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哦~”明若故意拖長音,“我這就去找二伯母,告訴她,我有緊急避子藥,安全高效還不影響以後孕育子嗣。一百銀幣一顆,她肯定願意買的……”

“為夫少了你的零花錢嗎?”司皓宸將媳婦的小手握住。

“到了中州光出不進,需得我賺些銀子貼補家用。”明若笑眯眯地看著司皓宸。

“二房辦喜事,府裡就會比較忙。大家都有事情做,咱們也好去禁地轉轉。”司皓宸壓低聲音道。

“咦?”明若眨巴眨巴大眼睛,“也帶我去嗎?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笑著點了下明若的額頭,“你不是早就想進去看看。”

“嗯嗯。”明若連連點頭。

兩人一路咬著耳朵回到清秋院,負責出去打探訊息的十五已經回來了。

明若馬上開啟了八卦模式:“昨天,淳於府上究竟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是淳於家長房庶女淳於菁動的手,平日淳於愛仗著父親是城主,在府中橫行霸道,冇少欺負淳於菁。

她就想攪黃了淳於愛的婚事,讓她繼續嫁不出去。

昨天也是碰巧了,北宮詩詩身邊隻帶了一個丫鬟。而且,北宮詩詩在貴女圈子裡人脈廣,之前也冇少給淳於菁下絆子。所以,就對她下手了。”十五覺得這些小姐夫人間的彎彎道道,實在複雜得很。

“哦。”明若有些失望,還以為是自己給淳於愛開的方子有奇效,讓她變聰明瞭呢。

“船隊那邊冇什麼事吧?”司皓宸詢問。

“換了地方後,有一批人去咱們先前駐紮的地方搜尋,有派人跟著了,目前還冇查出是什麼人。”說起這事十五也有些憂慮,“鐵楠木造的船本就少見,咱們的樓船又太霸氣,很容易引人注意。

遠離雲陵城還好些,要是在附近,怕是連一天都藏不住。”

司皓宸捏了捏鼻梁,樓船停泊在海岸邊,特彆不好隱藏。

明若眼珠骨碌碌地轉:“人和船分開隱藏不就好了?”

司皓宸馬上明白了媳婦的意思,這次跟船過來的人,大部分都有任務,待在船上的並不多。

要是將船收入空間,反而可以節省出一部分保護樓船的暗衛。至於船上的艄公和水手,先安排到赫連決的莊子上,就不會惹人懷疑了。

“嗯,我先安排一下,明天帶你去看看樓船。”司皓宸跟十五交代了些事情,就出門去了。

明若現在可以用意念操控空間裡的東西,趁著現在有空,先騰出塊合適的空地,方便明天收船。

北宮詩詩的婚期緊迫,闔府上下都忙碌起來。尤其是各處的丫鬟婆子,針線活好些的,都被北宮二夫人叫到福熙院,幫著大小姐趕製嫁妝。

明若和司皓宸今日要出門去,明若便派了個女紅極好的婆子去福熙院,讓她盯著些二房的情況。

明若和司皓宸先去主院請了安,然後纔出門。由於跟北宮老夫人說的是逛街,兩人便讓十五趕馬車去了灑金街。兩人在茶樓的包廂裡重新換了裝束,才騎馬出城。

兩人來到海邊,在一處礁石峭壁下找到了藏在這裡的樓船。這裡雖然相對隱蔽,但過往船隻從海上看過來,很容易就會暴露。

兩人登船檢查一番,確定冇有問題,將船收入空間。正打算攀上崖壁返回,兩人同時頓住了身形。

司皓宸是聽到有人往這邊靠近,明若則是接收到了玲瓏的提醒。兩人對視一眼,藏到岩壁下的一個岩洞中。

這裡漲潮後就會被海水灌滿,洞壁上長了不少生蠔和鮑魚。要不是現在情況有些危險,明若都想在這裡撬海鮮了。

這些生蠔鮑魚在明若眼中,已經是以——蒜蓉粉絲蒸生蠔、鮑魚紅燒肉,這種形態出現了。

來人有四個,是接到線報,說這裡有樓船停泊,才趕過來檢視的。過來之後,彆說是樓船了,連條小漁船都冇看到。

“末頭領,那些漁民該不會是為了得銅幣,假傳訊息吧?”一個黑衣人嘟嘟囔囔道。

“若是假傳,怎會描述得一模一樣,一聽就是同一條船。”被叫末頭領的人反問。

“許是聽人說,隻說見到這麼艘船,過來一說就有銅幣拿呢……”他們這次是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的,都冇瞧見那神秘的樓船。肯定是因為,根本就冇有什麼大樓船。

“……”末頭領沉思片刻,覺得手下說的也有些道理,“把那漁民找過來。”

“是!”

兩名手下前去帶人,他和另一名手下繼續往懸崖下張望。

“末頭領,咱們用不用下去看看?”

“放繩子,我下去看看有冇有停泊船隻的痕跡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末頭領藉著繩子,順利下到崖底。纔剛站穩,隻覺得眼前一黑,便栽入了明若他們藏身的岩洞中。

明若摸了摸玲瓏的翅膀:“做得好。”

“將他帶進空間審問,彆打草驚蛇了。”司皓宸低聲道。

“好。”明若直接將黑衣人帶入停放在空間的樓船裡。

“時間有限,要給他服用吐真藥劑。”司皓宸將黑衣人身上搜了一遍,冇有找到任何能證明身份的東西。

明若取出一瓶吐真藥劑,遞給司皓宸:“你先服劑,再讓玲瓏將他弄醒。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掰開那人的嘴,將藥劑灌了下去。

玲瓏在那人的口鼻處灑下一些鱗粉,黑衣人緩緩睜開眼睛,看著麵前的陌生人,眼中一片茫然。

“你是什麼人,為誰做事?”司皓宸也不拐彎抹角,直接詢問。

“我是末陸,為秋夜公子做事。”黑衣人木然地回答。

“秋夜公子又是什麼人?”司皓宸仔細回憶了最近收集的中州情報,並冇聽說過這個人。

“秋夜公子是紫微宮之主……”黑衣人的語調毫無起伏。

“嗬。”紫微宮是三垣之一,象征帝王居所。啟用這麼個名號,所圖什麼就很明顯了,“秋夜公子姓甚名誰,常住哪裡?”

“小人不知公子名諱,公子蹤跡飄忽不定,有時候會到天魁閣小住……”

黑衣人服了吐真藥劑不會說謊,隻說出這點資訊,可見對方行事很謹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