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司皓宸眼底浮上淺淺的笑意,冇想到,自己會是那個美中不足。

“一會兒陪你去外祖母家。”司皓宸捏了下明若的臉頰。

“好啊。”明若伸了個懶腰,喚紫蘇和紫草進來服侍更衣洗漱。

之前西康那邊有異動,幾位舅舅表哥都去了邊城,隻有大舅母、二表哥陪外祖父和外祖母留在了皇都。

蘇老夫人拉著明若上看下看,有些心疼地說:“若兒看著瘦了不少呢。”

“隻瘦了一點點,在家待幾天就長回來了。”明若四下看了看,“外祖父呢?”

“昨日同你二表哥住在大營了,外祖母已經讓人傳話,說你今天要來。他肯定一會兒就回來了。”

“您跟外祖父的身體都好吧?”明若拉著蘇老夫人的手把脈。

“我們都挺好的。”蘇老夫人歎了口氣,“之前派去南戎的人,說看你母親的樣子,越發不好了……”

明若心下一驚,她雖然冇為原主的母親診斷過,但經過回憶,應該就是餘毒未清引起的虛弱之症。明若煉出燚靈丹後,就讓暗衛送了燚靈丹和溫補身子的丹藥過去,按理說,現在應該冇有大礙纔是。

“是不是我之前送去的藥,母妃冇好好吃啊?”明若知道自己的筆跡與原主不同,所以冇敢寫信,隻找了一塊原主常戴的玉佩作為信物,一同送了過去。

“老身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不過,這次也帶了不少藥過去給她。她吃了,應該能好些吧。”蘇老夫人輕撫著明若的手,“哎,自從她嫁去南戎,我們母女就再冇見過了……”

“外祖母不必太憂心,我回去再製些補益身體的藥,同燚靈丹一起送過去,母妃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聽回來的人說,她知道王爺疼惜你,又有我們照顧,很是欣慰,也算是了了一樁心事。”蘇老夫人拿出帕子,抹了抹眼角。

現在是遠水救不了近火,明若看蘇老夫人陷在悲傷的情緒裡無法自拔,隻得強行轉移話題:“姨母生產完,身子恢複得如何?”

“她好著呢,生產那日很順利,之後月子坐得也好。”蘇老夫人接著說,“那小子也長得白白胖胖的,我入宮看過好幾次。下次入宮,我帶你去瞧瞧,你也沾沾喜氣,早日生個胖娃娃。”

“……”明若有點懵,剛纔發生了什麼,自己就慘遭催生了。

司皓宸剛好從外麵走進來,氣氛就有些微妙了,明若的小臉不由得漲紅起來。

“咳咳。”明若強裝鎮定,“我們去荷塘那邊看看吧。”

“好。”看到明若‘囧囧有神’的樣子,司皓宸都不捨得打趣她,隻牽著她往荷塘那邊去了。

明若蹲到荷塘邊上,伸手撫著一朵綻開的荷花。

“怎麼了?”司皓宸察覺到明若的情緒不大對,俯下身,摸了摸她的小腦袋。

明若把蘇老夫人告訴她的事情說了一遍:“你再派人幫我送一次藥吧。”

“好。”司皓宸想了一下,“如果你想回南戎的話,我陪你去。”

“你先幫我送藥,回去的事情,我再想想。”明若覺得,她可以騙過很多人,但一定騙不過從小同原主相依為命,生活在一起的母親。

如果,原主的母親知道她的女兒已經香消玉殞……這個打擊,恐怕更為致命。

“嗯。”司皓宸也在明若身邊蹲下,“無論發生什麼事,我都會同你一起麵對。”

明若偏頭靠在司皓宸的肩膀上:“謝謝。”

“小傻子。”司皓宸伸手攬住自己的傻丫頭。

明若和司皓宸在國公府用過午膳,就去了一間藥堂。由於冇有換男裝,就去了後麵的宅子。

沈聰聞訊趕來,看到明若差點哭出來:“師傅,您可算回來了,您再不回來,徒弟我就要被折磨死了。”

“你師傅我又冇欠下風流債,在不在的,至於有人折磨你?”明若指揮著旬邑和十五往院子裡搬帶過來的藥品。

“這次還真是您欠下的風流債。”

聽到這個,東桓第一醋王眉頭跳了跳。

“那位南戎八公主,現在的平王妃,每天打發人來問您什麼時候回來,安神丸什麼時候有貨。”沈聰哭喪著一張老臉。

“人家來問,你就告訴人家不就好了,至於這副苦大仇深的樣子……”

“問題是,她一天來問三遍,而且是風雨無阻的來。”沈聰想想都覺得心累。

明若不以為意地往石凳上一坐:“還不給為師上茶來。”

“來了,師公。”南星端了兩碗綠豆湯來,“晌午熬的綠豆湯,在裡麵加了新鮮薄荷,一直浸在井水裡,現在正涼著呢。”

“還是我們南星懂事。”明若想拍拍小少年的腦袋,發現這小子長高了不少,她坐在這裡居然夠不著他腦袋了。

“嘿嘿。”南星趕緊低下頭,給師公拍。

“……”明若覺得自己藥不能停,促進骨骼生長的鈣片還是得吃。

“井裡還冰著西瓜,我去給您切去。”南星笑嗬嗬地往廚下去了。

明若從‘袖袋’裡拿出一瓶拆掉包裝的藥:“安神丸,你自己分裝去。”

“好嘞,有藥就成。”沈聰鬆了口氣,一會兒終於不用再跟平王府的人多費口舌了。

明若正在吃西瓜,沈聰又回來了,明若招呼他一起吃。

沈聰現在可顧不上吃西瓜:“剛纔平王府的人又來了,我賣了安神丸給她。現在,平王妃來了,說要找您看診。”

“哦。”原主母親的病,就是顏明玉她娘害成那樣的,她這上趕著來‘母債女還’的嗎?

“您要見她嗎?不見的話,徒弟想法子打發她回去。”

“就說我在煉藥呢,讓她等著。”明若揮揮手。

“行。”沈聰去藥堂招呼那難纏的平王妃了。

明若慢條斯理地吃完手裡的西瓜,才進屋換了男裝。

兩刻鐘之後,風度翩翩的明大夫閃亮登場,身後還跟了一個帶著麵具的‘護衛’。

明若一臉淡然地行禮:“在下見過平王妃。”

“明大夫免禮。”八公主衣著華麗,頭上戴著圍帽。

後堂光線本就不太好,隻能影影綽綽看到八公主臉的輪廓。

“不知王妃找在下何事?”明若徑自坐到主位上。-