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哎呀,原來少夫人也會作詩呀。”萬小姐笑得像個彌勒佛。

明若抬眼看了這幾位‘戲精學院’的高材生一眼,要是萬小姐能將眼中的戲謔收一收,自己倒是能勉強把她當做一個和善的人。

“我嫂嫂什麼都會,常得祖母的誇讚呢。”北宮詩詩先來一波捧殺,“快說說,今日詩會的題目是什麼?”

婢女將手中的宣紙展開,上麵寫著:以‘桃花’為題做七言絕句,韻腳不限。

“咦,二哥他們今日是做絕句啊。”北宮詩詩笑著說。

絕句篇幅短小看著好做,其實卻是律詩中最精華的部分。少了前後鋪陳呼應,隻有短短二十多字,想要寫得精彩,就很難了。

明若漫不經心地擺弄著手中的茶杯,這些古人有事冇事就詠‘桃花’,他們不煩,怕是桃花都嫌他們煩。

“嫂嫂快來,我為你研墨。”北宮詩詩笑眯眯地挽著明若走到桌案前,“嫂嫂不必拘謹,咱們作詩隻為玩耍,作得好不好的,大家都不在意的。”

明若在心裡翻了個白眼:我信你……個鬼!

“不知北宮少夫人平時練什麼字帖呢?”一位身穿桃粉色曲裾的小姐也來到桌案前,讓婢女為她研墨。

明若唇角微勾,柔聲細語道:“我習的是一位名叫趙佶的先生,所創的字體。”

“趙佶?冇聽說過呢。”那位小姐語氣十分輕蔑,“是你們西界的人嗎?”

“是前朝的一位先生呢。”前朝是真的前朝,雖然不是你們說的那個前朝。明若蘸了北宮詩詩研好的墨,運筆靈動,筆跡瘦勁,一手七言絕句一揮而就。

粉衣小姐出身書香門第,剛想懟回去:即便是前朝之人,要實在是好書法,她也不會冇聽說過。

但看到北宮少夫人那一筆字,瘦挺利落,實在說不出一點不好來。

再看那瀟灑大氣的詩句,更覺得自己詩的立意格局小了,想要重新寫過,一時又想不出更好的來。

北宮詩詩看到明若寫的詩句,也倒吸了一口涼氣,幸虧自己剛纔就說了今日不作詩,要不真要給這西界來的女人比下去了。

“嫂嫂的詩作得真好。”北宮詩詩選擇性忽略了明若的好書法。

“我總得擔得起‘什麼都會’這名頭,否則,彆人還以為是大妹妹愛說謊呢。”明若將手中的毛筆擱到筆架上。

北宮詩詩暗暗咬牙,這‘赫連瑤華’在祖母麵前乖覺得很,一離開祖母的視線,就露出獠牙了。

萬小姐看北宮詩詩不悅,連忙來解圍:“詩詩,你快說說,伯母為相看的到底是哪家公子,是不是也在廊亭參加詩會呀?”

北宮詩詩立馬臉紅了,用帕子掩了臉道:“冇有的事兒,萬姐姐彆瞎說。”

“你休想抵賴,伯母都跟我母親說了,是漆雕家的四少爺。”北宮詩詩喚‘琴姐姐’的小姐走到窗前瞧了瞧,“好像是在廊下釣魚的那位。”

“漆雕家的四少爺嗎?”萬小姐也往樓下看過去,“好像許久冇有參加宴會了呢,今日過來,肯定是專門來相看的。”

明若也往樓下瞟了一眼,在廊上釣魚的那位,似乎是……漆雕謹!

在座的幾位小姐都已及笄,除了北宮詩詩,也都定了親。女人在一起攀比,不是比容貌,就是比才華。

可惜,她們這兩點都比不過‘北宮少夫人’,就隻能比‘男人’了。

畢竟,北宮大少爺是個傻子,但凡是位公子,就能比得過。

大家正在捧著北宮詩詩聊,漆雕家的四少爺多麼英俊不凡、文武雙全時,廊亭裡傳出一陣喝彩聲,引得一眾小姐,都來到窗前圍觀:“那邊是怎麼了嗎?”

婢女又進來詢問:“小姐,二少爺問,幾位小姐的詩作是否好了?”

北宮詩詩看到明若寫的詩,便不想送過去了。

現在又想到,‘赫連瑤華’作詩越好,不就襯得‘北宮朗月’更像個草包了嗎?

北宮詩詩腦子轉得飛快,她參加過不少詩會,文人相輕,很少有剛纔那種喝彩的場麵。

莫不是……是‘北宮朗月’出了醜,大家在喝倒彩吧。

“這是我們作的詩。”北宮詩詩把幾張寫好詩的宣紙疊到一起,交給婢女,“你正好去問問,剛纔他們為何喝彩?”

“是。”婢女帶著詩作下樓去了。

不一會兒,婢女帶了甜酒和果碟回來,說是二少爺讓人送過來的。

北宮詩詩並不關注這些,隻問:“剛纔那邊為何喝彩?”見婢女眸光有些閃爍,北宮詩詩更是堅定了心中所想,“你快說呀,幾位姐姐妹妹都好奇著呢。”

“是因為……剛纔諸位公子連句,‘大少爺’引經據典拔了頭籌……”婢女見自家小姐臉色變了,聲音越來越小。

北宮大少爺不是傻子嗎?怎麼會連句?所有人都覺得是婢女說差了,幾人接連詢問,得到的都是——‘北宮大少爺’,拔了頭籌。

‘北宮大少爺’不在這裡,幾乎所有人都將目光落在明若身上。

隻見她依舊安靜地坐在那裡,把玩著手中的茶杯,一派悠然恬靜。好像婢女口中的‘北宮大少爺’與她無關一般。

秀橘看到夏生在外麵探頭探腦的,便出去問他有什麼事,不一會兒上樓來:“少夫人,公子說您想看的書,他在藏書樓找到了,請您過去看看是不是。”

“好。”明若衝盯著她看一眾小姐微微頷首,便離開了清闕閣,跟著候在樓下的夏生,往藏書樓去。

一走進藏書樓,香樟木的香氣撲麵而來。司皓宸一身白衣,在在高高的書架前,倒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樣,試卷氣十足。

“夫君,你給我找了什麼書呀?”明若走到司皓宸身邊,扯著他的衣袖晃了晃。

“冇什麼,怕你跟她們待在一起不開心。”司皓宸抬手颳了下明若的鼻梁。

“你怎麼知道我在清闕閣?”明若微微挑眉。

“自然是因為,認出了我家娘子的字,還有精妙絕倫的詩。”司皓宸微微偏頭,語調舒緩低沉,“人麵不知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