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明若和司皓宸用過早膳,便去北宮老夫人那裡請安。兩人走到主院門口,便看到北宮老夫人帶著四喜和魏嬤嬤出來,看著是要出門的樣子。

“請祖母安。”司皓宸和明若上前行禮。

“你們來了,‘瑤華’跟我去看看你們二伯母,朗月就忙自己的事情去吧。”北宮老夫人現在是一個頭兩個大。

今天早上,兩個嫡親的兒媳一個都冇過來。倒是都打發人過來,一個是頭暈得厲害,下不來床。一個是磕破了腦袋,要看大夫。

“好。”明若上前扶住北宮老夫人的手臂,“祖母,我們走吧。”

來到福熙院時,北宮二夫人正倚靠在引枕上,額頭纏了幾圈棉紗,還隱隱有血洇出來,北宮詩詩坐在床邊抹眼淚。

大夫剛為北宮二夫人包紮了額頭,開了藥方,囑咐要吃幾天湯藥祛熱毒,免得傷口潰瘍。

大夫拎著藥箱出門,北宮振海的生母吳姨娘,緊隨其後:“大夫等一下,您也幫二少爺瞧瞧吧。”

北宮二夫人現在聽到跟北宮振海相關的事情,氣就不打一處來。

早上發生那種事情,老爺就算把那小畜生打死,她都不想管。可現在他們二房式微,事情鬨大了讓老太爺知道,二房怕是更入不得他老人家的眼了。

“太太,老太太和少夫人來看您了。”北宮二夫人的貼身嬤嬤連忙提醒。

“母親,您快坐。”北宮二夫人就要下床來,“小陶,沏上好的溪山銀針來。”

“你安生躺著吧,不必起來。”北宮老夫人按按手。

“本該媳婦去服侍母親的,反倒讓母親來看我,這讓媳婦情何以堪呐。”北宮二夫人捏起帕子抹了抹眼淚,“‘瑤華’快坐,詩詩去給你嫂子搬個凳子來。”

北宮詩詩應了一聲,不知道母親為什麼要自己給‘赫連瑤華’搬椅子,隻好心不甘情不願地照做:“嫂嫂請坐。”

“多謝。”明若也有些意外,北宮二夫人長袖善舞從不吃虧。不知道這葫蘆裡又裝了什麼藥。

幾人閒話幾句,北宮二夫人便起了話頭:“後日是漆雕大夫人的生日,我這樣也去不了。我就想著,勞煩‘瑤華’代我去為漆雕夫人賀壽可好……”

明若覺得去參加個壽宴冇什麼,就怕到時候會遇到赫連大夫人,穿幫就不好了:“我剛到雲陵城不久,隻怕耽誤了二伯母的事情。”

北宮老夫人倒是很看好這個孫媳婦,也想她多在人前露露臉:“隻是普通壽宴,與各府夫人小姐聊聊天,你去便是。”

“那我就聽祖母的吧。”明若隻得應下。

北宮詩詩見到漆雕家的四少爺,心中對漆雕謹的相貌家世都十分滿意。現在不知道漆雕家那邊如何打算,想借漆雕大夫人的壽宴去探探口風。

冇想到,母親今早不小心磕破了頭,她一個未出閣的女孩,便不好獨自前往,所以剛纔哭得那般傷心。

北宮詩詩心裡不願這位從西界來的嫂子帶她去漆雕家,總覺得這樣會掉了她的身價。但比去不成要好些,隻得勉為其難地接受了。

這件事敲定下來,北宮老夫人囑咐北宮二夫人好好休息,便帶著明若離開了。

“‘瑤華’不必擔心,咱們與漆雕家是世交,不會有人為難你的。”北宮老夫人拍了拍明若的手,“不過,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,要是遇到淳於家的人,不必理會他們便是。”

明若微微挑眉,看來北宮家跟淳於家不大對付啊:“孫媳記下了。”

明若回到清秋院,便看到清風帶著兩個新來的‘護院’,熟悉環境。

“少夫人,您回來了。”清風連忙帶著兩人見禮,“這是咱們院裡新來的護院,公子給賜了名——個高的是初一,個矮的是十五。”

十五:你自己都快成說書先生說的‘土行孫’了,哪兒來的臉說我矮!

“請少夫人安。”初一十五上前行禮。

“免禮。”明若嘴角抽了抽,真是初一和十五啊,這倆貨是怎麼來的!

心中雖然好奇,但又不能直接問初一和十五,隻能跑去找司皓宸。

司皓宸正裝模作樣地聽水先生講學,看到明若進來,衝她笑笑:“娘子是覺得水先生講的課業有趣,也想聽聽麼?”

“是……啊……”明若翻了個白眼,師兄又不是說書,能有趣纔怪。

湊到司皓宸身邊,小聲詢問:“初一和十五打哪兒來的?”

“自然是從邊城而來。”司皓宸笑的很嘚瑟。

“他們怎麼來的啊?”明若一臉好奇。

“我打造了戰艦,又有你五哥訓練的水師,手裡還掌握著海陣圖……運送人過來,很難嗎?”司皓宸戳了戳明若的腦門,“況且,隻要拿到兵符,我們就可以離開,自己有船會更方便一些。”

明若已經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夫君的敬仰之情了,隻衝他豎起了大拇指。

“我講課這般‘有趣’,你們還在下麵說小話?”水先生握著戒尺對明若道,“再不好好聽課,就要打手板了。”

“水先生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明若又將後天要去漆雕家,參加壽宴的事情說了。

君澈唇角彎出一抹好看的笑:“那正好,卿煒先生剛傳信過來,想要你幫漆雕老夫人看看病。我一會兒給他傳信,到時候讓他安排你看診。”

“行。”明若點點頭,“師兄,你可彆笑了,假鬍子都翹起來了!”

“……”又這麼個耿直的師妹,君澈頓覺一頭黑線。

在中州,出席正式場合,都要著曲裾。去漆雕家府宴那日,明若穿了天青色曲裾,嫌棄全套裝備太繁瑣,隻戴了燒藍嵌寶花冠,並兩支珠花,並冇用整套頭麵。

北宮詩詩卻是盛裝出席,身穿水紅色曲裾,戴了整套的紅寶石頭麵,紅彤彤的一個人,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誰家的新婦回門呢。

兩人在府門外碰頭,看到對方的打扮,都覺得看不下眼去。

秋水扶著自家少夫人上了馬車,北宮詩詩帶了兩名婢女,一個扶著她上馬車,另一個幫她托起長長的裙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