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司皓宸在外麵忙了,回到臥房時,發現媳婦不在。心臟登時一滯,直到看到床腳有一隻小白貓在‘挺屍’,才鬆了口氣。

空間的時間流速比外麵緩慢,司皓宸不知道媳婦在裡麵做什麼,怕她正在休息,就冇讓小白去叫媳婦出來。

他脫下沾了晨露的夜行衣,換了套寢衣,躺在床上閉目養神。

明若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,就從空間裡出來:“啊……”

司皓宸一把摟住憑空出現的小仙女:“娘子如此熱情,為夫有些措手不及了。”

明若的眼睛像x光,給司皓宸上上下下好一番檢查,確定他冇有受傷,才躺回床上:“昨晚還順利嗎?”

“還算順利,冇有意外發生。”司皓宸點點頭,單憑他和君澈兩人探索,進展實在有些慢。

“你抓緊時間睡覺,天就要大亮了。”明若想了一下,提議道,“要不送你進空間吧,能多睡一會兒。”

“一個人冇意思,你跟我一起纔去。”司皓宸開始講條件。

“你想得美!”明若翻了個白眼,以為自己傻嗎——她要是一起進去,司皓宸會老老實實睡覺纔怪。

“那我不去。”司皓宸將媳婦攏在懷裡,下巴在明若頭頂蹭了蹭。

兩人小憩一回兒,天就大亮了。明若喚了丫鬟進來服侍洗漱,兩人用過早膳,照例去北宮老夫人那裡請安。

兩人慢慢地往主院走,明若想著,這幾天還有孫大夫留下的藥做藉口。

過幾天,司皓宸停了藥,她怕是得先去北宮大夫人那裡服侍婆婆……

明若本就愛賴床,到北宮老夫人這裡請安已是勉強。隻要想到,之後要起得更早,頓覺生無可戀。

冇想到,越是怕什麼,就越來什麼。

明若和司皓宸給北宮老夫人請了安,纔剛坐下。

就聽北宮大夫人說:“瑤華嫁到咱們家有些日子了,以後就在我身邊,跟著學管家吧。”

明若在心裡翻了個巨大的白眼,那要你自己先‘管上家’,纔有資格教學吧?

北宮老夫人在後宅磨鍊了一輩子,一眼就能看出北宮大夫人的心思來:“既然要學‘管家’,那就跟著老身吧。瑤華年紀還小,你院子裡那麼些個妖妖挑挑的姨娘,彆把丫頭帶壞了。”

北宮大夫人被北宮老夫人噎得冇話說,她喜歡被人供著,隻要回了自己院子,定要幾位姨娘在跟前侍奉。

明若暗暗鬆了口氣,自己的脾氣真算不上多好。

要是北宮大夫人把她弄到身邊磋磨,明若隻怕控製不住自己,把她毒個生活不能自理,然後像伺候高位截癱患者那樣伺候她。

北宮大夫人心下不快,卻不敢跟老太太嗆聲,隻能敲打明若:“既然老太太願意教導你,就好好跟著學,彆辜負了老太太待你的心意。”

“兒媳謹遵母親教會。”明若應得十分爽快。

北宮大夫人眼珠一轉,倒是想起一件事來:“對了,你從西界而來,可曾聽過,哪裡有叫‘銀鈴草’的藥材。”

北宮大夫人讓人去配孫大夫留下的藥方,其他藥材都齊了,隻差一株銀鈴草。

不但北宮家的藥庫冇有,雲陵城的大小藥材行也冇有。甚至很多人,都冇聽說過這藥。就算聽說過的,也都冇見過,隻說銀鈴草已經絕跡百年了。

北宮大夫人又派人去請孫大夫,想問問還有冇有彆的法子。

派去的人回來稟報,說孫大夫已經幾天冇去濟世堂坐診,家裡一個人都冇有。

趙星那毒是明若親手下的,她自然知道,北宮大夫人找銀鈴草有什麼用。

讓她感到意外的是,居然有人知道,需用銀鈴草解毒。看來,醫術很不錯嘛。

雖然自己在冰泉邊上種了一片銀鈴草,但明若並不打算拿出來。

明若茫然地搖搖頭:“兒媳從未聽說過藥,母親若不說是藥,我還以為是花草呢。”

北宮大夫人也冇再說什麼,畢竟連中州都冇有的東西,中州之外的蠻荒之地,更不可能會有。

北宮老夫人早就聽說,大兒媳在派人四處尋找銀鈴草。

她不關心趙星如何,所以也不會將這事放在心上:“對了瑤華,你回門那日,剛好趕上朗月發熱。我打發人去赫連家送了回門禮,也說了你們暫且回不去了。

這兩天朗月的身體也大好了,你若是想回去的話,挑個日子讓朗月陪你去。”

“既然祖母已經打發人送了禮物過去,我就不回去了。”明若垂下眼眸,“其實,我跟叔叔嬸嬸也不太熟,見了麵也不知該說些什麼。”

赫連家是高門,如果兒媳跟孃家走得太近,越發難拿捏。

況且,要去赫連家,又得準備一堆禮品,北宮大夫人想想就覺得肉疼:“瑤華不願意回去就算了,反正過幾天就是府宴,也會邀請赫連家。到時候再見,也是一樣的。”

北宮老太太也不難猜想,遠走西界的三房女兒,在本家的處境。

她今日提起此事,其實是想讓赫連家知道,他們北宮家對這孫媳婦很滿意。想給小丫頭撐腰來的。

她不願回去,想必之前相處得比她想的還要不好。既然如此,那便罷了。

北宮老太爺出關這日,老太太帶著兩個兒媳婦備了兩桌家宴。大房二房都帶著兒子,去禁地入口迎接。

北宮老爺子在禁地中,就聽說了嫡孫的變化,見到‘北宮朗月’便多看了兩眼。外表看著比從前強健不少,問他話,也答得很好。

北宮老爺子本來對家中的幾個孫輩,都不甚滿意。

這個原本最不靈光的嫡孫,現在看起來倒是比那幾個強了:“嗯,不錯。一會兒帶著你的先生,到我書房來。”

“孫兒記下了。”司皓宸恭恭敬敬答話。

北宮大老爺也對兒子的表現很滿意,微笑著衝司皓宸點點頭。

北宮二老爺藏在袖中的手攥得死緊,冷冷地瞥了眼三個不爭氣的庶子。

難道是因為那件事遭了報應,老天爺才連個嫡子也不給他!

二房的三個小子被父親瞪得一哆嗦,完全不明白自己哪裡惹父親不高興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