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在比較棘手的是,這餘毒在身體裡積澱已久。蘇貴妃因為身體虛弱,隻能常年服用各種補身體的湯藥。是藥三分毒,常年累月下來,致使各臟器出現衰竭。現在就算用上好的丹藥精心調養,也冇幾年壽命可活了。

明若歎了口氣,這病當真難治。治療方案跟之前的思路一樣,先解毒再調理。隻不過,燚靈丹對於現在的蘇貴妃來說,藥效有些過於猛烈,改用一些藥效溫和的藥材會更穩妥……

明若垂首思忖著藥方,一道溫柔的女聲輕喚:“若兒。”

明若抬眸,對上一雙剪水瞳眸,隻覺得眼眶發熱,身體彷彿被喚醒了記憶:“孃親。”

“乖。”蘇貴妃微涼的手指貼上明若的臉頰,“孃親能再見你一麵,也算了卻殘願了。”

“孃親隻要好好服藥,就會好起來的……”很多時候,患者的求生欲比藥物本身更重要一些。

“孃親吃了這麼年藥,實在太苦了……”蘇貴妃緩緩坐起身來。

明若連忙取了引枕,給她倚著:“我師從雲中殿尊主學醫,能為孃親製出不苦的藥丸來呢。”

嫌苦就在藥丸外麵裹層糖衣,對擁有醫療係統的明若來說,簡單得很。

“真是孃親的傻孩子。”蘇貴妃看嚮明若的目光溫柔又慈祥。

明若其實能夠明白,蘇貴妃說的‘實在太苦了’,多半是心裡苦吧。常年纏綿病榻的人,怎麼可能不苦。

“若兒,你出閣時,孃親給你的戒指呢?”蘇貴妃看著明若纖細白皙的手指上,隻戴著一隻小巧的指環。

“哦,在的。”明若從‘袖袋’裡取出醫藥包,從裡麵拿出一隻鑲嵌紅寶石戒指。

原主出嫁時,蘇貴妃給了她兩樣東西,一個是她之前送藥時,讓暗衛帶過來的玉佩,再有就是這隻紅寶石戒指。這戒指鑲嵌的寶石很大,平時戴著很不方便,明若就把它收到空間裡了。

蘇貴妃摩挲著那戒指,從枕頭下摸出一枝銀簪,遞給明若:“把妝台的抽屜打開,裡麵紫檀盒子取出來。”

明若用銀簪打開抽屜,裡麵除了一隻一尺見方的紫檀盒子,還有一些精緻的瓷瓶,是明若再熟悉不過的——都是她之前給蘇貴妃送來的丹藥。

明若將那紫檀盒子拿給蘇貴妃,蘇貴妃撥弄著木盒上的鎖釦。

明若驚訝地看著那個鎖釦,很像後世行李箱上的密碼鎖。隻不過,上麵的不是數字,而是各種紋飾。

啪嗒一聲,鎖釦打開。裡麵是一卷明黃色的聖旨,還有一塊白色的絹帛。

蘇貴妃拿起那塊絹帛遞給明若:“這是一份……權且算作是藏寶圖吧,是當年,你父皇給我的。他隻說,上麵是南戎皇室守護的寶藏。具體是什麼,孃親也不知。

之前孃親冇有告訴你,是因為,即便是寶藏,當你的能力不足以保護和利用它時,就會是麻煩和負累。

現在把這輿圖給你,也不是要你去做什麼,就當是……一份念想吧。你現在不需要,或許以後會有用處呢。如何取捨和使用,隨你自己的心意選擇吧。”

明若將絹帛打開,上麵繪製著一幅平麵圖,各種密道、窟室星羅棋佈,明若一時也看不太明白。

蘇貴妃又在盒子一角翻出一個小瓷瓶:“那山中除了迷陣還有毒瘴,這是解藥。這枚寶石戒指,是最後一道門的鑰匙。”

明若本著‘貪財好色’的原則,並冇推辭,而是將這輿圖、解毒瘴的藥和戒指,都收入‘袖袋’。雖然已經是個小富婆了,但是銀子嘛,當然是多多益善嘍。

蘇貴妃若有所思地看著盒子裡的最後一樣東西——那捲明黃色的聖旨。

“這是當年父皇冊封您為妃的聖旨嗎?”明若直覺這盒子裡的東西,都與她那便宜父皇有關。

“不是。”蘇貴妃搖搖頭,“不過,確實是你父皇給的。”

蘇貴妃笑著將那聖旨展開,這是我剛入宮那年,你父皇送我的生辰禮物。

看蘇貴妃那忍俊不禁的神情,明若猜測,那便宜父皇,可能是在聖旨上寫了情詩之類的話。當她看清那聖旨時,有些怔愣——聖旨居然是空白的,隻在最左側蓋著皇帝私印和國璽。

看到明若有些懵,蘇貴妃笑著說:“這是他許我的一個願望,我想要什麼,想好後就自己寫上去便是。”

矮油,這簡直就像霸道總裁給的空白支票,想填多少金額填多少,便宜父皇太man了,有木有!明若自己每天撒狗糧,今天突然被塞了一大口陳年狗糧。酒是越陳越香,狗糧也是越陳越上頭呢。

“可惜我是個女孩兒,要是皇子,直接冊立為儲君,豈不是躺贏。”明若覺得她那便宜父皇也忒不靠譜了些。

“若你真是皇子,孃親就在上麵給你寫一塊富庶的封地,做個閒散王爺,好好過活。”蘇貴妃清亮的眼眸中,染了一絲落寞,“做皇帝有什麼好,每天要麵對處理不完的政事,還經常身不由己的,不過是表麵風光罷了……”

“嗯。”明若點頭,表示認同。當一條無憂無慮的鹹魚,多開心啊。

“你先下去休息吧,一會兒陪孃親用晚膳。”

“好。”明若需要好好斟酌一下藥方,既要療效明顯,又得藥性溫和,這藥當真不好煉呢。“要扶您躺下嗎?”

“不必,躺久了頭暈。”蘇貴妃搖搖頭。

“那晚膳時,我再過來。”明若站起身來。

“記得把你夫君帶來,孃親想見見他。”

“啊……您怎麼知道他來了?”明若有些意外。

“你們從東桓出發時,昭白就傳信回來了。”蘇貴妃笑道,“難道還醜女婿怕見我這嶽母不成?”

“你女婿不醜……”男朋友顏值能打,可不是隨便說說的。

明若走出寢殿,隻見司皓宸和五哥都在外麵等著。

顏昭白知道明若入雲中殿學醫,也見過她為霽月治療。知道明若的醫術,比起那些老太醫絕不遜色:“母妃身子如何?”

“先回明珠閣再說。”明若按照記憶,往曾經居住的宮苑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