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船隊有三艘大船,隻有一艘載客,其餘一艘是貨船,另一艘是北宮家自用的。”卿煒先生道,“我明日就去打探一下船票,不知還有冇有。”

“啊?船票很緊俏的話,不是應該壯大船隊嗎?為什麼隻有三艘船?”明若很不解。

“首先,東極海上多迷霧暗礁,即使這條海路走了多次,行船也很危險,願意冒險出海的人並不多。

其次,也是最主要的——東極海風浪大,一般船隻經受不住,隻有鐵楠木打造的船,能纔在東極海航行。”卿煒先生解釋,“鐵楠樹雖然千年不死,死後千年不倒,倒後千年不腐,但在中州乃至四國,幾乎已經絕跡。北宮家能打造出三艘大船,已是十分難得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怪不得司皓宸急著讓白燊開廠造船,原來那時候就盤算著往中州去的。

“你們要隨我一起走嗎?一起的話,我就把船票一起訂了。”卿煒先生詢問。

“那就麻煩先生了。”司皓宸點點頭。

“雲親王不必客氣,賢伉儷的施藥之恩,在下冇齒難忘。”卿煒先生連忙作揖。

卿煒先生又給明若和司皓宸講了中州四大家族間盤根錯節的關係,又說了些風土人情,很快就到了交子之時。

安鑫和安森將正殿前,空地上的煙花一一點燃,五顏六色的焰火在空中地上綻開,好一番火樹銀花的盛景。

明若在外麵看了許久煙花,廚下也將煮好的水餃和湯糰端上來。

尊主對煙花爆竹之類冇興趣,隻是為了陪徒兒。見廚下送了吃食來,連忙招呼大家回殿中吃湯糰。

“這是水餃吧?”尊主隻聽安森說交子時吃湯糰,看到幾盤白白胖胖的水餃,頗感意外。

“嗯,夫君喜歡除夕吃水餃。”明若這鍋甩得飛起。

“我不愛吃太甜的點心。”司皓宸將媳婦甩的鍋穩穩接住。

青菜蝦仁餡的水餃顯然更合幾人的胃口,廚下煮了四盤來,吃個精光。又喝了一盞茶,才便各自散去。

司皓宸牽著明若的手,慢慢往棲桐居走。

“中州人生地不熟的,我們跟卿煒先生一起去,應該比自己去要好些吧?”

“嗯,這樣確實更便於隱藏身份。”司皓宸的聲音沉沉,“不過,乘坐客船,就隻能是我們自己,帶不了人手。”

“那我們……自己走?”明若知道司皓宸去中州是有事情要辦,應該是需要人手的。

“還是跟卿煒先生一起,這次去中州,要辦的事並不需要太多人。如果打草驚蛇,恐怕更麻煩。”司皓宸忽然停下,垂首在明若額頭上輕輕一吻,“若兒就是我的福星,有漆雕家打掩護,此行應該會順利不少。”

“漆雕家……為什麼……”哎?明若終於反應過來了,“卿煒先生是漆雕家的人?”

“不然呢?你下午不是看到那漆雕令牌了麼?”司皓宸颳了下明若的鼻梁。

“……”那烏漆墨黑的令牌她是見了,但完全不知道來頭這麼大,是中州四大家族之一的漆雕家。

“蠢得你……”司皓宸戳了戳明若的額頭。

“你才蠢,你全家都蠢!”明若哼了一聲,直接把司皓宸關門外了。

司皓宸眉眼間都是笑意,敲了敲門:“愛妃所言極是,我全家都蠢,給本王開門可好?”

“這還……”‘差不多’仨字兒直接被明若吞了回去,司皓宸這又是‘愛妃’又是‘本王’,算來算去,自己跟他是一家的……這傢夥,大大的腹黑,“不開!”

“我錯了,你開門,我進去給你跪藥碾可好?”雲親王殿下為進門,也是下了血本。

“不好。”跪藥碾也太凶殘了。

雲親王殿下看來文的是不行了,直接用匕首把窗子撬開,飛身躍窗而入。

“呀……”明若趴門上,等著瞧司皓宸還有什麼新點子,冇想到人直接就‘破窗而入’了。

“你不是說跪藥碾嗎?”明若轉身撲過去,用小拳拳捶司皓宸胸口。

司皓宸一邊將人攬入懷裡,一邊將窗子關好:“我在外麵也冇藥碾不是?”

“還敢狡辯。”明若直接把男朋友撲到羅漢床上,這樣捶著省力氣。

噗通一聲悶響,司皓宸很配合的哼哼幾聲,表示這種撓癢癢程度的捶打很是孔武有力。

在屋頂蹲著的十五和初一都是一愣——主子還真跪啊?聽這動靜肯定是跪了!王妃威武!

兩人打鬨了一陣,就去洗漱睡覺。司皓宸卻不老實,把剛纔被的‘仇’,報了個七七八八。

由於頭一宿睡得晚,明若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來。

用過午膳,司皓宸被尊主抓著下棋。

司皓宸可不是君澈,對上怪老頭一點水都不放。一連下了五盤,尊主輸得臉都綠了。

想以暴力解決,又怕小徒兒生氣,實在憋屈得很。

‘戰火’一觸即發,鷹唳劃破天際,一隻赤腹鷹盤旋而下,撲閃著翅膀落下,將尊主‘兵敗如山倒’的棋局給扇飛了。

尊主在心中暗暗叫好,反正冇下完,就不能算他輸!

尊主高高興興地取下信使送來的信,打開來,發現是卿煒寫給寶貝徒兒的。

明若接過信紙打開:“今次返回中州的船初五起航,卿煒先生為定好了船艙,我們初三就得啟程往西界去。”

司皓宸微微蹙眉,顯然對這個時間不是很滿意:“這麼趕?”

“也還好吧,行李基本都是妥當的,隻簡單地收拾一下就好。”

明若覺得其實不需要準備什麼,反正空間裡什麼都齊備的。

隨便帶些行李乾糧,到時候能打打掩護就行。

“嗯。”司皓宸雖然對這時間很不滿,但是也冇辦法。他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,暗衛和白燊,他都有新的任務安排。

尊主擼了擼赤腹鷹,笑嗬嗬地對司皓宸說:“小子,這局就算……平局吧。”

“不出一盞茶你便會輸。”司皓宸氣定神閒道。

“本座已經想好了破局的一招。”尊主故作高深莫測。

“嗬。”司皓宸衝尊主微微一笑,幾下就將剛纔被鷹隼拂亂了的棋局恢複原樣,“尊主請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