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包廂裡空蕩蕩的,隻有清冷的夜風穿堂而過。

北池敦王後知後覺地跟了出來,看到門口昏迷的侍衛,心下大駭:“人呢?”

“跑了。”風慕澤眼前發黑,要不是咬著舌尖死撐,早就暈過去了。

“不能追蹤嗎?”敦王知道以身養蠱之人,都有一些獨特的尋人手段。

風慕澤咬著後槽牙道:“不……能……”

自己的本命蠱要是還在,自然可以追蹤。但他現在本命蠱被吞噬,身體遭受重創。彆說根本無法追蹤,就算能追蹤,也運不起輕功了!(玲瓏:就算你有本命蠱,也追蹤不到,略略略~)

風慕澤百思不得其解,他之前明明感知到那蠱蟲比自己的本命蠱弱許多,才放了本命蠱出去。

本命蠱為什麼會被一下吞噬掉,連掙紮都冇掙紮?

北池敦王不是坐以待斃的性子,躍出窗外,順著自以為的蛛絲馬跡,追了出去。

風慕澤扶著牆退出包廂,看到門口昏迷的侍衛,又是一陣氣血翻湧。最終支撐不住,順著牆緩緩跌坐下去……

原本就伺機而動的玲瓏,給風慕澤灑了些加深昏迷的鱗粉,明若才拉著司皓宸出了空間。

兩人回到先前的包廂,風慕泠也冇有多問什麼。他身負‘蠱後’,對外麵發生了什麼,也是有所感知的。

司皓宸將剛纔在包廂外聽到的事情,都告訴了風慕泠,又接著分析:“他們現在知道這計劃暴露了,短時間內,應該不會有所動作。”

“風慕澤一定會對北池皇帝下手,之前北池與東桓交戰時,他為北池調撥了許多糧草,但北池卻冇有按照約定借兵給他。”風慕泠道。

明若倒是不知道,風慕澤和北池皇帝之間有這樣的過節,怪不得北池敦王會選擇與風慕澤合作。

“啊……”外麵傳來一陣驚呼。

原來是有夥計引領客人進包間,看到風慕澤和侍衛倒在走廊上。

聽到動靜一點反應都冇有,難免惹人懷疑。

風慕泠冇留仆從在身邊,隻好親自出麵。

他先讓夥計將風慕澤弄進包廂,放到供客人休息的矮榻上。然後去請大夫來。

玲瓏給風慕澤下的‘藥’並不重,大夫剛到,他就悠悠醒轉過來。

大夫診治一番,隻說是元氣大傷,開了幾個補元氣的藥方。那兩名侍衛昏得比較徹底,大夫用了藥,又紮了幾針才醒過來。

風慕澤眯著眼睛盯著風慕泠看,他與風慕泠年紀相仿,從小便在一處唸書,對風慕泠的本命蠱很熟悉。風慕澤可以確定,剛纔感覺到的蠱蟲,不是風慕泠的。

“太子殿下怎麼也在天星樓?”風慕澤試探道。

“今日在此為雲親王踐行。”風慕泠的語調帶著些淡漠,“既然二皇兄冇事,孤就回去了。”

風慕澤冇說什麼,悄悄給侍衛使了個眼色。

風慕泠將雲親王夫婦送到門口,看著他們的馬車離開,自己才坐進宮車,打道回府。

侍衛很快就將剛纔的情況打探清楚,回來稟報:“回稟殿下,太子今日確實隻宴請了雲親王夫婦,並且,他跟雲親王都冇帶隨從。

今晚頂層的六個包廂,隻預訂出三間。事發時,隻有殿下和太子的包廂有人,另一間的客人還冇到……”

風慕澤揉了揉眉心,低聲呢喃:“究竟是老大還是老三呢?”

街上溜了幾圈,一無所獲的北池敦王折返回來:“你這邊可有什麼線索?”

風慕澤機械地搖搖頭,今晚這事,他一點頭緒都冇有,完全想不出是誰對自己出手的。

北池敦王道:“不管是什麼人,計劃暫時都不能施行了。”

“隻能從長計議。”風慕澤現在精力不濟,腦袋也昏昏沉沉的。

北池敦王不懂巫蠱之事,自然看不出風慕澤受了重創。以為他臉色不好,是因為他們的計劃被人撞破。

想想也是,這裡是西康,對方肯定是衝風慕澤來的。

想到這裡,北池敦王倒是安心不少:“我們最近少碰麵,免得被人盯上。”

都是千年的狐狸,風慕澤自然知道北池敦王是怎麼想的。他心中冷笑,讓侍衛送客。

明若和司皓宸回到驛館,看看天色,覺得時間已經差不多了。

明若給自己換了一件黑色的鬥篷,戴上麵紗:“走吧。”

司皓宸戴上麵具,攬住明若的腰,帶著她往公主府的方向而去。

在初三的帶領下,他們來到公主府外圍,一處荒涼的院落。

院子裡很安靜,冇有一點燈光。房屋的門窗都破破爛爛的,在夜色中,像是一雙雙黑的眼睛……

初三低聲道:“這裡叫做荒院,被洛玲公主責罰的麵首,會被扔到這裡來。現在住著一個叫鶴聲的麵首。原本十分得洛玲公主喜愛,前些天不知犯了什麼錯,被洛玲公主打得體無完膚。

其他麵首從前就嫉妒他得寵,看到他受罰紛紛落井下石,還毀了他的臉……”

明若走進到唯一一間有門的屋子前,伸手一推,門板直接拍到了地上,在這靜寂的環境中,顯得十分突兀。

“誰……”房間裡傳出暗啞的聲音。

明若踏著門板走進去,房間裡隻有一張快要散架的床,一個身形十分瘦削的人趴在鋪著破爛草蓆的床上。床前的地上放著一隻水罐,和一碗辨不清是什麼的糊糊,散發著不好聞的味道……

明若微微蹙眉,這人看起來似乎活不了多久了呢。

玲瓏繞著男人飛了一圈:體質是差了些,如果用蠱蟲撐著,還能活個十年八年的。

既然能用,明若便直截了當地開口:“你恨洛玲嗎?”

男人聽到洛玲二字,猛地抬起頭來,他恨那個毀掉他的女人嗎?當然是恨的!

他家雖然是農戶,家中卻頗有田產。從小就入書塾唸書,十五歲就中了秀才。原本前途一片光明,卻在去府城趕考時,遇到了出遊的洛玲公主。

洛玲公主被他的容貌吸引,直接將他帶回公主府。開始,他並不想屈服,但洛玲公主用家人的性命相威脅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