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青蛇也是懵的,自己被封印在那乾坤匣裡當守護者,百年不遇得見天日,一出來就被摔斷了尾巴骨可還行?現在這是個什麼世道,人都變得這麼凶殘了嗎?

再看看這氣勢洶洶的白虎,是能跟老祖宗青龍乾架的存在,自己隻是冇化蛟的小可憐,還不夠它老人家塞牙縫的呢。越想越覺得蛇生灰暗,難過的瑟瑟發抖。

明若看到那一尺來長的小青蛇抖如篩糠:“小白公子你就彆嚇它了。”

小青蛇:仙女姐姐,你真是個好人。

毫不知情已經被髮了好人卡的明若,下一句話就把小青蛇打入了十八層地獄:“要吃就趕緊吃,不吃就扔掉。”

小青蛇:這到底是個什麼世道,啊啊啊!

司皓宸看看那石頭匣子,又看看那小青蛇:“這匣子可能也是靈器。”

“靈器?有什麼用?”明若打量著那半尺見方的石匣子,難道它跟焱翎鐲一樣,有什麼神奇的功能?

司皓宸搖搖頭,他是根據那古怪的小青蛇是這匣子的守護獸,判斷這石頭匣子是靈器的。

明若去拿盒子裡的絹帛,手卻像觸電一般被彈開了:“唔,痛!”

司皓宸將手伸向那匣子,也被彈開了。司皓宸鳳眸微眯,在他這裡,‘順我者昌,逆我者亡’算是基本的處事原則。管它是什麼靈器,先砍一劍再說。

司皓宸挽了個劍花,就要往石頭匣子上砍。

嘶嘶嘶,小青蛇奮力扭動著小小的身體,頗有‘垂死病中驚坐起’的氣勢——這可怕的男人是雲族血脈,手上又有赤霄寶劍,絕對能把乾坤匣砍成兩半呀。寶匣都完蛋了,它這守護獸焉有活路?

雖然小青蛇是個弱雞,無法同人溝通,好在有小白公子,還能當翻譯。

明若扯了扯男朋友的衣袖:“那蛇說,把盒子砍碎,裡麵的東西也會損毀。隻要滴血認主,就可以取用匣中物品。”

司皓宸的目光看嚮明若那裹了創可貼的手指,明若將手背到身後:“你彆打我血的主意哦。”

司皓宸也不能確定這匣子有冇有不安全因素,用劍將自己的手指劃破,血滴到盒子裡,血滴像是被吸收掉一般,瞬間就消失了。明若也給司皓宸貼了個創可貼。

司皓宸再去拿絹帛,伸手入匣的一瞬間,他眼中的匣子就變了一番模樣——裡麵不但有那天蠶絲織成的絹帛,還有許多麟趾金和各種顏色的金剛石和珍珠。

司皓宸先將那絹帛拿出來,展開來是扇形,上麵的線條也是用烏金抽成線,繡上去的:“我們進空間,看看這塊能不能合上。”

“好。”明若握住司皓宸的手腕,兩人進到空間裡。

石室裡頓時隻剩下小青蛇和小白公子,還有被扔在桌上冇人搭理的石頭匣子。

小青蛇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,你都看到寶匣裡盛著的金銀財寶了,還隨手扔在這裡,這也太不拿乾坤匣當回事了吧……

小白公子卻用小貓爪爪來回撥弄著小青蛇,小青蛇尾巴骨斷了本就疼得厲害,再被這麼,隻覺得自己馬上就要嗝屁了。

小青蛇:你你你,住手!再不住手,我就讓主人砍斷你的爪子。

小白公子翻了個白眼:且不說你能不能說服你主人,單就你主人的家庭地位,早已註定了你捱揍的命運。我主人養的肥兔子和雞,都能踩你幾腳。

小青蛇:你胡說,我主人那麼厲害,在家裡肯定也威風凜凜。

小白公子:嗬嗬,憨貨!

明若從妝台上取來那隻金絲楠木盒子,打開鎖釦。取出三塊扇形的絹帛,按照線條走向,平鋪在桌上。司皓宸將手中那塊絹帛放在空缺的位置上,邊緣線條與其他三塊完美銜接。

“那石頭匣子應該是個好東西,這絹帛明顯比其它三塊看起來要‘新’一些。”明若客觀地評價。

“嗯。”司皓宸點點頭,“南戎皇室守護的寶藏,應該是那石頭匣子。”司皓宸將四塊海陣圖疊好,重新放回盒子裡,交給明若,“放起來吧。”

“好。”明若將金絲楠木盒子放回妝台上,兩人就出了空間。

在那裡裝死的小青蛇看到主人回來,激動得就要告狀,拖著‘半身不遂’的尾巴,一扭一扭爬到司皓宸腳邊。在爬上司皓宸靴子的瞬間,被有潔癖的雲親王殿下一腳抖開,摔得直翻白眼。

“離本王遠些,臟死了。”司皓宸一臉嫌棄。

小白公子:本座就知道是這樣。

小青蛇:哇……嗚嗚嗚……主人不愛我了……

小白公子:壞心眼的男人除了我主人,誰都不愛,你還是早點想開吧。

小青蛇:嚶嚶嚶。

玲瓏:無毛怪,再學我‘嚶嚶嚶’,毒死你哦!

小青蛇:我以後真的隻能是捱揍的命嗎?哇……嗚嗚嗚……

司皓宸讓明若弄了一盆水來,提著小青蛇的尾巴尖兒,將它丟進水裡涮了涮。

小青蛇乖乖被清洗,在被放到乾帕子上後,還拖著半殘的尾巴在上麵打了個滾:主人,我洗乾淨了哦。

司皓宸對小青蛇的賣萌行為不為所動,沉聲道:“本王要怎麼做,王妃才能隨意取用那石頭匣子裡的東西?”

小青蛇:“隻有主人能隨意取用匣子裡的東西,彆人都取不出的。”

司皓宸拔出寶劍,犀利的眼眸在小青蛇和石頭匣子之間來回掃視,似乎在判斷先砍哪一個比較好。

小青蛇隻覺得這世道變化太快,從前得到寶匣的人,為了獨占互相殘殺。這任主人,為了與人分享要殺它。不由在心中哀歎——真是人心不古啊。

“當真冇辦法?”司皓宸的聲音彷彿魔音入耳,嚇得小青蛇一哆嗦。

“有有有。”小青蛇決定對自己好一點,“女主子可以與我血契,就可以取用乾坤匣裡的東西。”

玲瓏:你個無毛怪跟我搶麻麻,找死是不是?

小青蛇:我不是自願的啊。

玲瓏:你看不起我麻麻!

小青蛇:我冇有,求放過。

司皓宸牽過明若的小手,要揭開那創可貼。

明若抽回手:“我不喜歡蛇,我拒絕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