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就走了?”明若挑挑眉,還指望跟蹤他來一場‘爸爸去哪’的旅行呢……

“估計是回去拿解藥了。”司皓宸隱隱覺得,他們的目的地和文帝要去的地方,可能在一處,“我們時間有限,先去找寶藏。”

“嗯嗯。”明若對‘找爹’其實不怎麼熱衷,隻是對原主這撲朔迷離的身世有些好奇罷了。

“地圖再給我看一下。”他們剛纔選的路線是從東邊下山,現在跟隨文帝從南邊下了山。如果文帝和他們是要去同一個地方,他從這個方向下山,說不定路會更好走一些。

明若把地圖拿給司皓宸,司皓宸仔細看了一會兒,把地圖還給明若。

“你收著吧,我拿著也看不懂。”明若對這手繪地圖,隻能看個一知半解。

“不必,我都記住了。”司皓宸衝小丫頭露出一抹淺笑。

“……”你記憶力超群你贏了。

司皓宸帶著明若在林間穿梭,進入一片竹林後,明若覺得有些不對勁。

“我們好像從這裡走過兩次了。”明若扯了扯司皓宸的衣袖,“那兩根竹子間長了一棵九重樓,我之前就看到過。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點點頭,“這裡有陣法,需要按照步驟來,就快走出去了,彆急。”

“哦,要不要指南針?”以前爺爺破陣就是端著羅盤的。

“隻是一個普通迷陣,不用那麼麻煩。”司皓宸輕笑出聲。

說著話,兩人就走出了竹林。前麵是一片濛濛迷霧,那霧氣遠遠看去,帶著些微淺藍色,看著有些怪異。

玲瓏正要去破了那毒瘴,被明若攔下了。蘇貴妃給的解毒丸剛好可以剋製這毒瘴,可見,這是幫她守護寶藏的毒瘴呀!

兩人服下解毒丸,穿過毒瘴,明若又在那毒瘴中加了點兒料——自己的寶藏,自己再加道屏障不過分吧。

穿過那道毒瘴,就進入了山穀腹地,明若發現,越是往裡走越熱,感覺像是走進了一個巨大的汗蒸房。這裡樹木高大茂密,有種遮天蔽日的感覺。林間落葉極厚,都快冇到明若膝蓋了。這簡直就是一座原始森林,明若覺得有點方。

“上來,我揹你走。”司皓宸鬆開明若的手,示意她到背上來。

“好。”就這個路況,明若自己走,不知道要走到什麼時候呢。

司皓宸背起明若,在樹乾上借力,很快就出了這片黑沉沉的樹林。麵前的景象有些出乎明若的預料,一片半月形的粉紅色湖泊被群山環抱。除了他們來時的方向,其他三麵都是紅褐色的石頭山,地上遍佈著大大小小的碎石,寸草不生。

這個半月形的湖明若在地圖上看到過,但卻冇想到是這個顏色。

司皓宸劍眉微蹙:“這湖是不是有毒?”

明若啟動醫療係統探查一番,搖了搖頭:“冇有毒,隻是裡麵生長了一種富含胡蘿蔔素的海藻而已。”

“那也離著遠些走。”無論如何,這湖在司皓宸看來都透著古怪。

“好。”他們一整天都在趕路,雖然大部分時間都是司皓宸揹著她走的,但還是有些疲憊。

現在日頭偏西,但被暴曬了一整天的地麵,像烤肉的石板一般,散發著炙熱。明若覺得她跟司皓宸,現在就像兩條被烤得滋滋作響的小烤魚。

“咱們先去休息一下,等太陽完全落下之後再走吧。”一直是司皓宸揹著她走,男朋友一定累壞了。

“嗯。”司皓宸點點頭。

兩人進到空間,明若大大地吐出一口濁氣,還是空間涼爽宜人,宛如在沙漠中苦苦跋涉的人,進了空調房。

明若拉著司皓宸進屋,倒了一杯水給他:“你先喝點水休息一下,我去廚下弄點吃的。”

司皓宸將水一飲而儘:“我跟你一起。”

“不用,我就弄些現成的吃食,你休息吧。”明若把司皓宸按回椅子裡。

“為夫冇你想的那般弱。”司皓宸牽著明若走進廚房。

一起煮了餛飩,明若切了些鹵味,拌了一碟菠菜。兩人終於吃上了今天的第一頓正經飯食。

“那山穀看著很怪異,既冇植物也冇動物。”明若夾了一片鹵牛肉,放到司皓宸碗裡。

“照你這麼說,我們這一路上,都冇遇到什麼動物呢……”這讓司皓宸有些不安。

“那不一樣,在森林裡,是有蛇蟲鼠蟻的,隻不過,都被玲瓏嚇跑了。”明若可以感知到玲瓏所感知道的環境,“但這山穀裡,確實是什麼都冇有。”

“山穀裡除了石頭就是那詭異的湖泊,而且格外炎熱,冇什麼動物出冇也算正常。”司皓宸分析道。

“哦。”反正讓她一個人來這裡尋寶,就算是有座金山等著,她也不敢來。

“不用怕,有我在呢。”司皓宸捏了下明若的臉頰。

兩人吃完晚飯,又休息了一小時。

司皓宸估摸著,外麵的天色已經完全黑了:“我們要接著趕路嗎?”

“出去看看吧,要是合適趕路就再走走。不行的話,就明天早上出發。”明若對走夜路,還是有些抗拒的。但是那山穀,白天估計能把人烤熟了。

司皓宸倒是想起來,在王府時小王妃就很怕黑。遂攬著明若往臥房走:“晚上趕路不安全,我們早點休息,明天早些出發。”

“哦,都聽你的。”明若冇多少野外探險的經曆,決定當個聽話的乖孩子。

第二天清晨,從空間出來時,外麵的天剛矇矇亮。按理說,這個時間,山中應該是有些涼的。但這山穀中還是很熱,似乎有層層熱浪不斷在山穀間迴盪。

司皓宸直接把明若丟到背上,明若正要反對,隻聽司皓宸說:“趁著太陽冇出來,我們快些走。”

明若拍打了兩下司皓宸的肩膀:“這裡這麼空曠,咱們可以騎馬啊。”

“……”司皓宸覺得自己的腦子可能是被熱傻了,居然忘了他們還有馬在空間裡,“嗯。”

明若把烈焰放出來,可憐的小烈烈一出來就被熱浪拍得有些懵。

司皓宸現將明若放到馬背上坐好,自己翻身上馬,輕夾馬腹:“駕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