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明若打開那盒蓋,一股濃鬱的香氣撲麵而來。她隻看了一眼,怕的一聲扣上盒蓋,將白玉盒子還給沈聰。明若原本以為煉這毀人容貌藥膏的人隻是陰損,現在看來,簡直就是邪惡。

明若一邊取出酒精棉球擦手,一邊說:“這正是那有毒的香膏,把這盒子還給她們之後,好好洗手。”

“額,這毒素能透過盒子沾到手上嗎?”沈聰忽然覺得自己拿了燙手山芋在手上。

“那倒不至於,隻是這香膏裡有不好的東西。”

“是……是什麼?”沈聰說話都結巴了。

“你不會想知道的。”明若揮揮手,示意他快把東西還回去。

“額。”沈聰取出帕子將那玉盒子包起來,“那婢女還問,如果有身孕的婦人用這個香膏,會有什麼後果。”

“短時間用,胎兒出生後可能會有殘疾。長時間用,怕是會有早衰之症。”明若又想了一下,“孕婦本身就用過很長時間這個香膏,會很容易滑胎。如果有滑胎的症狀不建議保胎,因為這樣的孩子,出生後肯定是有缺陷的。”

“哦哦。”沈聰連連點頭,“師傅,您路上小心,我這就去把她們打發走。”

“去吧,記得洗手。”明若放下車簾,馬車噠噠噠地向王府駛去。

司皓宸看了看矮幾上那一小堆酒精棉,越發覺得那香膏有古怪:“那香膏裡摻了什麼?”

“屍油。”明若作為玄醫世家的繼承人,被爺爺帶著見過不少‘世麵’,大多不是什麼愉快的記憶。

其中,有一個邪道,慣愛用屍油點長明燈。那股子味道,給她的童年留下不小的心理陰影。所以,長大後她就遁去國外讀書工作,遠離老頭兒的繼承人式教(摧)育(殘)。

司皓宸久經沙場,也被這個答案震了一下。

“我覺得,有必要去查一下這個香膏的來曆。如果隻為毀人容貌,並不需要往裡麵新增屍油。這種手段,像是邪魔外道用來控製人的手段。”明若想了想又道,“這東西用了之後便不能停下,否則就會急速衰老,不但能控製人,還能斂財,怎麼看都不簡單。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離開皇都幾個月,倒是不察有這種事情,連忙召來暗衛去調查。

春香從一間藥堂買了拔毒膏,回到平王府,馬上跟八公主稟報了明大夫說的那些話。

“哈哈哈,天道好輪迴,吳姬這賤婦自有天收!”八公主自小長在皇宮長大,彆人送的東西,她自是不會隨便使用。

當初吳姬送了美顏霜來,也是聽她安插在吳姬院子裡的婢女說,吳姬每日也在用這美顏霜。而且,她也在吳姬身上聞到過美顏霜的香氣,纔開始用的。

後來,八公主用著好,也想買一些。但是皇都的胭脂鋪子都冇有這香膏,珠兒說是吳側妃的表哥從外地采買回來的。當時她同吳姬基本已經撕破了臉,隻得作罷。

這次,她讓珠兒悄悄偷了那美顏霜出來,隻是想證實一下——是這美顏霜本身有問題,還是吳姬故意往裡麵加了藥來毒害她。

“哼,怪不得那吳姬成日像長在榻上一般,還隔三差五地熏艾,說是胎象不穩,原來癥結在這裡。”八公主將那隻白玉小盒放到桌上,“讓珠兒把這美顏霜好好放回去,彆耽誤了吳側妃使用。”

司皓宸和明若回到王府,也冇去後院,就在嘉安殿等著南戎淳王到來。

巳時剛過,周管家就來稟告:“南戎淳王到了。”

“請他進來。”司皓宸沉聲道。

隻見一位身穿煙青色錦袍,頭上挽著一隻雲紋銀簪的公子走進來。他麵容俊秀斯文,身上絲毫冇有武將的氣勢。這一身氣度,看著就是一個溫文爾雅的讀書人。

可是,他又確確實實是少年一戰成名,統領幾萬兵馬的南戎淳王。

腦海裡一下就浮現出這些年,原主和這五皇兄相處的畫麵。明若隻恍了下神,開口叫人:“五哥。”

“小九兒,哥哥給你帶了糖來。”顏昭白從袖袋裡取出一個油紙包,遞給明若。

這熟悉的語氣和動作,完全同原主的記憶重合到了一處。

“是陳皮糖嗎?”明若接過小包裹。

“嗯。”顏昭白笑著點點頭。

那個從前跟在他身後,像個小尾巴似的姑娘,轉眼間長了這麼大,已嫁做人婦。想想還有替換新郎又殉葬這一出,怎麼都覺得是自家的小白菜被豬給拱了。

“是哥哥不好,應該親自送你出嫁的。”顏昭白抬手摸了摸明若的頭。

“都過去了,我現在很好。”明若覺得,如果他親自送嫁,原主的命運或許會完全不同吧。

司皓宸:想把這廝的爪子,從媳婦頭上扒拉下來剁了可還行?

“淳王請上坐。”司皓宸做了個‘請’的手勢,“上茶。”

顏昭白對威震四國的東桓雲親王,算是久仰大名。同樣是少年成名,這位雲親王卻是連外祖父都誇讚不已的。但是,他或許是一個好將帥,未必就是個好夫婿。

這長相看著倒是不錯,但在錢太後的惡意傳播下,雲親王的暴脾氣,也算惡名遠播了。

看到便宜哥哥和男朋友眼神廝殺了一波又一波,明若覺得還是說點正事吧:“五哥,你來東桓是有什麼事吧?”

顏昭白看了眼司皓宸,那‘請你迴避’的意思就非常明顯。但司皓宸坐在那裡穩如泰山,東桓第一醋王的寶座不容撼動。

明若輕笑出聲:“五哥有什麼話但說無妨,王爺是自己人。”

司皓宸對這個劃分很滿意,臉上的神情柔和不少。

“好。”顏昭白點點頭,“這次我來東桓,是想帶你回南戎……”

司皓宸看向顏昭白的眼神陡然變得不善起來,這廝是來跟他搶媳婦嗎?早知道他是這個目的,就該直接打出去!

明若發現男朋友那眼神像是要打架,扯了扯他的衣袖,表示稍安勿躁。

想到之前外祖母說的訊息,明若開口道:“是不是母妃出了什麼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