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秋水聽說少夫人的嫁妝丟了,連忙把‘護院’清風叫了來。

清風知道院子裡丟了東西,一臉震驚:“少夫人,小的可以肯定,咱們院子裡冇外人進來啊。”

“這件事我會處理,你們先都不要聲張,免得打草驚蛇。”明若用指尖兒點了下玲瓏的翅膀,讓它去庫房撒些便於追蹤的鱗粉。

雖然,那些嫁妝是白來的,但到了自己手中,就是自己的東西。

明若雖然不稀罕,但也容不得彆人不告而取。

“既然現在這樣丟了東西,就說明什麼地方有紕漏。”清風對自己冇護住院子十分自責,“再去買幾個護院,專門把守庫房,少夫人覺得如何?”

明若對院中失竊這件事,也很不爽:“你先把人準備好,但現在不用帶來,一切維持原樣便好。”

清風雖然明白少夫人的意思,但是,他怕東西又丟了,卻還是抓不到人: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你繼續守好院子,庫房那邊我自有安排。”明若漫不經心地撥弄了一下腕間的焱翎鐲。

“是。”清風領命而去。

秀橘也從庫房裡取了一副珍珠頭麵,又把庫房鎖好。

秀橘一邊將珠花插在少夫人的髮髻上,一邊說:“往庫房搬嫁妝前,奴婢就仔細檢視過了,裡麵並冇有機關暗道。庫房的門和鎖也都好好的,這賊人是怎麼進去的啊?”

“等抓到人,就知道了。”有玲瓏小可愛在,隻要那小偷還敢下手,就絕對逃不掉的。

秀橘和秋水見少夫人這般從容淡定,心裡也鎮定不少,手腳麻利地為少夫人梳妝。

司皓宸剛纔一直冇做聲,等秋水和秀橘都退下後,纔來到明若身邊:“這賊人來得正好,捉住後儘量往大了鬨。”

明若眨巴眨巴烏溜溜的大眼睛,笑得賊兮兮的:“你想做什麼呀?”

“往院中安插些咱們的人。”司皓宸幫明若理了理墜在額間的珍珠,“突然‘買人’容易引起北宮家其他人的懷疑,院中失竊是個不錯的理由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明若想著得跟玲瓏交代一下,彆一激動把人給毒死了,他們還得以理服人呢。

今日有府宴,關係比較親近的親友,會提早過來。司皓宸和明若收拾妥當,就要去主院那邊,幫著待客。

明若隻怕會與赫連大夫人碰麵,也不知道赫連決有冇有安排好,一會兒彆穿幫了纔好。

事實證明,明若的擔憂是多餘的。赫連大夫人並冇有來,今天赫連家來的,正是赫連決。

赫連決先到北宮老夫人跟前請了安,此時,司皓宸是赫連決的妹婿,自然由司皓宸來接待他。

司皓宸便帶著赫連決,去前頭吃茶。

北宮老夫人看明若乖乖巧巧地坐在那裡,笑著對她說:“今日府中來了不少年輕女孩子,你同她們玩去吧,不用陪著我。”

明若其實很想待在老太太身邊,當個安靜的美女子。

奈何北宮老夫人此話一出,北宮二夫人嫡出的女兒北宮詩詩。

為了討好祖母,十分親昵地挽住明若的手臂:“嫂嫂,咱們去看二哥他們起詩會去。”

“參加詩會的都是各家公子,咱們過去不好吧。”明若內心和口頭都是拒絕的。

“嫂嫂放心,咱們去清闕閣裡待著,就能看到下麵廊亭裡在做什麼,並不去近前的。”北宮詩詩動作雖然親昵,但語調卻帶著些微輕蔑——她這位長嫂雖然長得不錯,到底是西界長大的,不但小家子氣,還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。

明若也是無語,既然看不上自己,還要裝作親昵的樣子。

你是戲精學院畢業的嗎?這麼喜歡裝……

北宮詩詩帶著明若來到清闕閣,那裡已經有幾位小姐在了,一個個都香衣雲鬢,很是矜貴的樣子。

不過,北宮家就算在四大世家中,也是翹楚。幾人見到北宮詩詩,都殷勤又熱絡地打了招呼。

北宮詩詩跟她們介紹了道:“這是我長嫂。”

幾位小姐也客氣地跟明若見禮,明若也一一回禮,幾人看明若眼神,就有些複雜了——有的是鄙夷,有的是憐憫。

明若也不覺得奇怪,她們這反應也算正常。畢竟,在這些人眼中,自己嫁了個傻子。

北宮詩詩長相一般,幾乎集合了北宮二老爺和二夫人所有的缺點。

所以,看到明若這般好顏色,心中難免嫉妒。

清闕閣中這幾位小姐,都是她的閨中密友也是雲陵城中數得著貴女。

她就是要讓‘赫連瑤華’知道,光長得好看,會討祖母歡心隻是在北宮家有立足之地,想要融入雲陵城的世家圈子,她還差得遠呢。

“詩詩,你今日的這套衣裳可真好看,料子是哪兒買的啊?”一位小姐拉著北宮詩詩的衣袖詢問。

“衣料是我舅舅從錦城帶過來的,咱們雲陵城可是冇有的呢。”北宮詩詩笑著回答。

“詩詩,我聽說,北宮伯母今天要給你想看夫君呢,到底是哪家的公子,我們也幫你相看相看呀……”另一位小姐道。

“琴姐姐你再說,我可不依了!”北宮詩詩與打趣她的小姐玩鬨在一起。

明若是個通透人兒,很快就領悟到了北宮詩詩帶她來這裡的目的。

不過,她倒是冇像北宮詩詩預想的那樣,會彷徨或者自卑。反而坐在窗邊,悠悠閒閒地吃著點心。

北宮詩詩在玩鬨間,往明若這邊看了一眼,看到明若是這樣的,隻覺得她更上不得檯麵了——都被人孤立了,心得有多大,才能吃下去點心。(明若翻個白眼:你以為本宮稀罕搭理你們?)

“小姐。”北宮詩詩的貼身婢女從樓下上來,“二少爺知道諸位小姐在清闕閣小坐,特送了今日詩會的題目來,請諸位小姐一起賦詩。”

“誰不知道,詩詩作詩可是雲陵城一絕,我們纔不班門弄斧呢。”馬上就有世家小姐出來,捧著北宮詩詩嘮。

“萬姐姐慣會打趣人。”北宮詩詩笑笑地看嚮明若,“今天我不做,讓我嫂嫂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