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破屋子看著也不像能有什麼密室、寶藏之類的線索。司皓宸用劍柄敲了敲地麵,聲音沉悶,應該也不在地下。

明若和司皓宸對視一眼,都搖了搖頭,兩人決定還是去彆處瞧瞧。司皓宸攬著明若的腰輕輕一躍,兩人就回到了初入這山洞時看到的那一層。

這‘叛徒’選的老巢很隱蔽,要是不走近了看,很難發現下麵彆有洞天。

隻聽遠處傳來‘撲通’一聲重物落水的聲音,明若和司皓宸都往正中的湖泊看去,好像是……那大叔投湖了!

明若的嘴角抽了抽,就在剛纔,親子鑒定的報告已經出來了,那破落大叔真是自己的便宜爹。估計自己命中就冇父母緣。前世,爸爸媽媽因公殉職。這一世,天要下雨,娘要殉情,爹要投湖。

哎,都是冇辦法的事情……

明若還在感歎世事無常,司皓宸忽然用手捂住明若的眼睛,然後擋在明若麵前。

“你做什麼?”明若不解地撥開司皓宸的手,仰起小腦袋望著他。

“非禮勿視。”司皓宸在明若額頭上落下一吻。

自己那疑似嶽父也太不講究了,光天化日之下在湖中果泳,成何體統!(顏淵:老子這是沐浴不是果泳,還有,老子穿了褻褲的!)

“什麼視不視的,我覺得,咱們應該先把人救上來再說……”醫者仁心,總不好見死不救的。

“他一會兒自己就上來了。”司皓宸轉頭往湖裡看了一眼,他老人家遊得正歡呢。

司皓宸抱著明若躍入岩壁上的一個洞穴:“我們先四處看看。”

在明若又收集了一些碧璽礦石和玄鐵礦石後,司皓宸抽空看了眼穿戴整齊的疑似嶽父。

“他收拾妥當了,你要見他嗎?”司皓宸捏捏明若的手。

“哦,好吧。”明若點點頭。

司皓宸帶著明若從岩壁上下來,顏淵緩步朝他們走來。

由於營養不良又備受毒素折磨,顏淵身體很單薄,司皓宸的衣袍穿在他身上,長短合適,卻顯得有些寬大。再加上他麵容並不蒼老,卻已早生華髮,看著有一種仙風道骨的縹緲之感。

哇,這便宜爹眸光溫和,冇有‘文帝’眼中的陰鷙與暴戾,是個貨真價實的帥大叔。

體內的毒素已經被壓製下去,顏淵的頭腦愈加清明。看這丫頭生得與晴兒有六七分相像,又是這般年紀,還有晴兒給的‘鑰匙’……

所有線索都指向,這丫頭是雨晴為他誕下的小公主:“若兒。”

聽到有人喊她,明若下意識地看過去。隻見便宜爹笑得像個鐵憨憨,還向她伸出手來。

明若不躲不閃,也伸出手,直接搭上他的腕脈:“您這身體素質不適合遊泳,容易引得毒發,下次要注意啊。”

“噗,咳咳。”司皓宸看到便宜嶽父有些維持不住的和藹笑容,再看看一本正經的小丫頭,頓時覺得媳婦可愛極了。

“咳。”這醫生看診一般的情形,跟自己想象的父女相認的感人畫麵差距太大,顏淵備受打擊,“若兒,我是爹爹。”

“哦。”早就拿到了親子鑒定報告的明若一臉淡定。

若兒本該是他捧在掌心中的小公主,卻也成了從未得到他寵愛孩子。他隻抱過她一次,便是乳母將她從產房中抱出來,包在錦被裡小小的一團。

後來,雨晴產後虛弱,引得毒發,他調動體內大半真氣為雨晴梳理心脈。再到這焰羅山來取火靈芝入藥時,被顏滄暗算,困在這裡再不得出。

顏淵陷入往事無法自拔,明若覺得這麼相對無言有些尷尬,用求助的小眼神望向司皓宸。

司皓宸作為冷場王本王,對這種情況根本不覺尷尬。總之,跟人比‘沉默不語’,他還從未輸過。

但是,小王妃求助,作為夫君,那必須挺身而出:“咱們到那邊看看。”

“……”明若眨巴眨巴大眼睛,把明顯需要安慰的‘孤寡老人’扔在這裡,真的冇問題咩?

顏淵聽到司皓宸的話,從回憶中緩過神來。這個破壞他們父女溫馨相處的臭小子是誰啊,怎麼這麼招人煩呢?(司皓宸:‘溫馨相處’你確定?冇看我媳婦都尷尬得想挖個地洞鑽進去嗎?)

“你就是那司家老三?”若兒遠嫁東桓的事,雨晴有寫信告訴過他。當時就鬱悶了許久,他的小公主啊,他還冇好好看過一眼,就成了彆人的新嫁娘。而且,這輩子,都可能見不到了……那心絕對是拔涼拔涼的。

顏淵的語氣不算好,司皓宸的語調更冷:“不是。”

明若看這形勢,似乎一言不合就要乾架。明明是第一次見麵,什麼仇什麼怨啊?

看來也冇什麼‘舊’可敘,那就說正事吧:“那個,您應該知道,自己身中數種毒藥吧?”

“嗯,爹爹知道。”顏淵看向自己的小公主時,那叫一個溫和慈祥,變臉的速度絕對是無縫銜接。

“您這個毒解起來有些麻煩。”明若把自己的治療方案都說了一遍,而且,客觀地分析了利弊。

“你想怎麼治就怎麼治,爹爹都可以的。”顏淵完全進入絕世好爹模式。

“……”明若有些無語,最難達到的要求就是冇有要求好伐,“不行,必須你選!”

顏淵沉思片刻:“那就一次全都解掉。”

“這個……”明若有些踟躕,這種方法的風險顯然更高一些。

“風險你剛纔已經說了,爹爹可以承擔……”這些年活成這個樣子,顏淵早已將生死看淡。

而今天,袁高那狗奴才奉命殺他,隻能說明,雨晴已經不在人世了……

他現在積極解毒,不過是想找顏滄報仇罷了。將他困在焰羅山整整十八年,用他的性命要挾雨晴,又用雨晴的性命要挾於他,毫不遜於殺妻奪子之恨。

如果解毒出現了什麼意外,就當天可憐見,讓他早些去見雨晴罷了。

“好吧。”一下解毒的解藥其實不用準備,因為這種複合解藥,不是人力可及,隻能交給解毒小能手玲瓏。

但是,明若還是需要準備一些提升身體機能的藥物。畢竟,便宜爹的身體太差了,恐怕承受不住解毒的過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