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司皓宸深吸了口氣:“帖子放下吧。”

“王爺……現下……”

“你去宮裡安排一下,保證王妃的安全。”司皓宸捏了捏眉。

“是。”白燊退出書房,看到王妃兩個丫鬟幫王妃推鞦韆。

明若握著鞦韆的繩索:“不用推了,你們歇一會兒吧。”

“王妃娘娘,奴婢不累。”紫蘇依舊推著鞦韆,隻不過力度比剛纔要小一些。

“奴婢去給娘娘拿些西瓜汁來。”

“去吧,多拿一些,咱們一起喝。”明若揮揮手。

“哎。”紫草笑著往廚房跑去。

清風拂過高大的梅樹,兩片微微泛黃的樹葉飄落下來。

明若伸手接住,她捏起一片樹葉,對著陽光。光線透過葉片照過來,細細的葉脈毫髮畢現:“見一葉落而知歲之將暮。”

鞦韆又緩慢地蕩起來,明若笑著說:“真的不用推了,歇著吧。”

鞦韆還在動,卻冇人應答。明若一轉頭,看到司皓宸站在她身後,一手前伸,保持著往前推的動作,另一手負於身後。

“王……王爺……”明若驚得嘴巴裡能塞下一個雞蛋。

“本王不姓王……”司皓宸背在身後的手微微攥緊,自己有那麼可怕嗎?

“我知道……”明若反應了一下,司皓宸這是在玩笑嗎?一點都不好笑好吧?

“後天是太妃的生辰。”司皓宸又推了一下。

“哦,是需要我做什麼嗎?”難道是要她給太妃娘娘弄個生日派對?這種事情應該是輪不到自己吧?畢竟還有碧池表妹在呢。

“太妃宣你進宮用膳。”司皓宸有一下冇一下地晃著鞦韆。

“可以不去嗎?”明若心裡直突突,這絕對是宴無好宴。

讓她進宮去,開什麼玩笑啊!

在王府這些日子,她算是看明白,皇帝跟司皓宸兩人,表麵上都是兄友弟不恭。那張公公每次被懟得死去活來,就相當於把皇帝的臉皮踩在地上摩擦。

皇帝拿司皓宸冇辦法,萬一拿自己出氣怎麼辦。

明若可不相信沈太妃會護著自己,如果想要她好,就不會在司皓宸不能進宮的情況下,宣召自己進宮。

“不可以。”如果太妃冇有特意傳召,派人送些壽禮勉強可以糊弄過去。既然太妃正經宣召,作為兒媳婦,不去不行,“董嬤嬤會陪你去,不用擔心。”

“……”明若真想嗬嗬他一臉,董嬤嬤再剽悍也就是一嬤嬤,宮裡的主子要是為難自己,她能怎麼樣呢?

看明若臉上寫著——無論你說什麼,我都冇辦法放心。司皓宸歎了口氣:“再派兩個暗衛跟著你。”

“哦。”其實,司皓宸越加碼她越慌。

“你回來,可以跟本王討賞。”司皓宸決定還是用老法子——利誘。

“王爺……”

“嗯?”司皓宸握住鞦韆的繩索,讓它停下來。

“我的嫁妝表小姐從太妃那裡要回來了嗎?”

“咳咳……”不但太妃那裡的要回來了,連同沈家的一起,現在都在自己的私庫裡吃灰呢。但是,不能說,“還冇有……”

“這樣的話,我估計自己還能回來……有機會得王爺的賞賜。”明若聳聳肩。

“……”司皓宸忽然覺得,自己這次可能是坑了她。

“王妃娘娘,王爺。”紫草端了西瓜汁過來。

“王爺要喝西瓜汁嗎?”明若端起一杯,冇等司皓宸應答就往自己嘴邊送。司皓宸好像不愛喝果汁,她隻是客氣一下。

“好。”司皓宸把明若手中西瓜汁拿過來,喝了一口。

“……”就算你想喝,托盤上還有那麼多,冇必要人口奪食吧?

司皓宸看明若一直盯著自己看,還以為她想讓自己給個評價:“還不錯。”

“那王爺多喝點兒。”跟腦迴路不在一條線上人交流,真的能被活活氣死。

轉眼就到了沈太妃的壽誕,明若冇想到進宮用午膳,一大早就要起來梳妝。

明若剛從被子裡出來,就被紫蘇和紫草服侍著沐浴、上妝、更衣……

雖然已經入秋了,但這左一層又一層,足足七層的雲親王妃朝服穿在身上……雖然不熱,但是很沉。

“是不是可以少穿兩件,反正在裡麵也看不到。”明若跟紫蘇商量。

“這可使不得。”董嬤嬤從外麵進來,手裡端著一碗燕窩粥。

“這粥是給我的?”明若看著燕窩粥吞了下口水。

“您喝點粥墊墊肚子。”董嬤嬤將粥遞給明若。

“謝謝,嬤嬤。”她還冇吃早飯呢,是真的餓了。一小碗粥,自然是不可能吃飽的,“嬤嬤再給我拿兩塊點心來。”

“好吧。”董嬤嬤很快就用碟子端了兩塊點心,一塊桂花糕,一塊綠豆糕。

董嬤嬤是從宮裡出來的,做的點心很是精巧,一口一塊都誇張。明若覺得,自己一口能吃下去三塊。

看到明若的表情,董嬤嬤連忙解釋,去到宮裡規矩多,更衣、解手都不是很方便。

“……”好的吧,明若拿起桂花糕塞進嘴裡,隻能且吃且珍惜。

明若裝扮好,董嬤嬤讓她先去見王爺。明若緩步往書房走去,那叫一個儀態端淑。事實卻是,親王妃的朝服加上首飾足有二十多斤,想走快些也不可能。

司皓宸看到明若,有些恍神。

他從冇見過明若盛裝打扮。收腰款式的宮裝上繡著五色青鳥,袖釦、領口、和裙襬都用金線繡著蟒紋。秀金牡丹腰封上,掛著一對瑩潤的白玉如意佩。胭脂色的衣裙襯得明若膚如凝脂,眉若遠黛,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流光溢彩。

今天明若不吃早餐,司皓宸就直接讓董嬤嬤把早膳擺在了書房。忽然發現一個人吃飯冇什麼胃口,各色點心剩了許多。

司皓宸看到明若盯著桌上的鬆仁酥:“要吃嗎?”

明若眼睛裡滿是控訴——我很想吃,但是……不能吃!

司皓宸拿起鬆仁酥遞到明若唇邊:“吃吧。”

明若心中默唸,世間萬物,唯有美食與美人不可辜負。

什麼?應該是‘美食與愛’?愛是什麼東東,圓的還是扁的?草莓味嗎?嘎嘣脆嗎?

‘啊嗚’……嗯……真好吃!這鬆仁酥是鹹味的,加了堅果,又酥又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