巧妙了。

明若來自後世,這剪影舞雖然新穎,但看了一陣,就冇興趣了,等著看下一個節目。

一道道菜陸續上桌,明若的注意力由歌舞轉移到飯菜上。明若喝著鮮香的河蚌湯,覺得很鮮美,就是河蚌肉比較有q彈,不大好嚼。幾人都喝了湯,冇有吃河蚌肉。

明若直接將河蚌肉都盛到自己碗裡,然後倒入小白公子的飯盆裡。不要問這飯盆和貓是哪兒來的,官方解釋就是——雲親王殿下有個乾坤匣,內有乾坤什麼都能裝下。想要具體瞭解,請同雲親王殿下單獨聊。

明若發現,小白公子比較喜歡吃有嚼勁的東西。麵對飯盆裡的河蚌肉,果然吃得賊香。

“咦?這是怎麼搞的?”舞台上升起一塊黑色的幕布,然後幾位穿‘飛天’服飾的女子,簇擁著一位‘仙子’翩翩起舞。遠遠看去,那‘仙子’在半空中舞蹈,很是神奇。

明若從‘袖袋’裡摸出一支‘單筒望遠鏡’,仔細一瞧——原來那‘仙子身上吊了黑色的繩索,由於背景也是黑色,再加上距離遠不大容易看清,跟現代吊威亞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“嘖嘖。”古人的智慧真是不容小覷呦,“哎?”明若的望遠鏡,掃到一個大美人。

他乘坐的樓船停在舞台的側麵,在二層的甲板上設了一張軟榻,整個人斜倚在軟塌上,四周圍了紗幔,如果不用望遠鏡,完全看不清他的容貌。

那人穿著一件大紅紗衣,上麵用金線繡著花型細碎的彼岸花。一頭墨發用紅色髮帶略略束著,有髮絲逸出,從鎖骨處垂落下來……

他皮膚白皙額頭飽滿,有一雙狹長的狐狸眼,鼻梁挺直,嘴唇很薄。尤其眼角的彼岸花花鈿,讓他有一種雌雄莫辨的美感。

司皓宸發現,小丫頭開始還拿著望遠鏡東張西望的,現在卻定在一處不動了。

“看什麼呢?”司皓宸微微蹙眉,雲親王殿下視力再好,也看不清楚紗帳後的‘美人’。

“那邊有個大美人!”明若的眼睛亮晶晶的,“比所有參加花魁比試的小姐姐都要美!”

“哦。”司皓宸覺得既然是跟花魁比,那肯定就是女子,自己不感興趣,隨便媳婦看去。

“可否給在下看看。”卿煒先生眸光鋥亮地看著明若姑娘手中的望遠鏡。他對美人的興趣有限,倒是很想知道,透過這圓筒能看到什麼。

“好啊。”明若又從‘袖袋’裡摸出兩個望遠鏡,給師兄和卿煒先生一人發一個。看美人跟吃美食一樣,都需要與人討論分享,自己看冇啥意思。

君澈對望遠鏡倒是很熟悉,師妹讓魯巧匠給他弄了個超大的,架在攬月樓上,專門給他觀星用的。

卿煒先生之前冇接觸過望遠鏡,在明若的指導下,調試一番,發現遠處的景物一下被拉到眼前,頓覺十分驚奇:“這……就是傳說中的‘千裡眼’嗎?”

“差不多是這個意思,但想看到千裡之外是不可能的。”明若實事求是地解釋,“先生喜歡的話,就拿去玩吧。”

“多謝明若姑娘,這已經很神奇了。”卿煒先生也往那樓船看去,找了半天也冇看到大美女,有些遲疑地詢問,“明若姑娘說的美人……該不會是……那個穿紅色紗衣的人吧……”

“嗯嗯……”明若連連點頭。

“……”這跟卿煒先生想象中的美人,差了個‘性彆’,一時有些卡殼。

“先生覺得不美嗎?”明若覺得卿煒先生這審美有待提高!

“咳咳……”拿人的手短啊,“是挺美的……”

君澈本也冇興趣看什麼美人,見卿煒先生如此‘勉強’,便覺得有蹊蹺,也拿起望遠鏡,往那邊看過去。

不看不知道,一看嘛……悄悄地瞟了一眼還搞不清狀況的司皓宸,在心中默默地同情他。

司皓宸是何等明銳之人,看君澈的表情,就覺察出不對了。

剛湊到媳婦身邊,就被小丫頭一把扯住衣袖:“大美人身邊,有惡鬼盟的人!”

明若本來正在欣賞大美人喝酒,還默默配了一首詞——紅酥手,黃藤酒,滿城宮牆柳……結果就看到,一個帶著惡鬼麵具的人,如同鬼魅一般,落到大美人身邊。

明若還以為大美人要遭毒手了,卻見那戴著金色惡鬼麵具的人,單膝跪地,態度很是恭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