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顏淵端起麵前的茶盞,喝了一口。

劉公公進來稟報:“啟稟皇上,皇……”剛想說皇後孃娘,忽然想起來,皇後被廢黜了,“卞妃求見。”

“讓她進來。”

卞桂蓉被廢黜後位,現在整個人就是行走的炮仗,憤怒的情緒隨時都要爆炸。雖然,她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拿捏不住顏滄了。但是,他先要除掉慶兒,現在又廢黜了自己的後位,就算被說成是瘋子,她也要用‘揭穿他真麵目’這條來要挾一番,大不了就魚死網破!

當卞桂蓉看到坐在梧桐樹下悠然品茶的男人,雙腳就像被人用釘子釘住了,一步都邁不出去。

劉公公在旁邊小聲提醒:“卞妃娘娘快走吧,彆讓皇上久等。”

因為曾經愛過,所以,隻需一眼,卞桂蓉知道是‘他’回來了。又被劉公公催促兩次,她才踉踉蹌蹌地走到顏淵跟前。

卞桂蓉直接跪下,行了大禮:“臣妾叩見皇上。”

顏淵也冇叫她起來:“你為何事而來?”

卞桂蓉心思一轉,既然皇上回來了。那麼,她給宮嬪侍寢之後下避子藥,根本不是斷絕皇嗣,而是維護皇室血脈不受玷汙。她不但無罪,還是大功一件呢。

卞桂蓉道垂著頭道:“臣妾想問皇上,為何廢黜臣妾的皇後之位?”

“因為,你父親的意思是,皇後健在,就不能追封雨晴為皇後。”顏淵修長的手指輕撫茶盞,漫不經心道,“所以,在廢黜你的後位和直接賜死之間,朕選了前者。如果你不甚滿意,朕不介意換後者。”

“……”卞桂蓉猛地抬起頭,對上了顏淵淡漠的眼眸。

“你的所作所為,淩遲處死都算占便宜,誅滅九族也綽綽有餘。”顏淵的眼眸變得格外幽深,“若是不想連累卞家,就老老實實待在靜思宮,不要出現在朕的麵前,提醒朕大仇未報。”

“皇上,不是臣妾……都是……”

“你也不必推卸責任尋找藉口,朕前幾天聽說了一句話,用在你身上還算貼切,‘雪崩時,冇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。’”

“臣妾……”

“你不僅僅是‘雪花’。”顏淵眼中殺意頓現。

卞桂蓉被顏淵氣勢所懾,跌坐在地。

“劉鬆,送卞妃回靜思宮。”顏淵沉聲道。

“是。”劉公公召來來個小太監,將卞妃架出無瑕宮。

顏淵在無瑕宮裝病,明若和顏昭白則回到行宮,重設靈堂。之前,蘇貴妃那般安排自己的身後事,應該是不願意與‘假爹’糾纏不清。既然親爹回來了,那蘇貴妃也應該享有屬於她的尊榮。

明若讓子衿姑姑把母妃生前衣物裝殮入棺,方便之後送入皇陵做衣冠塚。

行宮這邊剛將一切收拾起來,禮部那邊也派了官員前來,安排奠儀之事。皇後薨逝乃是國喪,京城內,凡有誥命在身者,每日辰時末至申時初,入行宮按爵守製。敕諭天下,簪櫻之家一月內不許飲宴,勾欄瓦肆兩月內不許營業,庶民三月不許婚嫁。

一時間,原本還算清靜的青陽山,車駕往來頻繁。三品以上的誥命及宗親,入行宮為溫德皇後守靈。三品以下的命婦,在青陽觀裡為溫德皇後祈祝。

這青陽山雖然離回京城不算遠,但這堪比朝九晚五的‘工作時間’,夫人們也折騰不起。自家在附近有莊子的,都住在了莊子上。實在離的遠的,隻能在青陽觀為香客準備的廂房住下。

明若站在明珠閣二樓的窗前,看著山道上往來如織的馬車。作為溫德皇後唯一的嫡女,明若卻不能靈堂守著。按照南戎習俗,外嫁之女,不可守靈,隻早晚上香。靈堂隻能由兒媳、未嫁之女和孫輩值守。

午時剛過,明若上完香。二皇子顏昭楷就帶著王妃和嫡長子最先趕到,先入靈堂上了香,然後到偏殿敘話。

“二皇兄,二皇嫂。”明若先同兩人見禮。

顏昭楷已經決定要跟著老五混了,老五雖然不是溫德皇後親生的,卻是記在溫德皇後名下了,就是妥妥的嫡子。再看宮中的動向,父皇似乎是迴心轉意了……

“九皇妹不必多禮。”顏昭楷連忙對兒子說,“宇兒,來見過你皇姑姑。”

“侄兒拜見皇姑姑。”小少年上前行禮。

“免禮。”明若抬抬手。

紫蘇用托盤端來一方墨硯並兩部新書,是明若給侄兒的禮物。這些本來是在他們入京時準備的,可是,當時明若在眾人眼中還是小透明,並冇人到驛館拜望。

“多謝皇姑姑。”小少年恭恭敬敬地接了禮物。

“不必客氣。”

在京的幾位皇子,陸續攜王妃嫡子嫡女前來為溫德皇後守靈。不在京中的皇子,也都快馬加鞭地往回趕,務必要在溫德皇後下葬之前趕到。

九位公主中,隻有卞皇後親生的大公主和四公主嫁在京中,其餘幾位,都被顏滄遠嫁了,是不可能趕回來的。

此時,四公主同長姐同乘一輛宮車,也往青陽山而來。

四公主眼中滿是怨毒:“那小賤婦,不知道給父皇灌了什麼**湯……”

大公主已經聽她咒罵了一路,隻覺得腦殼疼:“你在車裡說說便罷了,一會兒到了行宮不要亂說話。”

“我還怕了那窩囊廢不成?”四公主根本冇把明若放在眼裡。

“現下母妃謫居靜思宮,你若闖了禍,冇人能為你善後。”大公主隻覺得心累,母後被廢,外祖父都不敢強出頭,這妹妹卻如此不識時務。

“朝會都要停三日,這點小事還能驚動了父皇不成?”馬車停下,四公主率先下了馬車。

見四公主這般無禮,大公主雖然心中不悅,但麵上並冇有表現出來。由婢女扶著下了馬車,故意與四公主拉開了距離。

四公主怒氣沖沖闖進正殿,發現隻有女官在靈前燒紙,小九不在,便喊道:“顏明若,你給本宮出來!”

劉公公剛帶了皇上的口諭來,在偏殿訓誡眾皇子和皇子妃,要好好為溫德皇後守靈,就聽到四公主在正殿大呼小叫。劉鬆嘴角抽了抽,這四公主作死的能力,真是讓人望塵莫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