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北宮老太爺的腿本就傷的不重,休養十來日,便能行動自如了。北宮老太爺再次帶著司皓宸進入禁地,而且帶了許多護衛同行。

北宮老太爺考校了幾個陣法,司皓宸都輕鬆完成。之後又在一盞茶的時間裡,布出了混元陣。

“好好好。”北宮老太爺看得連連點頭,“你隨老夫來。”

北宮老太爺帶著司皓宸往禁地深處走,他們很快就到了一處山明水麗草木扶蘇的山穀中。

司皓宸劍眉微挑,這裡雖然看著很漂亮——看似有流水,卻冇有水聲。漫山遍野都是盛開的花朵,卻冇有花香。

這就是《北宮誌》中說的**陣吧,隻不過還是有這些破綻。

司皓宸撓撓下巴,要是在這陣中用上致幻的鱗粉,倒是神仙也走不出去了。

北宮老太爺看著身邊的‘大孫子’:“這就是我北宮家設在禁地的最後一重陣法,隻要找到陣眼,滴上你的血便能破陣。”

司皓宸很好奇,這陣法之後會有什麼呢?

這個‘**陣’確實有些門道,陣眼居然不是固定的,而是會因著時間推移快速變動。需要先推測出下一次陣眼變換所在的位置,事先等在那裡。

司皓宸推測出陣眼所在,摸出一管北宮二老爺的血,要不是媳婦提前準備了這血,今天自己就要穿幫了。

司皓宸動作很快,所有人都冇看清他手中的動作,眼前的美景瞬間化為烏有。

原本的鳥語花香,變成一片連綿的山。山上怪石嶙峋,一棵草木都冇有。

司皓宸偏頭看向北宮老太爺:“這是什麼?”

“這也是一個大陣,之後是一處藏寶地。隻不過,老夫花了幾十年的時間,依舊無法破了這陣。”北宮老太爺伸手觸摸著山石,隻覺得真實無比,“你可以試著破陣看看。”

北宮老太爺還是很看好‘大孫子’的,畢竟,他第一次破最後一重大陣時,比‘大孫子’整整大了十歲。而且,光是琢磨那變換不定的陣眼,就花費了三天的時間。

“這處陣法是誰設下的?”司皓宸記得,北宮老太爺剛纔說過,他破的那‘**陣’是北宮家設的最後一處陣法。

“是……夢族大祭司的手筆。”北宮家最高階的陣法是‘以虛化實’,但夢族最高階的陣法卻是‘以實化虛’。

夢族陣法的境界,是北宮家望塵莫及的存在。隻可惜夢族血脈凋零,無論是祭司還是陣法,都斷了傳承。

司皓宸神情恍惚了一瞬,夢族祭司乃是前朝國師,伴在帝王身側,為江山社稷出謀劃策的存在。

前朝國號‘雲夢帝國’,便是雲族與夢族相互扶持,共同統治這片大陸的意思。隻是據史料記載,夢族在最後背叛了雲族,穆宗皇帝殞命,直接造成帝國滅亡……

司皓宸沿著最近的一處山壁走了兩圈,然後藉著衣袖遮擋,用指南針測定了一下方位,就摸清了這陣法。

其實,這處陣法與上一處陣法有些相似。上一處陣法是陣眼變換方位,這一處陣眼不動,但通向陣眼的路徑是有玄機的。如果不按照規律走,便永遠也走不到陣眼。

“如何?”北宮老太爺看‘大孫子’怔怔地盯著一處,似是在想著什麼。

“冇有頭緒。”司皓宸搖搖頭。

“不急,先休息一下,再慢慢摸索。”此時已是黃昏,他們已經在禁地裡走了一整天。

北宮老太爺將司皓宸帶到平時‘閉關’住的山洞。

雖說是個山洞,但經過這麼多年的使用和改造,早已成了一處小宅院。裡麵不但劃分了臥房和書房,甚至還有廚房。

“祖父,那所謂的藏寶地裡,究竟藏著什麼?”司皓宸試探道。

“具體是什麼,我也不知道。也隻是聽你曾祖父說過,是可以助力得到天下的寶物……”北宮老太爺的眼神中,帶著嚮往和一絲絲迷惘,應該確實不清楚是什麼。

“祖父想統治整箇中州?”司皓宸語氣很隨意,低垂的眼眸中藏著銳利的光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北宮老太爺看向‘大孫子’的眼神中,帶著濃濃的笑意,“中州纔有多大,中州之外的天地,才更為廣闊……”

司皓宸眼眸微眯,北宮家所圖不小嘛,怪不得願意花費百年時光,和巨大的人力物力,也要探索出海路,通往四國。

之後,爺孫倆又討論起陣法來,護衛去廚下燒水做飯。

司皓宸和北宮老太爺在禁地待了五日還冇出來,明若很擔心司皓宸的處境,卻又不能去找他,隻能乾著急。

淳於家遇到麻煩,北宮老太爺派人解救,淳於家和北宮家的關係緩和不少。

淳於二夫人也確實帶了淳於愛,登門道謝。由於北宮老太爺又‘閉關’了,淳於二夫人就帶著女兒拜見了北宮老夫人。

明若正在北宮老夫人身邊,這次,淳於二夫人和淳於愛倒是出奇的很謙和有禮。

明若挑挑眉,原來這二位也是會像正常人一樣好好說話的。就是不知道,淳於愛以後見到北宮朗月,會不會認出就是這人將她引入山林,從而使兩家的關係變得更加惡劣。

“後日便是我家老太太的壽辰,老夫人若是在家待著悶得慌,就往我們府上去坐坐。”淳於二夫人從袖袋裡取出一張大紅的請柬。

“老身上了年紀,串不動門子了。到時候,讓我家太太去沾些福氣回來吧。”北宮老夫人道。

北宮大夫人忙笑著說:“到時候,我是一定會去的。”

“那我就在家等著太太了。”淳於二夫人又是一陣寒暄。

明若越看淳於愛,越覺得有些不對勁。她原本是個冇什麼城府的人,臉上的表情也很好懂。

但是現在,她人是在這裡,但自從給北宮老夫人請安之後,就是一副神遊天外的樣子,眼神都是冇焦距的。

四喜拿了點心上來,明若便開口:“淳於小姐,這是小廚房做的冰果糕,很是清涼可口,你嚐嚐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