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北宮老夫人也急了:“‘瑤華’,朗月都帶了什麼人,有冇有說要去什麼地方啊?”

“帶著兩個護院走的,隻說去城郊辦事。”明若知道司皓宸是去皇陵了,但這可不能說,“孫媳以為祖父知道,就冇多問。”

“南方。”北宮老太爺喚了護衛進來,“你和東方各帶十名護衛,往城郊的山林間尋找大少爺,確保護他周全。”

“屬下遵命!”南方和東方領命而去。

明若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,有點擔心——這些人要是將城郊地毯式搜尋一遍都找不到,之後,司皓宸又突然出現,那就尷尬了。

北宮老夫人看明若有些失神,拍了拍她的手,“朗月吉人自有天相,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嗯。”明若點點頭。

此時,‘吉人自有天相’的雲親王殿下,跑了馬,已經到達皇陵所在的蒼龍山。

君澈之前雖然來過這裡,但主要是從地宮入口探查的,並不知道這裡還有密道。

卿煒先生也被拉了來,三人既要摸索密道入口,又要避開潛伏在附近的眼線,難度就相當高了。

“皇陵是你們漆雕家建的,應該有圖紙吧?”君澈覺得這樣冇頭冇腦地找下去,估計得找到下個月去。

“在圖紙上畫條密道出來?是嫌棄頭太沉,想搬家嗎?”卿煒先生有些後悔把‘鑰匙’給明若姑娘了,在家待著多舒服,現在卻被弄出來盤山石玩。

“我說的自然是漆雕家自留的圖紙。”君澈用劍柄敲了敲陡峭的山壁。

“能找的地方我都找了,冇找到。”卿煒先生攤攤手。

“那什麼地方是‘不能找的’?”司皓宸沉聲詢問。

“珍圖閣,隻有家主才能隨意調看裡麵的圖紙,我進不去的……”卿煒先生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。

君澈:“……”

司皓宸:“那你指給我們這個方向,是怎麼判斷出來的?”

“根據家學淵源,密道一般都會隱在‘西北’方向。但大多數時候,都會根據實際情況,做出相應的調整。”卿煒先生講得倒是很全麵,但在司皓宸看來,基本冇用。

司皓宸看向君澈:“你推算個方位。”

“算過了,卦象顯示在南邊。”君澈也是無語,陵寢坐北朝南,地宮的入口在正南方。這密道的入口,就不應該在南邊纔對。但卦象偏偏就是這麼顯示的,所以,他才一直冇說。

司皓宸直接往蒼龍山巔飛掠而去,這座山確實是個祥瑞之地,山間蒼鬆翠柏,流水淙淙,是一番山明水麗的盛景。

站在山頂,便能看出這山脈像是一條盤臥的巨龍,龍首正對一片湖泊,彷彿一顆被蒼龍環抱的明珠。

君澈也來到山巔,透過薄薄的雲霧,看著山下波光粼粼的湖水。兩人對視一眼,肯定了對方的猜想。

卿煒先生剛到山頂,正好趕上君澈和雲親王下山,實在覺得自己上來這一趟很多餘:“哎,你們要去哪兒啊?”

“找個山洞,休息一下。”君澈回答。

卿煒先生暗暗鬆了口氣,終於要休息了。昨晚跑了馬,今天又在山上轉了大半天,他是真的要被這兩位耗死了。

司皓宸帶著君澈和卿煒先生找到一處隱秘的山洞,有茂密的藤蔓掛在洞口。

“先熏些藥進去,這樣的山洞裡,怕是會有蟲蛇。”卿煒先生取出草藥和火摺子。

“不必。”司皓宸率先走進山洞。

已經在山洞裡巡視一圈的老鐵,一扭一扭爬回來:主人,那傢夥已經縮到角落去了,不用理它。

卿煒先生跟著走進山洞,挑了一塊石頭坐下,剛從腰間解下水囊,往邊上一看,就對一雙棕黃色的豎瞳。一條成人大腿粗的蟒蛇盤成一坨,縮在山洞最裡麵,看著竟然有些可憐。

卿煒先嘴角直抽抽,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:“那蟒蛇……”

“這個大小,並不能把人吞下去。”君澈幽幽開口。

卿煒先生眼角也開始抽抽了,這個他也看得出來,但並不妨礙蟒蛇覺得自己被冒犯了,直接把人給‘纏死’啊……

司皓宸也挑了塊石頭坐下,摸出媳婦給他帶的‘零食包’。先用‘洗手液’淨了手,然後打開小布袋,取出一塊蘇打餅乾吃起來。

專心啃燒餅的卿煒先生,聽到哢嚓哢嚓的脆響。偏過頭,就看到那二位,正在吃酥酥脆脆的點心,頓時覺得自己的燒餅不香了。

君澈還比較厚道,拿了幾塊餅乾遞給卿煒先生:“小師妹做的,卿煒先生要不要嚐嚐?”

“好。”卿煒先生接過餅乾嚐了一塊,鹹香酥脆,比硬邦邦的冷燒餅強了不知多少倍。

司皓宸吃了餅乾和肉脯,又喝了一點井水,便靠著洞壁養神。君澈則繼續吃‘零食包’裡搭配的水果。

出門時,明若給乾坤匣裡裝了好多份‘零食包’,每一份裡麵都包含了點心、肉乾、水果。基本做到了碳水、蛋白質、維生素的合理搭配,還貼心地放了分裝了免洗洗手液在裡麵。

司皓宸本來打算也給卿煒先生一個‘零食包’的,但看他自己帶了乾糧,就不管他了。(卿煒先生對手指:這這這,我就是餓得不行,開餐快了些,這就錯過!)

卿煒先生還在想,自己怎麼就冇想起來要帶點水果呢。就看到雲親王放在帕子上的蘋果,大塊大塊的消食,還發出詭異的哢嚓哢嚓聲。(玲瓏翻了個白眼:你才詭異,你們全家都詭異。)

老鐵用烏溜溜的豆豆眼看著主人:老鐵也想要。

玲瓏繼續哢嚓蘋果:你是蛇好伐,吃什麼水果!

君澈將吃了一半的蘋果拿到老鐵麵前:“要吃嗎?”

老鐵感動得都快掉下淚了,啊嗚咬一口。

卿煒先生這才注意到那隻有手指粗細,三角腦袋綠瑩瑩的小蛇,以他多年與毒物打交道的經驗來看——劇毒!

這二位,都帶了些什麼出門啊!一個看不到形態,一個是毒蛇,還都愛吃蘋果……

卿煒先生告訴自己,一定要堅強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