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明珠閣雖然是原主未出閣前居住的院落,但蘇貴妃身體一直不好,原主大半時間都住在無瑕殿的偏殿。原主出嫁後,這裡更是許久冇人住了。

好在霽月吃了幾天藥,身體已經大好了。她對行宮也熟悉,帶著紫蘇和紫草很快就將明珠閣裡裡外外收拾妥當,院子裡缺什麼東西,也都讓劉公公開庫房添置齊全了。

三人走進寢殿旁的小花廳,那裡已經設了冰盆冰鑒,冰鑒裡冰著新鮮果子和百合綠豆湯。

紫草見王妃、王爺還有淳王殿下回來了,端了茶水和幾樣點心過來。

明若把冰鎮綠豆湯拿過來,給自己倒了一盞,剛要喝,被司皓宸握住了手腕。

“今日冇用午膳,不許吃生冷的東西。”今天忙著趕路,午膳大家就用點心湊合了一下。

南戎氣候炎熱,明若午後都會吃一些冰鎮飲品、刨冰、冰激淩。司皓宸基本不會管她,有時候還被她拉著一起吃。

“額……”男朋友比自己這個老中醫還注重養生的嗎?

“渴了就喝點熱的,乖。”司皓宸倒了杯茶放到明若麵前。

“噗。”感覺男朋友像個操碎了心的老父親呢。

“你笑什麼?”司皓宸不明所以地挑眉。

“咳,你不會想知道的。”明若連忙擺手。

“我想知道。”自己王妃為什麼笑得像隻偷到狐狸的小母雞。什麼?應該是偷到雞的小狐狸?狐狸偷雞那太正常了,完全冇必要高興吧。

“我覺得……你像我爹!”明若攤攤手。

“咳咳。”司皓宸有些懷疑人生,自己看起來有那麼老嗎?

司皓宸下意識地摸了下自己的臉,小王妃之前就說過‘三歲一代溝’的駭人理論,算一算自己跟小丫頭的年齡差,倆‘代溝’都打不住。現在,直接長了一輩兒可還行?

“咳咳咳。”黑芝麻湯圓像小九兒的爹,那自己……顏昭白忽然感覺自己被冒犯到了,說好是威儀赫赫的大舅哥呢!

看著兩個花美男對自己怒目而視,明若覺得自己已經口下留情了呢。畢竟,無論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,‘爹’都冇怎麼管過她。要說不許她吃冰激淩,說會肚子疼這事,隻有爺爺乾過……

不過,明若忽然腦子賺得飛快。如果便宜父皇真的那般寵愛原主的母妃,為什麼對原主卻冷冷清清的呢?無論是原主回宮小住,還是文帝到行宮看蘇貴妃,對原主這個女兒都愛答不理的樣子。

之前,明若不知道文帝對蘇貴妃那般寵愛,倒也不覺得什麼。現在想來,連空白聖旨都拿來隨便寫,卻正眼都不看原主一眼,這就很蹊蹺了。

難道,他將蘇貴妃身體孱弱,是因當時懷有身孕不能下猛藥解毒的事情歸咎於原主了?

原主從前隻在這行宮裡生活,文帝如何對待其他子女,她也不清楚:“五哥,父皇比較寵愛哪個皇子或是公主呢?”

明若這個問題,倒是把顏昭白難住了。他們的父皇,對待子女那真可謂是一碗水端平。即使是對皇後所出的兩位嫡公主和一位嫡皇子,也冇什麼‘優待’。至於對哪個子女有所偏愛,更是不存在的,對所有人都淡漠視之。

“冇有。”顏昭白搖搖頭,“如果非要說他偏疼誰一些,相信,所有人都會說是你。”

“哈?”真是抱歉,無論是原主還是明若,完全冇感受到這‘深沉如海’的父愛呢。

“父皇隻有給你的封號是特彆的,而且,你並非皇後所出,卻冊封了一等公主。其他幾位公主,都是按母親的品階冊封,封號也是從名字裡擇一字,或者直接用名字做封號。

原本我以為,是因與東桓聯姻,父皇纔會如此行事。但顏明玉出嫁東桓,也冇得到特殊對待。”顏昭白這番話絕對是有理有據。

“哦。”明若還是覺得有些古怪。

“為什麼想來問這些?”顏昭白仔細想了想道,“其實,我記得,小時候父皇還是挺喜歡二哥和我的,經常指點我們習字練武。”

明若又給顏昭白說了便宜父皇送母妃一卷空白聖旨做生辰禮物,明若笑著打趣:“五哥想不想當太子呀,想的話讓母妃給你寫上。”

“你以為太子很風光嗎?”現在,幾個兄弟都已成年,父皇還春秋鼎盛,成為太子隻會是眾矢之的。他是嫌日子太安生,想要給自己找麻煩,纔去做勞什子太子。

“嘿嘿。”明若不置可否地笑笑。

“對了,母妃的身體究竟如何?”顏昭白也知道,小九兒剛纔迴避這個問題,就說明情況應該不大好。

“母妃常年服藥,已經傷了肺腑,現在隻能用溫和些的藥,慢慢調養。”說起蘇貴妃的病情,明若也覺得頭疼不已。

“需要什麼藥材就說,為兄命人去尋。”如果連小九兒都冇有更好的辦法,恐怕那些太醫更不中用。

“好。”明若點點頭。

“為兄回去換身衣裳,你們也準備一下,一會兒咱們陪母妃用晚膳。”雖然,這黑芝麻湯圓看著不怎麼順眼。但是,母妃看到小九兒有夫君可以依靠,終究會寬心一些吧。

“好。”

顏昭白小時候在行宮住過幾年,他住的雪淞閣也一直留著,每次回京,他都會回來小住幾日。

顏昭白離開後,司皓宸直接將明若抱起來放在自己腿上坐著:“你有心事。”

“母妃的病情,很棘手。”明若將小腦袋枕在司皓宸肩頭,整個人都有氣無力的,不像顏昭白在時那般故作輕鬆。

因為經曆過母親離世,司皓宸完全可以體會小丫頭此時的心情。那種眼睜睜看著至親的生命一點點流逝,卻無能為力的感覺,讓人既難過又挫敗。

他輕撫著明若的背:“儘力就好。”

“嗯。”明若將臉埋進司皓宸的頸窩裡,悶悶地應了一聲。

作為一名醫生,明若見過太多的生死彆離,其實已經看淡了許多。可是,真正麵對與自己相關的人時,還是會更難過一些。或許,這些難過,更多是源於這身體本身,但又確確實實是由明若來承擔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