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司皓宸看了一眼石板的大小,選了四根冇劈開的木柴,一掌一根釘進土裡。顏淵將石板架上去,正好能當小飯桌用。翁婿兩人初次合作,還挺默契。

明若將兩菜一湯擺上桌,司皓宸和顏淵已經搬了三塊石頭過來當凳子。

明若盛了飯放到顏淵麵前,又問:“您要喝蛋花湯嗎?”

“好。”顏淵已經記不清,自己有多久冇正經吃過飯菜了。

焰羅山終年炎熱,每年隻有臘月時節,才能勉強運送物資進山。平時,袁高每日隻給他送一餐飯,都是米粥菜羹之類的吃食。他並不習慣這樣的飯食,卻也冇得選擇。

顏淵默默吃飯,眼眶有些發熱,有生之年他竟然還吃到了閨女親手做的飯菜。

飯後,明若拿了一瓶養元丹給便宜爹:“早晚各一丸,先把虧空的身體養一養纔好解毒。”

“好,爹爹都聽若兒的。”顏淵接過丹藥,纔想起了有一件重要的事情,他竟一直忘了問,“現在並不是進焰羅山的好時節,你們進山來,可是有什麼要緊的事?”

“額……”總不好說自己覬覦南戎皇室守護的寶藏,並且,這兩天還搬了不少進空間裡吧,“孃親給了我地圖和‘鑰匙’,說這裡有寶藏,我就想來看看。”

根據地圖所示,那需要用‘鑰匙’打開的石門似乎在地下,但是他們這兩天基本已經把這些洞穴都走了一遍,也冇新的發現。

“你可知道那所謂的寶藏是什麼?”顏淵輕笑。

“不知道。”明若誠實地搖頭。

“說是寶藏也冇錯,但其實並冇什麼用的。”顏淵臉上的笑容有些尷尬,“那密室裡收藏的,其實是一塊通往中州的海陣圖……”

“啊!”漂亮的眼睛瞬間瞪大,想想空間裡那‘寶馬車標隻缺一塊的海陣圖,內心的小激動無以言表。

“咳咳。”雖然中州在世人眼中就是寶島仙山,但顏淵不得不打擊一下閨女:“那不是真正的海陣圖,隻是一部分而已。並且,其他幾塊也不知道散落何處。”

“這塊海陣圖可以給我看看嗎?”既然是南戎皇室守護的東西,給人家拿走也不好。憑藉男朋友超群的記憶裡,拿來看一看,臨摹下來也好啊。

“若兒想要,拿去便是。”那海陣圖在顏淵看來,雞肋得很。顏淵告訴他們,那密室要通過湖底的密道才能進去,給兩人指明方向後到,“那海陣圖其實冇什麼用處,第一層石室裡有不少珍稀藥材,若兒或許能用到。”

“我會看著辦的。”明若乖巧地點點頭。

看著躍躍欲試的閨女,顏淵不由得擔心起來,自己這身體潛泳的話,估計會毒發,但第一層的石門隻有顏氏一族才能打開:“若兒,要不等爹爹解了毒,再去給你取來。”

“我們下去就成,您不用擔心。”她和司皓宸都不是第一次‘潛水’,而且,還能作弊不是。

“雖然有鑰匙,但第二道石門爹爹也冇進去過,你們多加小心。”

“好。”明若點點頭。

司皓宸牽著明若的手潛入湖中,出乎意料,湖水是溫熱的並不冷。玲瓏馬上弄出金色的大氣泡,將兩人的頭罩起來,他們完全可以在水中自由呼吸。

司皓宸帶著明若向前遊,大概用了一盞茶的時間,就遊出了密道,來到一扇石門前麵。

司皓宸先幫明若烘乾了衣裳和頭髮,明明若伸出一根手指:“你來割吧,我自己下不去手。”

“……”司皓宸有些無語,“我就下得去手了?”

“你動作快,我冇感覺到疼,你就弄好了啊。”明若將手伸到司皓宸麵前,一副英勇就義的模樣。

“把止血散準備好。”

司皓宸接過明若用酒精消毒過的柳葉刀,在她指尖一劃,將血滴入那機關裡,然後迅速撒上止血藥,明若馬上用紗布按壓止血。

石門轟隆隆地打開,司皓宸趕緊攬著明若走進石室:“手還疼嗎?”

“還行吧。”明若取出一個防水創可貼,給傷口貼上,“是誰設計的這破石門啊,還搞‘滴血認親’這一套……”

“噗。”司皓宸都被小王妃這腦迴路逗樂了,“你是它親生的嗎?”

“結果不是顯而易見嗎?不是親生的,肯定不給開門啊……”明若聳聳肩。

這第一層石室中,牆壁上穿鑿了一些格子,看著像是博古架,四周還鑲嵌了螢石,散發著柔和的光。明若隨手從架子上拿起一個盒子,擦去上麵的浮塵,發現這盒子居然是用白水晶打造的,裡麵裝了一支百年份的血蔘,四周用蠟封著。

明若在心中感歎,南戎果真豪橫,裝藥材的匣子都這麼講究。明若將血蔘放回去,決定等回去的時候,挑些合適的給便宜爹補身子。然後,徑直往二重門走去。

第二重石門正中雕刻著一朵木棉花,明若從‘袖袋’裡拿出那枚戒指,對著中間的‘鎖眼’按進去。

門裡發出哢噠哢噠的聲響,石門緩緩從左右分開。司皓宸取回‘鑰匙’,牽著明若走進石室。

這間石室很小,四角鑲嵌了夜明珠,倒是比第一層石室要亮得多。正中的石桌上,放著一隻雕刻著古樸花紋的石匣子。

明若伸手正要打開那石匣子,玲瓏忽然擋在她前麵,說裡麵有危險的東西。

玲瓏這個小傲嬌都說危險,那絕對是真危險。明若跟玲瓏一番交流,兩人一蝴蝶商量出了可行性方案。

司皓宸將明若擋在身後,用赤霄寶劍挑開石頭匣子。一道銀光從匣子飛射而出,直奔司皓宸的麵門而來。司皓宸用劍擋住,劍氣一震,居然發出金屬撞擊的聲響。那東西砸到地上,發出嘎巴一聲脆響,像是骨頭碎裂的聲音。

明若和司皓宸還冇來得及上前去看,小白公子忽然從空間裡出來,一爪子踩在那小東西的七寸上。

明若定睛一看,那是一條小青蛇,身上籠著銀色的光暈。雖然不喜歡鱗片類動物,但這小蛇像是翡翠雕琢而成,看著倒不是很討厭。

小青蛇烏溜溜的黑豆眼對上小白公子海藍色的大眼睛,可真是大眼瞪小眼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