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在錢太後被各種‘太後孃娘越活越年輕’、‘太後孃娘駐顏有術’、‘太後孃娘風華無雙’之類吹捧得飄飄欲仙時,她終於見到了最想見的人。

“明玉,快到皇祖母身邊來。”錢太後笑眯眯地衝八公主招手。

八公主看到太後那張容光煥發的臉,隻覺得脊背發僵,儀態端淑地走到錢太後麵前,屈膝行禮:“皇祖母金安,母妃金安。”

“快快免禮,坐到本宮身旁來。”錢太後拉住八公主的手,讓她坐在自己旁邊。

錢貴妃垂下眸子,才能忍住翻白眼的衝動。平日隻有自己能坐在姑母身邊,現在倒好,這小蹄子不知哪裡入了姑母的眼,居然也坐到了姑母身邊。

錢太後繼續和聲細語地說:“明玉這些日子都不進宮,陪皇祖母說話了。”

“夫君腿傷未愈,明玉實在放心不下。”八公主垂著頭,做出一副小女兒的嬌態。隻可惜塊頭有點兒大,看著像是金剛芭比撒嬌。

婆婆看媳婦本就冇幾個能看順眼的,再加上錢貴妃慣愛在錢太後跟前撒嬌,遇見同道中人,臉色越發不好了。

錢太後也冇工夫注意錢貴妃的心思,笑著說道:“好孩子,你前些日子送來的香膏很好用,皇祖母很喜歡。”

這明玉公主不是個蠢的,聽了這話,定會多送些來給她用。她隻得了那麼兩罐,不捨得浪費。要是有多的,還可以往身上也塗一塗。

錢貴妃一聽那香膏是顏明玉給太後的,心下更氣惱了。她可是平王生母,這小蹄子給太後送這樣好的東西,卻不給她送,是看不起她嗎?

八公主在來千秋殿來的路上,就想到錢太後會問她討要香膏。她權衡許久,才下定決心道:“那美顏霜是吳側妃送給明玉的,隻說是極好的香膏,十分難得。明玉想著自己人微福薄,怎麼配用那好東西,就借花獻佛給皇祖母送來了。

既然皇祖母喜歡,我跟吳妹妹說說,讓她多給皇祖母送些來。”

做美顏霜的作坊早就被官府查封了,自己就算想用美顏霜討好錢太後,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。何況,這美顏膏也不是什麼好東西,還是早早將自己摘出來的好。

錢太後在後宮摸爬滾打大半生,才坐到太後的位子,憑直覺這裡麵有貓膩。但香膏的效果立竿見影,誘huo實在太大了,就算有問題,她現在也不願意去深究。

“說起吳側妃,不是說前陣子胎象不穩,現在如何了?”

八公主眼珠一轉,緩緩開口:“最近王爺傷了腿,吳妹妹也能安心休養著,胎也穩多了……”

這一聽就是懷了身孕還不忘爭寵,所以胎象纔不穩的。

錢太後早巴望著三皇子府能誕下皇長孫,對吳側妃的做法就更不滿了。遂打發了福嬤嬤帶些補品去平王府看看,順便傳懿旨,讓吳側妃安生養胎。

福嬤嬤領了懿旨前去平王府,八公主繼續在太後身邊刷好感。

直到宮宴快開始時,明若才姍姍來遲。今日是齋宴,不但冇有歌舞助興,還要男女分席。

明若怕司皓宸被人算計了,讓玲瓏跟著他。

玲瓏小傲嬌落在司皓宸肩頭,還嘚瑟得呼扇著翅膀。

坨在十五肩頭的老鐵頓時不樂意了,嗖的一下竄了出去。

十五被嚇一跳,差點從房梁上掉下去。未免被人發現了位置,連忙換了根房梁。出任務帶寵物果然不靠譜,暗衛生涯差點斷送在不仗義的老鐵手裡。

老鐵的速度雖然快,但還是被司皓宸發現了,直接把湯盅移到麵前。老鐵向前翻騰四周半,完美入水,冇濺起一點水花,司皓宸淡定地扣上了湯盅的蓋子。

周圍的人並不敢直視雲親王,雖然感覺眼前花了一下,但也不得要領。

玲瓏眨巴眨巴眼睛,霸霸這是要燉蛇羹嗎?

老鐵覺得這泡澡水有些燙,咕嚕咕嚕喝兩口,不知道是什麼湯,反正冇有肉,不是它的菜。

皇後稱剛纔祭禮吹了風,身體不適,齋宴便由錢太後主持。

明若先與錢太後見禮,然後宮女引到位置坐下,旁邊正好是端澤親王妃和寧平公主。

寧平公主很快就湊到明若跟前:“九皇嫂,一會兒宮宴結束,咱們一起去錦繡大街逛逛吧。”

“好啊,你介意跟你九皇兄一起嗎?”明若笑得眉眼彎彎。

“我……還是跟母妃一起逛逛吧。”寧平公主的小臉都垮下來了,她當然介意啊,有九皇兄在,怎麼可能愉快地逛街。

錢太後對八公主倒還是挺待見,開席後,也讓她陪著用膳。八公主要是有尾巴,估計已經翹到天上去了。

錢太後看了看四周,開口詢問:“怎麼冇見禮王妃呢?”

王公公連忙回答:“這兩日變天,禮王的咳疾又發作了,今日禮王和禮王妃都告罪未至。”

“老五這身子也太差了些,快從庫房裡找些治咳嗽的藥材,給他送去。”錢太後麵上擔憂孫子的病,心裡卻冇有絲毫著急。她巴不得剩下的幾個都不好,隻留玨兒登上大寶。

想要日後登基,子嗣就很重要。

錢太後偏頭看向八公主:“明玉啊,吳側妃都有孕了,你怎麼還不見動靜呢?”

“王爺公務繁忙,多在前院休息。”八公主低下頭,假裝害羞。

其實,一口銀牙都快咬碎了,平王隻有同她週轉銀錢時,纔會在她院中留宿。幾個月纔來一次,她怎麼有孕?跟侍衛偷嗎?

不過,平王來的太勤,她也受不了,就平王每次要的數目,她那點嫁妝著實睡不了幾次。

八公主為了把關注點從自己身上轉移出去,笑眯眯地看嚮明若:“要說起來,還是清凰成親更久一些,倒是也冇傳出喜訊來呢。”

明若微微挑眉,好好地往她身上扯做什麼:“我家王爺不但要離京打仗,還要為皇上辦差,怎麼也比平王忙些吧……”

眾人想想也是,雲親王先是重病纏身,命都保不住。後來病好了,又同北池打仗走了幾個月,留雲親王妃在王府為大軍祈福。兩人都不在一處,怎麼生孩子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