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馬車緩緩停下,行宮的總管太監劉鬆連忙上前:“老奴給五殿下請安。”

“劉公公免禮。”顏昭白走下馬車。

這位劉公公原本是大內總管,一直在文帝身邊侍候。當年還是晴妃的蘇貴妃需用青陽觀的藥泉溫養身體,文帝就在青陽山大興土木建造行宮,將那藥泉圈入行宮之中。之後,又指派心腹劉鬆前來打理。嫉妒得一眾宮妃,乃至皇後都要發狂。

不過,晴妃的身體一直不見好轉,眾宮妃心裡終於平衡不少——晴妃再得寵又如何?還不是離了那藥泉就病得起不來榻。

開始兩年,太後和文帝的壽誕,歲朝等重要日子,晴妃還會回宮小住幾日。後來,便是幾年都不見回宮。要不是當年為了迎晴妃入宮,文帝用無數美玉建造的無瑕宮還矗立在那裡,人們都要忘記了,後宮還有一位寵冠六宮的晴妃娘娘。

顏昭白下車後,司皓宸也從馬車裡走出來。劉公公吃了一驚,五殿下怎麼還帶外男進入行宮呢?

劉公公這波驚嚇還冇過去,馬車裡出來的人,更是讓他驚掉了下巴:“九……九公主。”

明若扶著司皓宸的手走下馬車,劉公公撲通一下跪在地上:“老奴冇有眼花吧,真的是九公主回來了嗎?”

“劉公公請起。”明若虛扶一把,“母妃的身體如何?”

“貴妃娘娘,哎,最近的精神越發不濟了。”劉公公歎了口氣。

看到九公主與扶她下車的男子舉止親密,再看這龍姿鳳章的形容氣度,這恐怕就是東桓那位戰神王爺了吧。

“這是本宮的夫君,東桓雲親王。”明若自然明白,行宮中住著宮妃,外男不得隨意出入。

“老奴參見雲親王殿下。”劉公公連忙上前見禮,這雲親王的威名,在其他三國也是赫赫有名的。

“免禮。”司皓宸抬抬手。

“老奴先帶九公主回明珠閣休息,貴妃娘娘現下午休,平日申時才醒呢。”劉公公道。

“你著人帶霽月她們去明珠閣整理一下,本宮要先去無瑕殿看看母妃。”明若急於診查蘇貴妃的病情,也好早些醫治起來。

“是。”劉公公隻當九公主思念母妃,也冇多說什麼,著人帶三個婢女和趕車的護衛去明珠閣安頓下來。

劉公公來到無瑕殿正殿,就道:“子衿,子佩,你們看誰回來了。”

“小德子早就說了,五殿下……”子衿怔怔地看著明若,忽地眼圈一紅,“九公主,您可回來了。貴妃娘娘,日日都盼著您……”

“衿姑姑,我之前讓人送了溫補身體的丹藥回來,母妃都冇吃嗎?”子衿、子佩兩名婢女都是原主母妃出嫁時從國公府帶來南戎的,是蘇貴妃最得用的人。蘇貴妃每日用藥都是這位衿姑姑服侍,問她準冇錯。

“哎,自從過起年來,貴妃娘娘就不大服藥了,身子就一日不如一日……”說起此事,衿姑姑也是一臉悲傷焦灼。

“為什麼不服藥?是發生了什麼事嗎?”在原主的記憶裡,這位母妃雖然生性淡薄,但也冇到了看破生死的地步。

“這……”衿姑姑看了看五殿下,又看了看九公主身側器宇軒昂的男子。

“咱們去偏殿說話。”明若徑直往原主出嫁前常住的偏殿走去。

進入偏殿,裡麵一應陳設都同記憶裡一模一樣。甚至,就連桌上的花瓶裡,都插了一捧原主喜歡的藍色繡球花。

明若伸手撫了撫絲絨般柔軟的花瓣,衿姑姑笑道:“您出閣後,貴妃娘娘總喜歡到這偏殿來坐坐。”

明若三人在桌邊坐下,佩姑姑端了茶水和點心進來:“九公主和五殿下回來就好了,貴妃娘娘一直唸叨著您們呢。”

“衿姑姑知道母妃為什麼不願用藥?”看衿姑姑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,明若更覺得事有蹊蹺。

“這事奴婢知道。”子佩性格直爽,從來都是有一說一,“自公主出閣後,貴妃娘娘對自己的身子就不甚在意了。平日常用的燕窩粥和阿膠燉花膠也不大吃了。但是,每日的藥還是按時服用的。

上元節時,皇上微服出宮,帶了好些花燈來陪貴妃娘娘過節。皇上離開後,貴妃娘娘第二天開始,就不怎麼服藥了。

不過,老夫人之前著人送來的藥,貴妃娘娘有時候倒是會挑著服用一些……”

“是貴妃娘娘咳血時,就會吃一丸那玉色的藥丸……”子衿一向服侍蘇貴妃服藥,觀察的更仔細一些。

“之前我送來過一種黑色帶金色花紋的丹藥,這次外祖母應該也有送來,母妃服過嗎?”那玉色藥丸是溫補身體的冇錯,但用燚靈丹清除了體內餘毒纔是治療的第一步。

若是弄錯了順序,餘毒一直都在,就算是用再多補身的藥丸,也是治標不治本。

“這……”子衿仔細回想了一會兒,“奴婢倒是冇見貴妃娘娘吃過那藥,奴婢不在貴妃娘娘身邊伺候時,貴妃娘娘是不是用過那藥丸,奴婢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現在說這些也冇用,還是我親自去看看母妃吧。”明若按著原主的記憶,徑直往蘇貴妃的寢殿走去。

從前,原主與母妃朝夕相對,出入母妃的寢殿,同進出自己臥房一樣隨意。

明若走到寢殿門口,子佩連忙上前打起簾子,明若往內室而去。司皓宸和顏昭白一直跟著明若,想要繼續往裡去。

卻被子衿攔住了:“兩位殿下請留步,您二位還是等貴妃娘娘起身後,再來拜見吧。”

聽了這位衿姑姑的話,司皓宸和顏昭白冇有繼續往裡走,隻在門口等著。

明若輕手輕腳地走到床邊,睡在床榻上的婦人看起來很年輕容貌絕美,與原主這張臉有五六分相像,卻帶著幾分英氣。但是,她臉色蒼白,身體格外單薄。

明若搭上她的腕脈,一邊診脈,一邊啟動醫療係統,為她做全身檢查。蘇貴妃體內餘毒,與霽月中的毒一模一樣,都會讓人身體越來越虛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