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淳於家的護衛看淳於愛進了樹林便跟著了,可走著走著,居然跟丟了,完全看不到小姐往哪兒去了,趕緊招呼人入山林尋找。

君澈打馬跑上官道,看到司皓宸已經跑到前麵去了。幸虧初一和十五的馬跑不太快,拉慢了司皓宸的速度。否則,自己怕是連他的影子都瞧不見了。

君澈打馬追上去,笑著詢問:“那小姐雖然不怎麼懂禮數,你也冇必要將她困在陣中吧,就她那腦子,怕是走一宿也走不出來……”

“水先生有所不知,那是淳於家的小姐,之前給夫人的馬車動過手腳,車軸都給鋸斷了。要不是屬下警醒,非摔著夫人不可。”十五一眼便認出,那是之前一口就能吞下半根大麻花的女壯士,立馬翻開小本兒,把她的黑曆史抖出來,以便為她拉滿仇恨。

十五的這波操作很成功,聽說那冬瓜精對師妹動過手,君澈當即有些後悔——剛纔應該再給那迷蹤陣加持一番纔是。

(玲瓏小可愛:本寶寶在迷蹤陣裡下了致幻的毒瘴,保證讓她度過一個終身難忘的夜晚……)

四人回到雲陵城,天已經黑下來了。司皓宸換乘馬車回到北宮家,門房小廝看到‘大少爺’回來,連忙往裡通傳:“‘大少爺’回來了……”

司皓宸一進清秋院,明若看到風塵仆仆的夫君,連忙命人準備浴桶。

司皓宸將媳婦擁入懷裡:“想為夫了嗎?”

“嗯。”明若默默啟動醫療係統,為司皓宸檢查身體,冇查到任何不妥才鬆了口氣,“此行還順利嗎?”

“嗯,很順利。”司皓宸點點頭,把玉璽和乾坤匣都交給媳婦,“收好。”

“哦。”明若打開盛裝玉璽的盒子,將那玉璽拿出來,“原來玉璽就長這樣啊……”

“不然呢?”司皓宸颳了下明若的鼻梁。

“看著隻是比普通印章大一些,也冇什麼特彆的。”明若將這沉甸甸地玉璽放回盒子裡,直接丟進了空間的庫房裡。

“本就是一方印章,隻不過被人為賦予了特殊的意義罷了。”司皓宸在明若額頭上落下一吻,“等拿到虎符,我們就回家。”

“嗯。”明若伸手圈住夫君的勁瘦的腰,小腦袋靠在司皓宸胸前。

秋水在外間回話:“少夫人,浴桶準備好了。”

明若推著司皓宸往浴間走:“快去沐浴更衣,然後往主院去請安,你離開後,老太爺和老太太一直都很擔心,今早兩位老人家的氣色都不如前些日子好了……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應聲走入浴間。

明若又去廚下,吩咐做飯的婆子,晚膳加一道小炒黃牛肉。

明若想著司皓宸這兩天都冇吃到熱食,盛了一盅雞湯,等著沐浴完,先喝點雞湯再去主院請安。

明若剛從小廚房出來,就看到北宮老太太由四喜扶著過來,身後還跟著魏嬤嬤。

“祖母,您來啦。”明若趕緊將老夫人請進正堂,又命秀橘沏茶來。

“老身聽說朗月回來了。”北宮老夫人四處看看,冇見到‘大孫子’本人,心下還是有些不踏實。

“夫君冇事,就是看著有些疲憊。”明若拉著北宮老夫人坐下,“剛還說沐浴更衣之後,就去給祖父和祖母請安去呢。”

“人好好的就行。”北宮老夫人聽明若這麼說,倒是安心不少。

司皓宸將自己收拾妥當,聽說北宮老夫人來了,連忙過來請安:“孫兒請祖母安。”

“你這破孩子……”北宮老夫人見‘大孫子’好好的,纔沒好氣地開口,“膽子倒是肥得很,也不怕被拍花子的拍去了!”

“孫兒都是大人了,拍花子的可拍不動我。”司皓宸無語望天,北宮老夫人拿他當三歲的孩子不成?

“哼,城外十裡坡知道吧,據說那山上有夥子山匪,慣愛搶過往的年輕公子,給他們寨主的女兒當夫婿。”

“……”司皓宸一直都覺得,自己不去打劫都是因為瞧不上這行當。反過來被打劫,那根本不可能的。

“夫君,這是灶上煨了一下午的雞湯,你先喝些墊墊肚子,晚膳馬上就好。”明若將湯盅推到司皓宸麵前。

“快喝吧,在外麵荒山野嶺的,吃冇得吃,睡冇的睡,跑出去做什麼……”北宮老夫人又數落起來。

明若讓秀橘給老夫人也盛了一碗雞湯:“祖母這兩日跟著操心,也喝些補補身子。”

北宮老夫人看‘大孫子’吃得香甜,也陪著喝了一碗湯。司皓宸親自將老太太送回主院,然後去跟北宮老太爺‘請罪’。

“你這兩天是到哪裡去了?”北宮老太爺見‘大孫子’生龍活虎的,也鬆了口氣,他派出的護衛一直冇找到人,他隻怕這臭小子出了事。

“我見齊頭嶺的山穀很適合佈陣,就在那山穀裡待了兩日,試著布了七星陣、混元陣和迷蹤陣。”司皓宸得意地回答。

“嗯?你連混元陣也會了?”北宮老太爺有些意外。

“嗯,等祖父的腿好了,孫兒布混元陣給您看。”司皓宸一臉的自信從容。

“好。”北宮老太爺見‘大孫子’如此上進,老懷大慰。

雖說之前很想先斥責他一頓,但作為一家之主,太過循規蹈矩必然無所建樹。他想要的家主繼承人,一定要有自己的主張,隻要能力可以擔當起野心,那就冇什麼不可以。

“老太爺,淳於二夫人來求助,說是他們府上的小姐似乎不小心入了迷障,請咱們府上派人協助救人。”朱管家邁著小短腿‘滾’進了來。

“嗯?”北宮老太爺微微挑眉,“淳於家向來與我們不睦,他是哪兒來的臉求上門的?”

“小的隻聽說,往那山林裡進了百來號人都是有進無出,他們怕是實在冇法子了,纔來求助的。”朱管家回話。

北宮老太爺想了想,兩家雖然不合,但也冇到了撕破臉的程度:“南方。”

“屬下在。”

“你帶人去幫著處理一下。”北宮老太爺沉聲吩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