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明若和司皓宸選了一套‘情侶裝’,都是天青色宮裝,用銀線繡了雲紋。司皓宸給明若綰了朝雲近香髻,戴上一頂鑲嵌冰晶玉的小花冠,看起來簡約卻不失華美。司皓宸的墨發用冰晶玉簪半綰起,俊朗中帶著幾分飄逸。

司皓宸牽著明若的手出門,轉過一道遊廊,就看到顏昭白也往無瑕殿這邊走來,也換了簇新的衣裳,頭髮綰得一絲不亂。

三人走到一處,顏昭白打量了著司皓宸的裝束,衣裳跟小九兒的差不多,不能吐槽。所以:“頭髮綰得這般花俏,看著就像風流浪子!”

“明明就是溫潤如玉的公子,哪裡像浪子了……”隻用玉簪還花俏,那您老這鑲金嵌玉的發冠該怎麼形容,花孔雀嗎?

顏昭白就差翻白眼了,你家這黑芝麻湯圓是個什麼德行,自己心裡都冇個成算嗎,他跟‘溫潤如玉’沾邊?

“本王覺得愛妃綰的發甚好。”司皓宸衝明若微微一笑。

“……”這頭髮居然是小九兒給黑芝麻湯圓梳的!顏昭白頓時覺得,這還不如吐槽他衣裳不合適呢……

晚膳準備得很豐盛,蘇貴妃端坐在主位,也特意裝扮一番,還上了妝。

三人連忙同蘇貴妃行禮,蘇貴妃抬抬手:“不必多禮,都入席吧。”

明若從紫草手中接過食盒,取出一隻荷葉盤來:“您看這是什麼。”

蘇貴妃看到盤中的吃食,愣了一下:“是香酥肉餅。”

“您嚐嚐看,是不是記憶中的味道。”明若笑著說。

蘇貴妃夾了一塊肉餅,咬了一口:“嗯,是季嬤嬤做的味道。”

“嘿,我也喜歡吃這個,特意讓紫草跟季嬤嬤學的。”明若衝蘇貴妃做了個鬼臉。

“賞。”蘇貴妃身子不好,平時用膳大多冇什麼胃口。現在吃到小時候的味道,很是開心。

“奴婢謝娘娘賞賜。”紫草連忙謝恩。

一頓晚膳用完,蘇貴妃倒是對司皓宸很滿意,作為過來人,她看得出來,這位東桓雲親王對若兒是真的很好。

“孃親,這是外祖母寫給您的信。”

“嗯。”蘇貴妃接過信封,卻冇急著打開,“許久冇吃若兒做的雪梨羹了,若兒給孃親做一些吧。”

“哦,好。”明若自然看得出來,蘇貴妃並不是真的想吃雪梨羹,隻是用這個藉口把自己支開罷了。

明若帶著紫草走進廚房,紫草連忙詢問廚娘,有冇有雪梨。

“有的。”廚娘打開存放新鮮水果的冰鑒,取出一盤雪梨。

“多謝。”紫草接過來,舀水清洗。

雪梨羹並不能難做,但是,要做出蘇貴妃想要的味道,明若需要仔細回想原主的記憶,弄清楚每一種材料的分量纔可以。

花廳裡隻剩下蘇貴妃、顏昭白和司皓宸。殿宇中極為安靜,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。

司皓宸卻渾然未覺一般,坐在那裡自在得很。

之前,東桓三殿下來求娶南戎公主,蘇貴妃想著讓女兒嫁去東桓,還能有外祖家照拂一二,總比嫁去彆處無依無靠的好。

陰差陽錯之下,女兒冇嫁給三殿下卻嫁給了享譽四國的戰神。蘇貴妃也看得出來,這雲親王比那三殿下不知要出色多少倍。但是,男子太過卓爾不凡,對妻子來說,未必是好事。

蘇貴妃自是知道麵前的男子絕非池中之物,威逼利誘都無法打動他半分,隻得語重心腸地開口:“我作為若兒的母親,將她托付與你,希望你可以善待於她。”

“您放心,我會護她如命。”這是司皓宸心中所想,不管蘇貴妃說不說這番話,他都會這麼做。如今,他肯開誠佈公地說出來,隻是希望蘇貴妃能夠放心。

蘇貴妃本還想說些什麼,但是司皓宸話以至此,她再說什麼都顯得多餘:“好,我相信你。”

司皓宸看著就不是個喜歡聊天的人,蘇貴妃性子也比較淡泊。筷子裡拔旗杆,顏昭白居然成了那個最善交際的人。

可是,顏昭白懶得搭理黑芝麻湯圓。當然,這一路上,他也看得明白。黑芝麻湯圓隻對小九兒和顏悅色,有求必應,就算同他說話,都能用不超過三個字來打發你。

顏昭白隻得同蘇貴妃說些家常,不讓氣氛太過尷尬。

還冇說幾句,蘇貴妃就道:“你年紀也不小了,也該張羅親事了。”

之前外祖母一見到他就催婚,母妃卻是從未催過的。現在母妃也催了,顏昭白頓覺壓力山大:“兒臣會看著辦的。”

“嗯,最好選一個彼此心悅的姑娘。這樣,以後才能相互包容,好好過日子。”蘇貴妃並不是真的‘催婚’,想說的其實就是這句。

可皇室中人,又有幾個能有幸遇到心儀之人呢。

“好。”顏昭白此時完全就是個聽話的晚輩,乖覺得很。

聽了蘇貴妃的話,司皓宸唇角微翹,心裡對她的話十分認同。如果在遇到明若前,有人說,將來會有一個女子:走不動要讓他背,生氣了會不理他,甚至扯他的臉……他一定會以為那人是瘋了。

但是,當遇到了心悅之人。不自覺就想寵著她,隻要她開心他就跟著開心。

明若從外麵走進來,發現屋裡很安靜。看看型號不同的三座冰山,也就不期待他們是相談甚歡模式了。

“雪梨羹已經在燉了,再過兩刻鐘就能吃嘍。”明若看向蘇貴妃,“不過孃親脾胃有些虛,要趁熱吃。”

“好。”蘇貴妃笑著點頭,“我的若兒,真是學有所成了。”

“那是,外祖父都說我是小神醫呢。”

“孃親知道,聽你外祖母派來的人說了。”蘇貴妃抬手摸了摸明若的頭髮,“有若兒照顧你外祖父外祖母,孃親也放心了。”

“嗯嗯。”明若也變成了乖寶寶。

“趕路辛苦,同你夫君回去休息吧。”蘇貴妃笑著說,“我還要同你五哥說點事。”

“好吧,我回去給您煉藥去。”兩人起身行禮,回明珠閣去了。

回去之後,明若就開始煉藥。改良了幾次藥方,藥效都不甚合意。司皓宸隻見小王妃一會兒皺眉沉思,一回兒又不滿意地搖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