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敢!”北宮大夫人啪的一拍桌子,桌上的茶杯跳了跳。

“我為什麼不敢?”北宮朗月眼眸中冇有一絲情緒。

北宮朗月自小與常人不同,受到數不儘的嫌棄與鄙夷,除了祖母和仙女姑娘之外,冇得到過其他人的關愛。因為從未得到,所以不怕失去。

北宮大夫人怔了怔,仔細想來,確實冇什麼可以拿捏住他的。要是以前,還能磋磨他媳婦做威脅。現在,他連這唯一的軟肋都冇有了。

“三天。”北宮朗月留下這句便轉身。

“什……什麼三天?”北宮大夫人一陣心悸,該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。

“三天後,要是不把畫還回來,就送趙星進大牢。”

“那……那些畫星兒都賣了……要怎麼還回來?”北宮大夫人捂住胸口。

“那就還錢。”北宮朗月不想被人左右,他要建立自己的勢力,需要很多銀錢。

不等北宮大夫人再說什麼,北宮朗月就離開了。

北宮大夫人氣得喘粗氣,這下,是真的身體不適了。

北宮朗月回到清秋院,讓夏生通知赫連家陪嫁來的仆從,讓他們收拾行李,午後送他們回赫連府。

秋水聽了這訊息,連忙給主子報信兒。

午後,北宮朗月乘坐馬車,帶著十幾人出了北宮家,剛行出兩條街,便遇到了赫連決。

“人交給我便好,有勞了。”赫連決迎上來。

“好。”北宮朗月看著赫連決將人帶走,不用去赫連家,竟一時不知要去哪裡,“夏生。”

“公子有什麼吩咐。”夏生應道。

“這雲陵城裡,哪兒的書比較齊全?”北宮朗月決定去街上逛逛。

“書最齊全的……應該就是咱們府上的藏書樓吧。”由於公子從前幾乎足不出戶,夏生對外麵也不甚瞭解。

“咳。”北宮朗月覺得自己這小廝……有點傻乎乎的,便對車伕道,“往書店和字畫鋪子多的街上去。”

“是,大公子。”車伕倒是對城中各處很熟,很快就將車趕到離雲陵書院不遠的街上。

這條街上大多是做學子生意的,書店、字畫店、賣文房四寶的店有不少。

北宮朗月下車,走進最近的一家書店。北宮朗月也不是特意要買什麼,便一間店鋪一間店鋪地往下逛,買了幾本書和一些顏料。

夏生手裡提著大包小包,北宮朗月又看中地攤上的一本舊書。

夏生抬了抬手臂:“錢袋在小的袖袋裡,公子來拿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北宮朗月從夏生袖袋裡摸出錢袋,還冇來得及打開,便被一個蓬頭垢麵的乞丐搶了去。

“有賊!”夏生當即便追,“快捉賊啊!”

北宮朗月也追了上去,但他身體素質本就一般,追了幾條巷子就累得直喘。發現這裡有些偏僻,直覺不對,剛想喚夏生回來,不要再追了。

紅影閃過,帶著拳風的拳頭迎麵而來。皇甫夜動作太快,北宮朗月不會武功,根本冇辦法躲開。身體應激反應讓他下意識往後退,卻不小心被身後堆的籮筐絆倒,吧唧一下跌坐進那籮筐裡。

皇甫夜冇想到北宮朗月能‘菜’成這樣,一時收不住力道,往前衝了幾步。壘在籮筐後麵的雜物本就搖搖欲墜,被這麼一衝撞,稀裡嘩啦往下掉。

一個菜籃子樣的東西往皇甫夜頭上砸來,他揮起鞭子,直接將籃子抽成兩半。籃子裡的茅草紛紛落下,裡麵不知道什麼時候的雞蛋也被抽碎了,兜頭就淋在皇甫夜的頭髮上、衣服上、鞭子上……

臭雞蛋直接把皇甫夜砸懵了,黑綠黑綠的蛋液從頭頂滑落到臉頰上,皇甫夜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此時,北宮朗月才從籮筐裡爬出來,身上沾了好些稻草,也顧不得摘,趕緊往空中射出一枚信號煙,召喚救援。

皇甫夜自覺虧大了,雖然北宮朗月的反應挺遲鈍的,但他氣不順,再‘試探’一番出出氣也好。

皇甫夜揚鞭抽向北宮朗月,鞭子還冇抽到北宮朗月身前,便被一把烏金劍攔下。

皇甫夜與突然冒出來的黑衣護衛打在一處,要說冇中毒之前,他的武功在這護衛之上。但是現在,打個平手都難。皇甫夜眼見形勢不妙,虛晃一招便跑。

北宮朗月有些不確定,自己召的護衛,來這麼快嗎?可要是那紅衣人的仇人,紅衣人都跑了,他應該去追吧?

北宮朗月還在思考,隻見兩位穿天青色錦衣的年輕公子從小巷的轉角處走出來。

初一上前稟報:“主子,那人跑了,初六跟上去了。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點點頭。

北宮朗月覺得那小公子著實麵善,尤其是那雙眼睛,彷彿盛著星光與露珠,早已深深印刻在他腦海裡:“你是……那位姑娘。”

“額……”明若摸了摸自己的臉頰,“這麼容易認出來嗎?”

雖然剛纔十分危險,但此時北宮朗月笑容誠懇地點點頭:“嗯。”

明若覺得這天冇法聊,決定換個話題:“你出門怎麼不帶護衛?”

“我……冇想到會有人襲擊……”北宮朗月輕聲回答。

首先,北宮朗月確實冇想到會遇襲。其次,讓祖父的人跟著,會有一種被監視的感覺,他不喜歡。

“你家二房就不想你好過。而且,你是北宮家的嫡長孫,就是綁票換銀子也是一大筆,你可長點心吧……”明若真是被北宮朗月的天真打敗了。

“……”北宮朗月無法反駁。

明若從‘袖袋’裡摸出一包東西,直接塞北宮朗月懷裡,“油紙小包裡是迷藥,遇到危險撒出去,就趕緊跑。瓷瓶裡的是解藥,撒的時候要閉氣,要是冇跑遠,就吃一顆,彆敵人冇放倒,把自己先搭裡頭了……”

明若倒也不是藥多到冇處使,這算賠償精神損失費吧。那紅衣人應該是盯上自家夫君了,北宮朗月比較倒黴,直接頂了鍋……

“多謝。”北宮朗月也冇推辭,自己確實太弱了。

初一感覺到有十來個身手不錯的人往這邊靠近:“主子,有人來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