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巫醫的本命蠱撞在赤霄寶劍上,發出噹啷一聲脆響。司皓宸反手打算再劈一劍,玲瓏卻一馬當先,啊嗚一口吞了那蜈蚣。雖然已經吃飽了,但捎帶再吃一兩隻,還是可以的。

原本硬成石頭人的巫醫噗地吐出一口血來,驚恐地瞪著司皓宸。之前元王說,他的本命蠱是被憑空吞噬掉了,巫醫是不信的。即便是吞噬,蠱蟲之間也會有爭鬥,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被悄無聲息地吞了。

可是,就在剛纔,他眼見自己的本命蠱被劍彈開,還未落地就消失了。他的本命蠱是百足,按理說是最大個的蠱蟲了,不可能被一口吞掉。就算對方的蠱蟲足夠大,能一口吞了百足,他也不至於看不到那蠱蟲吧。

暗衛也有點懵,不知道那巫醫為什麼突然就吐了血,難道是被王爺的劍氣打傷的?

司皓宸順勢收劍入鞘,瞥了眼癱在肩頭的玲瓏,小聲嘀咕:“這麼貪吃,不拍我失手把你砍成兩半兒了!”

玲瓏一邊以各種姿勢癱在霸霸肩頭氣老鐵,一邊老神在在地腹誹:倫家相信霸霸是愛倫家滴。

老鐵:嘔!

初一摸了下額頭,看到粘在手指上的不明液體,嘴角直抽抽:主子說的冇錯,這小東西真的是——臟!死!了!

忍無可忍的初一,把老鐵從髮髻上揪下來,順手丟給十五:“你帶著主子的蛇。”

十五本就是歡脫的性子,覺得帶個‘寵物’挺有趣的。但見過老大頭頂泛綠的滑稽樣子,還是有些抗拒:“老鐵大人,咱商量個事兒,除了頭上,您能再選個地兒待著不?”

老鐵順著十五背箭筒的肩帶往上爬,小尾巴一纏,盤肩膀上了。

“……”初一表情僵硬,這待在哪兒是可以商量的!怎麼都覺得這小破蛇是在欺負老實人。

十五看那巫醫終於停止吐血了,趕緊上前把吐真藥劑給他灌下去。藥水起效後,初一過去進行盤問。司皓宸在旁邊聽了一會兒,就搞清楚了他們的所有計劃。

此時,跟蹤五皇子而去的初四也回來了:“主子,禮王在距此處五裡的山穀中囤了不少人,看衣著有兵丁也有民壯,總共千人左右。屬下觀察許久,應該都是準備進駐玉山的。”

聽到有千餘人進駐玉山,司皓宸眼睛亮了亮,老五送這麼多人給他挖礦,真是有心了。

司皓宸離開時,那山洞已經基本恢複原樣。巫醫吃了吐真藥劑,有問必答,所有情況儘在掌握。

初七挑選了十幾個身量合適的暗衛,幫他們易容成巫醫和他的手下,留在這山洞裡,與禮王那邊接應。

第二日午時,禮王的人從山穀出發,浩浩蕩蕩而來。玉山此行對他們來說是有風險的,禮王自然不會親自帶隊。會不會遇到雲親王的西北軍還不好說,光是巫醫設下的毒瘴和給出的解藥都不能保證萬無一失。禮王將此事交由親信和惡鬼盟的一個小頭目負責。

大隊人馬來到巫醫所在的深山,與‘巫醫’再次確定所有環節無誤,又派人從前麵的山穀入玉山查探,確定穀中已無駐軍。一切準備就緒,隊伍繼續前進。

負責帶隊的副將卻說:“巫醫大人,我們帶了這麼多人,通過毒瘴的解藥顯然不足。”

‘巫醫’抬抬手,立馬有人抬了一箱藥丸過來:“這裡總共一千丸,不知可夠了?”

“夠了夠了。”副將連連點頭,“巫醫大人請吧。”

‘巫醫’留了兩名手下看守山洞,其他手下隨他一起往玉山進發。

來到設下毒瘴的樹林,副將上前來:“此山穀有惡鬼盟的迷障,還要委屈巫醫大人片刻了。”

“既然禮王已與我們元王結盟,一起開采玉礦,卻防我們像防賊一般,是何道理?”‘巫醫’非常不滿。

“巫醫大人不要多心,這是惡鬼盟的規矩。”副將心下冷笑,你們若不設防,為什麼不交出礦洞下的巷道圖?

一個戴惡鬼麵具的人上前來,不由分說地用一個黑色罩袋,將‘巫醫’的腦袋套上。‘巫醫’雖然不情願,卻也冇有反抗。

‘巫醫’一行顯然是被特殊‘照顧’了,其他民壯隻用一條布巾蒙了眼而已。

副將打開巫醫剛纔給的箱子,裡麵是滿滿一箱藥丸。副將隨手捏了一顆,餵給‘巫醫’:“末將服侍巫醫大人用解藥。”

‘巫醫’將那藥丸嚼吧嚼吧嚥下去,這藥丸子是徐大夫帶著軍醫和藥僮們,用昨日給中毒兵士熬解藥濾出的藥渣,混了黑糯米粉連夜搓的。怎麼說呢,這藥丸又苦又澀還發黏,真不怎麼好吃。

所有人吃下解藥,穿過毒瘴林又通過兩道迷障漸漸進入玉山腹地。完全進入玉山後,被蒙了眼的人才被允許解下眼罩和頭罩。

副將陪著笑上前:“巫醫大人先帶我們進礦洞看看吧,停工這麼久,也不知道裡麵有冇有坍塌。”

禮王一直派人監視著玉山,日日隻見西北軍在山間訓練。既不見有人開礦,更冇有玉石運出,所以斷定玉石礦脈並冇有被雲親王和西北軍發現。

“這麼些人進山,不是應該先安頓一下?”‘巫醫’顯然也不想這麼快就帶禮王的人下礦去。

“巫醫大人請放心,食宿都會有人料理。你帶末將和幾位惡鬼盟的大人下礦看看,等咱們看完了礦脈,再上來時,你的住處也就妥當了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‘巫醫’從懷裡取出一張圖紙,一邊看一邊與周遭的地形做對比,之後往一個方向走去。

副將與幾個戴惡鬼麵具的人連忙跟上去,剛走出一小段路,幾人就覺得不對勁,身上的力氣似乎在流失,兩條腿越來越沉,竟是跟不上‘巫醫’和他的手下了。

“怎麼回事!”一個戴惡鬼麵具的人爆喝一聲。

“中毒了唄。”十五蹲在一塊山岩上回答。

戴惡鬼麵具的人一驚,不知道這人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。嘴裡叼根茅草,肩膀上還盤了一坨青蛇,看著兵不像兵,匪不像匪:“你是什麼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