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銀狐被君澈推開,就又黏上去,如是往複樂此不疲。

君澈不由得蹙眉,平日霜降也想粘著他,但是被推開後,怎麼也能消停一半個時辰,倒也不至於太困擾。

他將銀狐拎起來,還在它頭上按了按:“它平日不這樣,怕是撞壞了腦子。”

明若看師兄實在不厭其煩,隻好伸出援手:“我來看看。”

“我捉著它,這小畜生會咬人。”君澈話音剛落,銀狐便齜出尖尖的犬牙,似是在威脅——你敢摸狐大爺,狐大爺就咬斷你的手。

司皓宸握住明若的手腕:“彆碰它。”銀狐還冇來得及為自己的威武霸氣自得,就聽司皓宸說,“臟死了!”

銀狐瞬間炸毛,是真的炸毛,身上和尾巴上的毛毛都豎起來,瞬間變成一個大毛糰子。

“咳咳,這個造型還挺別緻哈。”明若故意拿出一次性診查手套戴上,“我來看看啊。”

君澈還是怕霜降會傷到師妹,但師妹卻搖搖頭,表示不妨事。

司皓宸語氣寒涼:“你要是敢傷人,本王一掌拍死你。”

銀狐瞬間身體僵硬,一動不敢動地宛如標本。它能感覺到,這男人不是在嚇唬它。它要是敢作死,他就讓它真死。這都什麼人啊,說好尊主的狐狸橫著走呢……

“小狐狸能有什麼壞心思呢,不過是想粘著漂亮的小哥哥罷了。”明若啟動醫療係統,給銀狐做了全身檢查,確定不是身體出了毛病。

銀狐似是遇到了知音,就是嘛,它能有什麼壞心思,就是想趴在公子腿上睡覺覺罷了。銀狐的身體放鬆下來,還用小腦袋蹭了蹭明若的手。

“一邊兒玩去吧,冇人搶你的小哥哥,我有夫君了的。”明若將銀狐放下。

“你當它是狐狸精,還能有這麼複雜的思慮。”君澈隻覺得好笑。

可事情就是這麼匪夷所思,那彷彿被狗皮膏藥附身的銀狐,聽了明若的話,邁著優雅的步子,走到花蔭處趴下。還把腦袋偏向一邊,姿態甚是孤傲。

“……”君澈頓覺尷尬,將一盤櫻桃推到明若麵前:“咳咳,這櫻桃很好吃,你若是喜歡,一會兒讓澤蘭多摘些,給你帶回府去。”

“師兄這府邸真是桃源仙境,這時節還能結櫻桃。”明若覺得很神奇。

“南山上有一處寒池冰洞,帶著周圍也比彆處寒涼許多,結的果子就比彆處晚些成熟,吃著也更甜。”

“我能去看看嗎?”這櫻桃雖然不如後世的車厘子飽滿多汁,卻比土著櫻桃好吃許多。掰幾根樹枝種進空間裡也不錯,大不了就種冰泉邊上,模擬偏低的氣溫。

“好。”君澈吩咐澤蘭去取件大毛衣裳來,先帶著明若和司皓宸,沿著平整的小路,往山上走去。

走了冇多久,明若已經感受到氣溫確實降低了些。現在雖然已是暮秋,一天中的這個時辰還是很熱的。但他們爬到半山腰,明若居然一點汗都冇出,還覺得涼風習習很舒服。離那寒池冰洞不遠的地方,建了一座小亭子。

君澈帶著他們走過去,在亭中坐下:“我們在這裡等澤蘭取了衣裳來。”

“這些果子結的真好。”亭外有兩株櫻桃樹,一株枇杷樹,三株梨樹。

櫻桃樹上結滿了紅彤彤的櫻桃,枇杷樹上掛滿了黃澄澄的枇杷,那梨樹上也結了梨子,卻還是綠的,一看就是還冇熟呢。

澤蘭捧了一件裘皮大氅來,明若挑挑眉:“就一件嗎?”

君澈拿了一盞宮燈,率先往寒池冰洞走去。

司皓宸接過那大氅,牽著明若跟上:“我們不需要。”

明若聳聳肩,你們都有內力了不起哈。

走到洞口時,明若就有一種站在冷庫門口的感覺。司皓宸將那大氅披在明若身上。

“這洞裡雖然有些冷,但卻很漂亮,師妹應該會喜歡的。”君澈一邊走一邊說。

開始的時候,隻能感到氣溫比較低。越往裡走,洞壁四周漸漸結上冰霜,在宮燈的照射下,折射出細碎的光斑,確實非常漂亮。

“額……”當他們來到有寒池的那冰洞時,明若發現,師兄可能是走冰雪女王路線的。

大塊的冰被雕琢成桌、椅、櫃、架就算了,還雕了許多花鳥動物。有的冰雕裡,還能點上燭火,更加流光溢彩。

“若兒,你來看看這些蘭花。”君澈已經將冰洞中的所有燭火都點起來,冰洞此時是真是雪洞一般,亮得耀眼。

明若走過去,藍綠色的寒池蒸騰起白色的寒煙。而在寒池邊上,生長著十幾株蘭草,蒼綠的枝乾上開著銀色的花朵。這些花朵跟鈴蘭很像,隻不過鈴蘭的花梗很長,能開出一排花朵。

這蘭草的花梗短,一株隻開一兩朵花。由於這寒池邊上濕氣大,氣溫低,從根莖到花朵都裹在冰霜中,像是霧凇一般。不細看的話,還以為是冰雕呢。

“這是銀鈴草。”明若本來還有些不確定,但看到玲瓏那激動得發抖的樣子,就知道是具有五行屬性的銀鈴草無疑了。

“我也不大清楚是什麼,之前去雪山曆練,覺得好看就撿了些種子回來試著種了。大概是這裡光照不好,長得也不好,不如在雪山上好看。”君澈顯然對自己種的花不甚滿意。

明若在心中呐喊,師兄,你這是紅果果的凡爾賽!銀鈴草是珍稀藥草啊啊啊。

“咳,師兄,你還有花種嗎?我也想種幾株。”明若努力控製著玲瓏,不讓它撲上去把師兄的蘭花一口‘啊嗚’掉。還是要些種子,回去種給吞金獸吃吧。

“還有一些呢。”君澈打開冰格,從裡麵取出一個青瓷小罐,“這些都給你吧,種下去許多,能長出來的很少。”

明若看著半罐子花籽,居然采了這麼多……師兄,你確定是去曆練,不是專門尋花籽去的?

“多謝。”明若笑著說,“銀鈴草全株入藥可以煉製駐顏的丹藥,等我種好了,煉一些給師尊和師兄哈。”

“若是煉好了,當緊給你那徒弟吃些纔是。”君澈打趣。

“不要這麼說嘛,我徒弟長得雖然……嗯,但是人很機靈的。”明若為老徒弟打call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