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孫軍醫看著藥方:“其他藥材都是現成的,就是這‘地骨皮’平時不常用,隻怕去皇都也不好買。”

“洛城藥行多,應該不難買,隻怕路程遠,耗時長延誤了病情。”徐大夫道。

“‘地骨皮’一間藥堂就有,你們估算出用量,我著人送來。”一間藥堂製作‘拔毒膏’要用到‘地骨皮’,自己那倉鼠精附身的老徒弟,肯定囤了不少。

“好好。”孫軍醫原本見這姑娘看診還要戴麵紗,隻覺得是沽名釣譽之輩。不曾想她居然能做一間藥堂的主,怕是與明大夫關係匪淺,態度立馬恭謹有加。

看診完畢,明若也不想耽誤工夫,直接進山勘察毒源。司皓宸帶著明若來到山腳下,這裡已經用竹竿攔住道路,設下哨卡,以免士兵巡邏時誤入。

“主子,那毒瘴還在擴撒,一早上這路障已經往大軍駐紮的營帳推移了一裡左右。”初一看到主子和王妃過來,連忙上前稟報。

明若先把玲瓏放出去,又給隨行暗衛都發了預防中毒的藥丸。然後讓司皓宸帶上自己,往山腰進發。

“那藥丸我們不需要吃嗎?”司皓宸詢問。

“啊!我忘記了。”明若做恍然大悟狀。

明若對玲瓏處理毒物的能力還是相當信任的,而且醫療係統也可以對周圍環境進行監控,隻要司皓宸跟自己在一起,就不會出問題。明若是怕暗衛去的地方,玲瓏暫時冇處理到,才以防萬一罷了。

“壞丫頭。”司皓宸戳了戳明若的額頭。

越是往山上走,司皓宸越是奇怪,這山腰上都冇有霧氣,按理說是不會生出毒瘴的:“這山裡並冇有毒瘴,那些兵士是中了毒嗎?”

“嗯。”明若點點頭,“一般來講,有大量動植物**在山穀裡,或者有毒草之類的毒物大量存在,再加上空氣不流通濕度大,纔有可能形成天然毒瘴。

但是,這裡既不悶熱也不潮濕,按常理來講是不會有毒瘴的。那些兵士中的毒,明顯是人為調配的,而且裡麵有兩種毒草在皇都附近都不能生長。”

兩人說著話,就來到一片樹林。明若來到一棵大樹底下,站在樹下往上看。隻見這樹乾上似是長了青苔,苔蘚上還有些微青紫色的鱗粉。

“那像苔蘚的東西就是揮發出毒氣的源頭,不過,玲瓏已經用身上的鱗粉將那些毒素覆蓋掉了。”明若指給司皓宸看。

司皓宸微微蹙眉,如果不是明若指給他看,他隻以為那是青苔,根本不會去注意。

玲瓏在這片樹林飛了一圈,將毒源都處理乾淨,才飛回來落在明若肩頭邀功。明若輕撫了下它的翅膀,小傢夥開心地繞著明若飛。

“隻有千日做賊,冇有千日防賊的。”明若蹙著眉道,“這次是解決了,但對方要是不罷休,下次可能會使用毒性更烈的藥,根本不給我們解毒的機會。”

心有靈犀般的,明若和司皓宸對視一眼。

司皓宸:“將計就計。”

明若:“請君入甕。”

兩人都滿意地點點頭,認為這個步驟甚好。

“走吧,回去拔營。”明若小手一揮,頗有大將風範。

“好。”司皓宸笑著點頭。

“山下的路障不要撤,暫時也彆讓人上來巡邏。”明若暗搓搓地讓玲瓏在這樹林中重新布上毒性跟之前差不多,卻根本冇有解藥的‘毒瘴’。

敢在姐的地盤上‘玩毒’,這次姐陪你們玩把大的。

“嗯。”司皓宸看到王妃唇角彎起一抹狡黠的笑,隻覺得可愛。(染衣:雲親王殿下,您這口味有點兒重啊!)

司皓宸回到大營,就下了拔營的命令。一部分兵士按照命令,駐紮到據山穀三十裡外的京郊,大部分兵士則直接撤入之前挖空的山腹中。

惡鬼盟之前隻在山腹中穿鑿了一些洞穴,用來隱藏人手。秦默接手這裡後,按照永夜城的樣子,幾乎將整個山腹挖空,裡麵不但劃分出大塊屯兵、屯糧的區域,還專門分了一塊,用來加工玉礦開采出的玉石。

從原石去皮打磨,一直到精雕細琢製作成各種飾品、擺件,形成一套完善的流水線作業。

明若參觀了這建在山腹中的堡壘,不得不驚歎於勞動人民的智慧。雖然在洞穴中,不但穿鑿出通風口,還利用銅鏡,將陽光反射進洞中,光線完全可以滿足玉雕匠人的工作需求。

明若在山腹中‘視察’了小半圈,暗衛也從一間藥堂取了‘地骨皮’送來。徐大夫帶著軍醫們煎藥,給中毒的兵士解毒。

中毒的兵士喝下湯藥後,輕症患者完全康複,就連之前的三個重症患者,也從昏迷中清醒過來。

徐大夫給他們把了脈,他們體內的毒素已經化解大半,再喝兩劑藥,肯定就能痊癒。徐大夫麵露喜色,王妃真是太厲害了。

徐大夫默默下定決心,他也不要自己這‘老臉’了,他要拜王妃為師,學習解毒之法。(明若無語望天:對於收老徒弟這件事,我是抗拒的……)

其中一名重症兵士,緩了好一會兒,吃力地說:“將軍……我要……見將軍……有……重要……軍……報……”

這兵士的直屬上級是誰,徐大夫也不知道,但既然有重要軍報,告訴王爺豈不是更直接?

“你彆急,我這就去幫你通傳。”徐大夫不敢耽誤,連忙讓暗衛去找王爺來。

司皓宸很快就過來了,那兵士看到元帥眼前一亮:“末……將……”

明若看他說話實在吃力,從‘袖袋’裡取出一隻裝了井水的水囊,往裡麵加了一顆潤喉糖,搖晃幾下。潤喉糖完全融化在水裡,散發出清涼的草藥香氣。

“這藥水先給他喝一杯,剩下的,分給其他中毒較深的人喝。”明若將水囊遞給徐大夫。

“好。”徐大夫親手給那兵士喂下去一杯水。

那兵士的氣色眼見著就好了一些,說話也有力氣了:“元帥,末將昨夜巡邏,在東山腳下發現可疑蹤跡。一行五人,四名護衛保護一人,都是西康口音。

末將還聽到他們說,不但在山中下毒,還要給大營旁的水源下毒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