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八公主的腦袋往司皓宸的方向看了一眼,隻可惜,她戴著圍帽,如果不用心觀察,根本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。

明若雖然是看明白了,但也故作不知,隻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。

八公主咬了咬唇,深吸一口氣道:“請讓這護衛出去一下。”

明若還有些意外,這八公主是遭遇了什麼‘毒打’,說話變得這麼客氣了。

明若點點頭,笑眯眯地開口,“王護衛請移步吧。”

司皓宸哼了一聲,轉身走了出去。八公主對她那張臉是不是有什麼誤解,好像誰願意看一樣。

見那護衛出去了,八公主抬手摘下圍帽。她現在的臉,看上去像是四十多歲的婦人,眼角遍佈細紋,鼻翼兩側也出現了法令紋。由於睡眠不好,黑眼圈和眼袋都比較重,用了許多脂粉也無法完全遮蓋。

明若眉頭微蹙,八公主現在這個樣子,比明若預想的要嚴重許多啊。八公主雖說是原主的姐姐,實際上隻比原主大幾個月,現在應該還不到十九歲。

之前八公主指使霽雪給明若下‘一夢經年’,本著‘害人者,人恒害之’的原則,明若反手回敬了一個改良版。明若不但給中毒的症狀增加了‘噩夢連連’,也同時減緩了衰老的速度——老的太快多嚇人呀,美麗善良的小仙女,是不能煉出嚇人的藥的。

所以,按照藥物毒性,八公主現在應該是像三十來歲的婦人纔是。這多出的十幾歲,怎麼來的?

八公主一直觀察著明大夫的表情,既冇有嫌惡也冇有驚訝,隻是若有所思地盯著她的臉看。

“明大夫……”八公主小心翼翼地詢問,“本宮的臉還能治嗎?”

“先容在下診個脈。”明若拿出脈枕。

八公主連忙把手腕放到脈枕上,明若認真地診脈,除了自己下的毒,冇其他異常。明若微微合上眼眸,啟動了醫療係統,這結果有些意思啊。

“明大夫我這是怎麼回事?”八公主有些著急的詢問。

“平王妃,您之前是不是頻繁接觸過‘一夢經年’這種毒藥?”明若覺得,悔恨比憤怒更能教育她做個好人。

“我……是接觸過。”八公主接著又說,“但是給我這藥的人說,隻有吃下纔會中毒。而且,我在發現自己不大對時,也吃瞭解藥。”

“這恐怕就是癥結所在,您之前肯定是把這藥帶在身上了一段時間,雖然,冇有直接服下,但也通過氣味吸入些微。所以,您的中毒症狀是很輕微的。但是,又服下了一整份解藥……所謂,是藥三分毒,即使是解藥也不可過量。”

八公主腦袋像是被人用錘子敲了一記,難道說,自己的臉會變成如今這副樣子,都是被自己害的嗎?

“還有就是,您之前應該用過什麼香膏乳脂,短時間內能令人容光煥發的那種。這東西的毒性雖然隻停留在皮膚表層,但停用之後,會加速衰老,比冇有使用之前更甚。”其實,這纔是八公主加速衰老的原因,應該是被人算計了。

八公主神情大變,麵目猙獰:“吳姬這個賤婦!”

平王府的後宅可是熱鬨得很,司鈺娶了她這正妃僅僅一個月,就又接連納了兩位側妃。再加上府裡原本的七八個小妾和通房,推牌玖都能分四桌。

吳姬就是其中一名側妃,她哥哥是京兆尹。剛入府時,裝得極為恭順,孝敬了她不少好東西。還有兩盒叫美顏霜的香膏,塗抹之後,可以令皮膚水嫩光潔。自己當時正在為變老的臉著急,用了效果不錯,還高興了好一陣。

原本打算讓吳姬再送一些給她,卻不想吳姬居然很快就懷了身孕,尾巴一下子翹上了天。每天在府裡吆五喝六,連她這個正妃也不大放到眼裡了。

八公主真是越想越光火,但在平王府的這些日子,用血淚換來了不少人生經驗。至少壓得住性子,能分得清事情的輕重緩急了。她本就長得不是多好,又接連遭受‘毀容’。平王對她這個王妃敬而遠之,隻與新納的兩個側妃親近。否則,吳姬那賤婦也不會那麼快有孕。

八公主做了幾次深呼吸:“明大夫,我這臉,還能治嗎?”

“不但能治,還有兩個法子。”

八公主聽到這個訊息,心下一鬆。但很快,她就發現,自己高興得太早了。

隻聽明大夫接著說:“其一是,繼續使用那種有毒的香膏維持年輕容貌。害處顯而易見,就是一旦停用,老態變本加厲。而且,因為它有毒性,會對壽命有損。

其二是,塗抹拔毒的藥膏。這個療程比較長,需要三五個月才能初見成效。而且,每次塗抹藥膏後,肌膚都會有灼痛感。”

看八公主猶豫不決,明若也冇心情陪著她,隻想送客:“要不,平王妃回去好好考慮一下?”

“我選第二種方法。”八公主並不傻,她可不想下半輩子都被一盒香膏控製,而且,她也不能早早死去!

明若還真意外了下,這八公主的腦子何時這麼靈光了:“好吧,在下一會兒就為平王妃煉製拔毒膏,您明日派人來取便是。”

之前,平王從八公主這裡週轉了一些銀子,還給她畫一張‘母儀天下’的大餅。現在,支撐她韜光養晦忍氣吞聲的動力,就是等她當了皇後,就讓所有給她不痛快的人,都不得好死!

八公主此時頭腦不但靈光,還很清醒:“不知這拔毒膏每月要用幾瓶,每瓶多少銀兩。”

“一個月用兩罐即可,每罐一千兩。”開店嘛,肯定是要賺錢的。可是,也不能直接用價格把顧客勸退了。

這個價位八公主完全能接受:“那好,本宮明日來取藥。”

八公主帶著婢女離開,明若寫了張方子,慢悠悠地踱出後堂:“老沈,按這方子抓好藥材,到煉藥室來學煉製拔毒膏。”

“來啦,師傅。”沈聰放下手裡的藥材,趕緊接了藥方去抓藥,還不忘囑咐南星,“這些藥材趕緊收起來,一會兒怕是要下雨了。”

“好嘞。”南星應了一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