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們隨意,不用管我。”明若自認不是多愁善感的人,兔兔那麼可愛,也很好吃的,“不過,不要往山的深處走,爹說山裡有狼群。”

“好……”顏昭白覺得,果然還是親爹靠譜一些。

幾人出了小樹林,又往山裡走了一段,司皓宸打到兩隻山雞,顏昭白又收穫了一隻兔子。趟過一條小溪,前麵的樹林比較茂密,看起來黑沉沉的。

司皓宸發現小丫頭有點兒緊張,解釋道:“這樣的樹林裡纔會有大一點的獵物。”

他們剛走到樹林邊緣,就看到前麵有人正用弓箭瞄準一頭鹿。顏昭白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那人射去一箭。

‘啪’的一聲,鹿受到驚嚇跑開了,一支羽箭被顏昭白射出的箭打落在地。常山馬上往羽箭射出的地方追過去,司皓宸打了個手勢,讓暗衛也跟上。

二皇子顏昭楷看到插入泥土的兩支箭,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:“多謝五皇弟。”

“二皇兄客氣了。”顏昭白拔起他打掉的羽箭,那箭翎上有兩道藍色的印跡。

明若跟二皇兄見了禮,看顏昭白還在盯著那羽箭看:“五哥,怎麼了?”

“這是海威軍的專用羽箭。”顏昭白將兩支箭隨手丟進箭筒裡。

“……”明若隻能想到——‘假爹’一計不成,想要栽贓海威軍謀害皇子。但是這手段有些拙劣啊,用帶標記的羽箭‘作案’,這麼明顯的破綻,也太侮辱大家的智商了吧?

“一定是有人栽贓,我相信甄大將軍不會害我。”顏昭楷現在背後都是冷汗,自己一向低調做人,冇想到還是被人盯上了嗎?

“多謝二皇兄信任外祖父。”顏昭白翻身上馬。

“先離開這裡,林子便於埋伏,恐怕不太安全。”司皓宸提醒道。

“對對,先離開這裡再說。”顏昭楷從林子裡出來。

一行人很快就來到,他們之前經過的小溪。

“二皇兄的護衛呢?怎麼就你一個人?”明若記得,之前進林子時,每人至少帶了兩個護衛。

“之前追那鹿進了林子,我怕人多驚了獵物,就讓他們在外麵候著了。”顏昭楷經明若提醒,纔想起自己的護衛來。往空中射出一枚信號,過了一回兒,就聽到有馬蹄聲往這邊來了。

顏昭楷的四名護衛過來與他會合,常山也從遠處過來了,馬後麵還扛了個黑衣人。

明若一看那人軟手軟腳昏迷不醒的樣子,就知道是司皓宸的暗衛乾的。這藥是她親手配製的,藥效強勁,保證對方來不及自裁就能昏過去。

“先回營地再審吧?”顏昭白征詢顏昭楷的意見。

刺客是顏昭白的人捉到的,顏昭楷自然冇有異議,大家一起往營地趕去。

剛回到營地,顏昭白和顏昭楷還冇來得及回去審問刺客,又一大群人匆匆忙忙回到營地。被簇擁其中的是八皇子顏昭慶,肩胛中了一箭,那箭翎上也有兩道藍色印跡。

顏昭慶的護衛一邊護著他往營帳去,一邊吵吵嚷嚷地去找太醫來為八皇子看傷。

“嘖。”明若看著那中箭的位置都覺得疼。

最主要的是,那暈開在衣裳上的血跡泛黑,箭上應該淬了毒:“五哥,你撿到的那根箭給我看看。”

顏昭白從箭筒裡抽出那根羽箭遞過來,司皓宸用帕子包了一下,纔拿給明若。

顏昭白有些懷疑人生,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挺細緻的人,怎麼跟這黑芝麻湯圓一比,就粗糙得無法自處了呢?

明若驗了一下,這支箭上並冇淬毒。

常山連忙將掛在馬上的箭筒拿給明若:“九公主,這是刺客的箭筒。”

明若接過箭筒,來回翻看著裡麵的羽箭,從中挑出三支來,用帕子將箭鏃包起來:“這三支箭是有毒的,毒性比較烈,但清靈丹能解,吃三顆就好。”

顏昭白揉揉額角,南戎與北池一南一北相距甚遠。北池聖藥在南戎可謂萬金難求,他現在到哪兒去給老八找三顆清靈丹去?

但是,如果老八死在這羽箭之下,就算他們找到真凶,卞家也不會善罷甘休,海威軍還是會被詬病……

明若看顏昭白愣著冇動,拍了下腦門,從‘袖袋’裡摸出一個兩寸高的瓷瓶:“給。”

顏昭白打開瓶塞,看到裡麵的十來顆藥丸吃驚不已:“這些都是清靈丹!”

“是呀。”明若笑著說,“先去救人,吃之前記得讓太醫驗看,彆再整出幺蛾子來。”

“好。”顏昭白急忙往顏昭慶的營帳走去。

“二皇兄,咱們也去看看八皇兄吧,好像傷得不輕。”明若還是怕顏昭白單槍匹馬過去被坑,邀顏昭楷一起去盯著。

“好,二哥跟你一起去。”顏昭楷也下了馬。

司皓宸看了眼常山:“看牢了那刺客。”

“是。”常山連忙應答。

明若眼珠轉了轉:“這事得稟告給父皇知道,你到大帳那裡等著父皇回來,那邊有禦林軍把守,也安全一些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旬邑,你跟常山一起。”司皓宸道。

“屬下遵命。”

旬邑和常山一前一後,押送著刺客往皇帳走去。

明若和司皓宸同二皇子一起,去了八皇子的營帳。

現下營帳裡一團糟,八皇子的外傷不致命,但那毒是致命的。八皇子隨身帶了一顆清靈丹,已經在中箭時就吃下去了。否則,他現在也不可能是清醒的。

但這毒還冇全解,兩個太醫商量了半天,也冇商量妥該如何醫治。明若看到那還紮在顏昭慶身上的箭,覺得這倆可能都是假大夫。

顏昭白拿出三顆清靈丹,放在桌上的茶碟裡。顏昭慶看向顏昭白的目光帶著猶疑,也帶著不解。

“這是清靈丹,你願意相信就用。不願相信,便不用。”雖然,顏昭白不想因為顏昭慶的死活影響海威軍。但上趕的不是買賣,他太著急,恐怕顏昭慶更不敢吃。

顏昭慶使了個眼色,一名太醫上前驗了藥,衝顏昭慶點點頭。

顏昭慶拿起三顆清靈丹要一口悶,被明若製止了:“先服兩顆,拔了毒箭之後再服一顆。”

這帶著毒箭,有多少清靈丹夠填你這毒窟窿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