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屋子人說說笑笑,大家都看出太妃不喜雲親王妃,所以也冇人與她搭話。沈碧池被沈太妃拉著手坐在身邊,眼角餘光瞥到明若像是個透明人,在滿室笑語聲中顯得形單影隻。臉上的笑容就更燦爛了。

與其跟不認識的人尬聊,明若倒是樂得清閒,做個安靜的美女子,看著名媛貴婦們不動聲色的廝殺,其實也挺有趣的呢。

各家夫人小姐第一波彩虹屁結束,皇帝、皇後、太後陸續送來了賀禮,大家又進入了第二輪。很快,白蓮姑姑說午宴準備好了,請大家入席。

明若看沈太妃這行事,自己估計是撈不著什麼好位置,默默走在人群之後。

董嬤嬤也覺得太妃娘娘今天做得出格了,就算不喜歡王妃,在人前也應該給幾分麵子。這樣落王妃麵子,也是打了王爺的臉呢。

司皓宸是董嬤嬤一手帶大的,她自然看得出來,王爺可是在意王妃的,董嬤嬤握了握明若的手,表達安慰。

明若偏頭衝董嬤嬤會心一笑,那笑容清澈又淡然,冇有絲毫的勉強。讓她這個在深宮裡磨礪了半輩子的人,都心生敬佩。

明若還是低估了沈太妃磋磨人的本事,隻見沈太妃端坐在主位上,臉上終於對她顯露了點點笑意:“宸兒終於娶了媳婦,我也能享享有兒媳服侍的福嘍。”

彩蓮將一方錦帕遞給明若,眼中閃過一絲不屑。明若看看自己旁邊,打著扇子的宮女、捧著香盒的宮女。嗯……自己大抵是得了個二等宮女的活兒。

彩蓮轉過身,開始給沈太妃佈菜。明若倒是無所謂,她從未把自己當做雲親王妃,對於大家坐著她站的,彆人吃著她看著也冇有受到羞辱的感覺。

當醫生的,在醫院見多了斷手斷腳高位截癱的患者,護士護工照顧他們吃飯、擦身甚至大小便。有時候忙不過來,她也會搭把手呢。

食不言,寢不語。所有人都在靜默中用膳,各家小姐似乎不是在吃飯,而是在比拚誰的餐桌禮儀更好。

一個個坐得筆直,捏著筷子的手小心翼翼,每次送進嘴裡的米飯大概都不會超過十粒兒。丫鬟也都很省事,布的菜都是一根青菜、幾條肉絲。需要吐骨頭吐刺兒大口咀嚼的菜,都被拉入了黑名單。

看到這種用餐模式,明若對自己捧塊手帕站在一旁的活計更加滿意了。

用餐完畢,彩蓮服侍沈太妃漱口、淨手,然後從明若手中接過錦帕,為沈太妃擦了嘴和手。宮人很快撤掉殘席,擺上香茗和瓜果。

沈太妃瞥了瞥,默默站在她身後的清凰公主。瞧她眼中無怒無怨無悲無喜,倒是高看一眼:“清凰下去用膳吧,本宮看這乳鴿湯甚好,一會兒給王妃送一盅去。”

“多謝母妃。”明若行了禮,跟著白蓮姑姑下去用膳。

今天是辦壽宴,午宴擺在了大會客廳裡。白蓮把明若帶到沈太妃平日用膳的小花廳,宮女很快就擺上了四冷四熱八個菜。

最後彩蓮端了一隻燉盅進來,放到明若麵前:“王妃,這是太妃娘娘賜給您的乳鴿湯。”

明若眼眉微抬,看到彩蓮嘴角含著一抹不懷好意的微笑:“本宮用膳不用人服侍,兩位姑姑辛苦許久,自去休息便是。”

明若使了個眼色,紫蘇將兩隻精巧的小荷包分彆遞給白蓮和彩蓮:“白蓮姑姑,彩蓮姑姑,這是王妃的一點心意。”

白蓮很規矩地謝了恩,彩蓮倒是也行了禮,卻用手掂了掂那荷包,行為輕慢。

二人依言告退,白蓮去廚房要了飯菜準備用膳。彩蓮先回了臥房,打開荷包,看到裡麵的居然是金錁子。臉上頓時浮現出笑容,這清凰公主到底是公主,出手就是比沈小姐大方許多。

長春宮的宮女太監都看出太妃娘娘不喜雲親王妃,伺候起來自然就不上心,小花廳裡一時隻剩明若主仆三人。

明若看這裡也冇外人,便招呼董嬤嬤和紫蘇一起吃飯。

“王妃娘娘,使不得。這裡不是咱們王府,人多眼雜冇得讓他們抓了把柄說嘴。”董嬤嬤知道明若的習慣,倒是冇有佈菜,隻是打開那湯盅,盛了一些乳鴿湯到明若碗裡。

明若其實挺餓的,但被折騰了這一上午,也冇啥胃口了。撿著順眼的菜隨便吃了幾口,端起湯碗。腦袋裡忽然響起尖銳的滴滴聲——探測出有毒物質。

明若眼中閃過一抹玩味,哎呦,這次進宮是在沈太妃這裡,覺得她就是給自己個下馬威什麼的,應該不會遇到宮鬥裡那爛到不能再爛的梗。冇想到,還是不能免俗呐。

明若都冇送醫療係統檢測,自己檢視一番就弄清楚這湯裡加了什麼料。藥性寒涼,專門破壞子宮內膜的虎狼之藥。簡單的說,就是絕子藥。這沈太妃還真夠陰狠的,想讓自己兒子斷子絕孫的嗎?

轉念一想,她應該隻是隻針對自己。自己這個王妃不孕不育,就可以給名正言順地娶側妃進門。要不然,今天來賀壽的那一票小姐先不提,光是碧池表妹也無處安放啊。明若將調羹丟回碗裡,頓時什麼都吃不下了。

仔細地把剩下的飯菜檢查一遍,然後對董嬤嬤和紫蘇說:“你們坐下隨便吃些飯菜墊墊肚子,這乳鴿湯不要喝。”

董嬤嬤跟紫蘇都是一愣,隨即二人謝了恩,並不敢坐,隻站在桌邊吃了幾口。董嬤嬤掏出隨身的帕子在那湯裡沾了沾,摺好塞回袖袋裡。

明若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,隻想快點回去,好好睡一覺。

明若回到會客廳,夫人小姐們已經捧著沈太妃聊了許久,茶也喝了不少。沈太妃要午休,大家紛紛告辭。沈太妃隻留下了沈碧池,說醒了還要與她說說話。

明若也隨大家一起離開,秋天的日頭本就毒,現在又是午後。明若覺得這長長的宮道似是走不到頭,心中對皇宮更加厭惡了。

走出宣和門,明若感覺呼吸都輕鬆了許多。

明若歪在馬車裡的軟塌上,闔眼之前囑咐:“到了王府,馬車停到側門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