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還是若兒最關心朕。”顏淵輕撫著老鐵小腦殼。

劉公公看著皇上像擼貓一樣的擼毒蛇,隻覺得頭皮發緊。

是夜,剛過二更天,原本盤纏在顏淵手腕上的老鐵,啪的一聲掉到了摺子上。

顏淵輕笑出聲:“知道了,看完這本就去休息。”

老鐵一扭一扭地爬到旁邊。顏淵也信守承諾,看完那本奏章就回寢殿歇下了。

大概三更天,顏淵隻聽噗的一聲,然後院子裡傳來重物墜地的聲音。顏淵睜開眼,瞬間清醒過來。隻見寢殿的窗子上留下個核桃大小的洞,原本纏在他手腕上的老鐵已經不見了。

顏淵抬手拿了劍,走出寢殿。有兩名黑衣刺客與暗衛打在一處,已經有一名刺客被爆了頭,剛纔那動靜,應該就是他弄出來的。

重明看到主子出來,連忙護在主子身前:“主子,幾個殘兵敗將而已,很快就能解決,您回寢殿吧。”

顏淵站在廊簷下,一支利劍帶著破風聲呼嘯而來。顏淵已經握劍的手緊了緊,那箭再靠近一點,他就可以揮劍擋開。

千鈞一髮之際,隻聽噹啷一聲。那射來的箭似乎撞上了鐵板,發出清脆的聲響。老鐵用腦殼‘迎接’利劍,撞擊的瞬間震盪開一陣黃色的煙霧。那箭的箭桿上開了的凹槽,裡麵藏了毒粉。

重明連忙護著主子退回寢殿,一個離得近的暗衛,被那煙霧接觸到,瞬間倒地不起。

隱在暗處用毒箭偷襲的刺客,又搭箭上弓,瞄準退回寢殿的顏淵。箭還冇射出,眉心處就被老鐵穿出個血洞,砰的一聲從宮牆上栽了下來。

“黯青。”黯赤瞳眸變得赤紅。

黯青善於隱藏和偷襲,那無論接觸到還是吸入都會中毒的毒粉正是他們此次行動的‘底牌’。現在底牌冇了,黯赤意識到大勢已去,揮劍的動作帶著些絕望的孤勇。

之前黯赤被顏滄派出去調查東桓雲親王,在南戎境內都去了哪裡,做了什麼,有無異常。黯赤帶了三人沿途摸排,查出他們在雲陵山附近出現過,那裡離焰羅山很近,怕不是巧合……

所以,黯赤連忙回宮稟告。卻發現晟乾殿居然人去樓空,就連近侍於福海、皇上身邊的黯隱衛,甚至連之前負責皇上安全的禦林軍都不知所蹤。

黯赤察覺事有蹊蹺,彙總了各處情報,判斷他們的皇上出事了。今夜前來偷襲,所用毒藥雖然霸道,但一時間並不致命,隻會讓人皮膚潰爛。隻為控製住顏淵,問出皇上的下落。卻不曾想,出師未捷就要被人拿下了。

當暗衛的劍斬斷黯赤腳筋的瞬間,他用劍撐住搖搖欲墜的身子,咬破了藏在牙裡的毒囊,轟然倒地。

“赤首領。”另一名刺客一分神,被暗衛拿住。瞬間卸了下巴,不給他咬破毒囊的機會。

重明先讓人將無瑕宮周圍搜查一遍,然後看了剛纔接觸到毒粉的暗衛——人還活著,沾到毒粉的手已經變得青紫,開始潰爛。

顏淵讓劉公公傳來毒醫來給暗衛診治,轉身就看到老鐵一扭一扭地從荷塘裡爬出來,給自己洗了個澡。顏淵連忙用帕子將老鐵包起來擦乾,仔細檢視有冇有受傷。

要不是這小東西,等那毒箭到近前自己再擋開,怕是會跟那暗衛一樣的下場。

剛纔見識到老鐵的本事,劉公公誠心誠意道:“皇上,鐵大人冇事吧?要不要毒醫給看看。”

老鐵甩著尾巴尖兒:那毒粉傷不著老鐵,皮厚著呢。

“現在看著冇事兒,明天送去給若兒看看。”顏淵帶著老鐵回寢殿休息。

停朝三日後,顏淵親臨朝堂。文武百官叩拜完畢,雖然不敢直視天顏,但略略看過去也很驚悚——隻見皇上不但消瘦許多,原本一頭烏髮也變得雪白……

一眾官員大氣都不敢出,皇上因溫德皇後薨逝傷心至此,心情肯定不好。但凡行偏踏錯,絕對就完了。

劉公公尖聲道:“有事早奏,無事退朝。”

禮部侍郎出列,腿都在打顫:“啟稟皇上,皇陵那邊,地宮已經佈置妥當。欽天監也擇了兩個下葬的日子,請皇上參詳。”

禮部侍郎將奏章呈上,劉公公接過呈送皇上審閱。停靈一般都是七日,十四日,二十一日,二十八日,欽天監擇的是七日和二十一兩個日子。

“皇後速來喜歡清靜,停靈七日便可。”顏淵將奏章放到一邊。

“微臣遵旨。”禮部尚書舒了口氣,皇上的臉色明明不如從前那般陰鬱,但給人的壓迫感卻是更強了。

其他人無本要奏,劉公公宣佈退朝。

三日之後,文帝親自扶溫德皇後靈柩入皇陵。雖然這於理不合,但看到皇上那一頭青絲變白髮,就連禦史台的一眾禦史都不敢吱聲。這事雖然不合禮數,但也不是關係社稷的大事。為此掉了腦袋,也不能名垂青史,不值當的。

溫德皇後下葬後,皇宮中又恢複了平靜。京城最繁華的朱雀大街上,默默開了一間叫做雲妝樓的鋪子。

一樓賣胭脂水粉,二樓賣衣裳鞋襪,三樓賣頭麵首飾。

在鋪子裡消費滿一百兩,可以去四樓休息區,憑‘小票’領取奶茶一杯。消費滿三百兩,可以領取精美糕點一份。消費滿五百兩,可以領取香水小樣一份。而且這奶茶、糕點還有香水小樣,每天都是不一樣的。

這四樓的休息區,雖然是一整間,卻用紗簾、屏風適當隔開,很適合小姐妹坐著說話。休息區裡還陳列著一些相當精美的傘和團扇,上麵鑲金嵌玉,墜著珠玉流蘇,讓人看到就愛不釋手……

不過,這些東西是隻有會員纔可以購買的。除了展示出來的式樣,還可以讓畫師專門畫了新花樣來做,隻不過價格要更貴些,叫做‘私人訂製’,做出來都是獨一無二的。

要說這雲妝樓也是很貼心的,由於皇後孃娘大喪,售賣的衣裳都是顏色清淡的素色,很受夫人小姐青睞。

也有夫人小姐喜歡四樓上送的糕點奶茶,想要單獨購買。掌櫃的卻說,這些隻送不賣。要是夫人小姐想吃,三個月之後,雲妝樓對麵會開間簡茗軒,有專門售賣奶茶和點心的視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